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国际体系发展与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创新
2016年02月15日 08:1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苏长和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一直是战后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建设者与贡献者,不照搬别国外交和国际关系理论,而是按照自己的理解,为国际体系改革和国际秩序转型提供概念体系和解释体系。

关键词:国际体系;中国;国际关系理论;发展;改革开放

作者简介:

  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几乎每一个大国的崛起都会为世界提供一套具有其民族风格的国际关系理论。当前,在西方主导的国际关系理论陷入一片沉闷之际,不少人将目光转向中国,并寄予厚望。中国与国际体系的交往关系是演绎和归纳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的一个有益样本。中国一直是战后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建设者与贡献者,不照搬别国外交和国际关系理论,而是按照自己的理解,为国际体系改革和国际秩序转型提供概念体系和解释体系。这套解释体系不仅能解释中国自身以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能为他国处理与世界的关系提供借鉴。

  一以贯之地看待改革开放前后中国与国际体系的关系

  国际体系这一概念,随时代变化而被赋予不同含义。不同国家在使用“国际体系”时,其所指往往有所不同。从法律意义上看,二战结束后成立的联合国形成了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体系。随着民族解放运动的兴起和殖民体系的土崩瓦解,第三世界国家纷纷加入联合国体系,联合国体系持续扩容。与刚成立时相比,今天的联合国成员数量翻了近两番,联合国成员体系也发生了重大变化。从国际政治经济组织意义上看,美苏冷战爆发后,国际体系分裂为两个体系、两大阵营,各自所言的国际体系含义不同。苏联解体后,两个体系实际上已不复存在。人们现在所说的国际体系,更多是从全球或世界整体意义上讲的,与冷战时期的语境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西方国家习惯用普遍性词语命名功能性组织,如“国际”“世界”“全球”等词语,使得不少西方世界内部组建的国际组织从一开始就给人以世界性、国际性的认知效果。而不在这个体系之内的国家往往被归为“异类”“另类”。这是我们理解西方政治学著作和外交措辞时需要注意的一个词语现象。

  在战后国际体系的复杂演变中,中国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这里涉及一个问题,即对改革开放前后中国与国际体系关系的看法。有一种观点认为,改革开放前中国被孤立在国际体系之外,是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挑战者,改革开放后中国改变了自己的国际体系战略,开始主动“加入”“融入”国际体系,成为国际体系的建设者、贡献者。显然,这种观点受到英美国际关系史的影响,并不客观、准确。

  其实,中国一直是联合国主权国际体系的维护者。新中国成立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阻挠恢复中国的联合国合法席位。即使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下,中国并没有否定联合国以及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新中国用了20多年的时间,最终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在被人为排除在联合国体系之外的年代,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同新兴独立国家共同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亚非会议十项原则,是对联合国宪章基本原则的重要丰富和发展。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以后,中国也一直是联合国尊重主权与互不干涉内政原则的维护者。因此,从以联合国为代表的主权国际体系来说,认为改革开放前中国是国际体系的挑战者、改革开放后才是国际体系的建设者,这种说法既不全面也不客观。

  进而言之,中国以实际行动推动了联合国主权国际体系的扩容,使得联合国体系更加具有广泛性和代表性。60多年前的万隆会议对当时殖民地地区如火如荼的民族解放运动、争取民族独立运动产生了很大鼓舞作用,并最终使国际殖民体系土崩瓦解。可以说,当时的国际关系潮流、主题和民心所向还不是和平与发展,而是解放与独立。中国革命道路的成功本身就对许多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争取民族独立具有示范效应。新中国抓住这一世界民心和大义所向,支持、援助、引导并紧跟亚非民族解放和独立的潮流。同时,一大批亚非新兴独立国家加入联合国主权体系,从根本上改变了联合国体系的成员结构。所以,改革开放前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与国际体系的关系史,不是割裂的,而是连贯的,即新中国成立以来就一直是国际体系改革和国际秩序转型的建设者和贡献者。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