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西北 >> 专题报道 >> 多途径探寻《史记》文学特质及其接受方式
《史记》的特殊接受 —— 咏史怀古词
2020年10月12日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望秦 字号
2020年10月12日 09: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望秦

内容摘要:词产生于中晚唐,这一文体在当时被视为艳科,但还是有人借以咏史,这在咏史体裁上是一种创举。在唐代文人词作中,很少有以历史人事和遗迹为题材创作的咏史怀古词,民间曲子词中倒是有例可循。如敦煌曲子词﹝定风波﹞即以《史记》中的张良和项羽作为吟咏对象。五代词人薛昭蕴﹝浣溪沙﹞、齐己﹝杨柳枝﹞分别吟咏吴王、越王的遗迹。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编者按:《史记》既是中国史学巨著,也是文学经典。从汉魏六朝开始,《史记》的文学特点逐渐被认识。唐代的古文运动使《史记》的文学地位得以奠定。此后,《史记》的文学特质被不断挖掘,并以不同的形式传播,引发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外《史记》文学研究资料整理与研究”从大文学角度入手,全面收集整理与《史记》文学研究相关的资料,并将在此基础上形成系统的中外《史记》文学研究史。本期刊发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的相关研究,3篇文章从咏史怀古词、《史记》选本和评点等方面论述问题,对于我们深入认识《史记》文学特质及其传播接受方式具有积极意义。

 

  词产生于中晚唐,这一文体在当时被视为艳科,但还是有人借以咏史,这在咏史体裁上是一种创举。在唐代文人词作中,很少有以历史人事和遗迹为题材创作的咏史怀古词,民间曲子词中倒是有例可循。如敦煌曲子词﹝定风波﹞即以《史记》中的张良和项羽作为吟咏对象。五代词人薛昭蕴﹝浣溪沙﹞、齐己﹝杨柳枝﹞分别吟咏吴王、越王的遗迹。

  宋词的创作突破了词为艳科的传统观念,创作题材和表现内容大为扩展,这也体现在咏史怀古词的创作上,数量、质量都远超唐五代。宋代词人咏及《史记》某人或某事的作品颇多,而程珌则是唯一以《史记》为题而作咏史怀古词的人,其﹝沁园春﹞《读〈史记〉有感》中所写的《史记》人物有秦越人、宋元王、孔子以及司马迁等人。词中通过比较这些人物的生平事迹,感叹命运幸与不幸全不由自己掌握。词人借读《史记》这部发愤之作,以抒牢骚之情,发不平之气,寓忧患之意。词人刘潜﹝六州歌头﹞、汪宗臣﹝酹江月﹞与黎庭瑞﹝大江东去﹞俱题《项羽庙》,虽有英雄末路的感叹,但在情感色调上一反传统,只是描写了他的一生,并未倾注同情,甚至有贬词:“堪鄙猴冠,自为狼藉”“胆寒垓下,一鞭东窜伏矣”。这在项羽的艺术形象演进史上是一个不小的变化。李纲以﹝水龙吟﹞﹝念奴娇﹞﹝喜迁莺﹞﹝雨霖铃﹞吟咏前代帝王,其中有两位就是《史记》中的著名人物汉高祖和汉武帝,借古鉴今、以史讽世。词人辛弃疾矢志抗金而力图恢复中原,但其一生壮志难酬,这在“夜读《李广传》不能寐”而作﹝八声甘州﹞一词中最为鲜明地体现出来。作者以古鉴今,从李广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与其说是吟咏古人、诉说往事,不如说是描写今人、慨叹现世,古事今情,融合无痕。

  明代词人李泛吟咏的﹝酹江月﹞《汉王陵》词,采用了传体咏史的写法,叙述了刘邦的一生,这种写法在咏史怀古诗中常用,但在咏史怀古词中很少使用;与咏史诗创作祖师班固的《咏史》似相仿佛,曲终奏雅,在大量叙事之末略表感慨之情。而毛莹﹝临江仙﹞《咏史》,聚焦在一把火上。上片写秦之亡乃因秦始皇对千年古书付之“一炬”而“无遗”,下片写楚之亡乃因项羽对咸阳城也放一把“火”而“三月”不熄。“秦项同归”,即秦始皇与项羽所为虽殊途而最终同归于灭亡。清代文学创作的最大特点是集大成现象,咏史怀古词也不例外,作者之多、作品之多、内容反映之多元、艺术表现之多样,都是空前的。其中涉及《史记》的咏史怀古词在数量上就超过了以前各代的总和。何采的《咏虞美人草》注意到了史事中的一个细节:“马迁不记虞兮死”。既然史家没有记载虞姬殉情而死,自然不能流芳青史。但这并不妨以“芳草为青史”,“要之虞也几曾亡,试看情系万意芯万年香”,填补了史籍上记述的缺憾。全词以虞美人花草的清香优美、贞洁不群的身影烘托映衬虞姬柔情似水、纯情不渝的形象,从而升华出“何处识英雄,博得美人心死楚歌中”的主题思想。曹贞吉先以﹝百字令﹞词调创作五首《咏史》词,再以﹝风流子﹞词调创作四首“怀古”词,而后就有另一词人黄垍分别以同样的词调创作六首“怀古”词和六首《咏史》词。同时用一组咏史词和一组怀古词进行唱和,比较少见,所用史事素材颇为相似,多取自《史记》。曹作有四首,黄作有八首,反映出清代词人接受《史记》的普遍程度。后人对失败英雄项羽多持同情态度,至宋代虽有词人转变了态度,但尚未彻底否定。清代词人顾彩在以﹝贺新郎﹞为调的《乌江吊古》词作中,完全改变了这种历时千余年的评价定式,彻底否定其失人才、失人心的所作所为:“问重瞳、英雄如此,天亡何故。有一范增不能用,何况当年信布”“把怀王、江心击杀,失其根据”“真难向、江东回顾。纵使渡人兼渡马,料重兴、霸业非朝暮”。周廷谔﹝蝶恋花﹞十首词吟咏历史上十位女性,其六为《戚夫人》。词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从阴谋夺储到变成人彘的前因后果。孔传铎也用一首﹝戚氏﹞长调慢词咏刘邦宠姬戚夫人,以传体咏史的创作手法,高度概括了刘邦与吕后及戚夫人之间的情感纠葛,不着议论,由读者从吟咏中去体味是非,呈现出裁剪史事的传体咏史特点。汪懋麟有以﹝满江红﹞为调、《读〈货殖传〉戏作》为题之作,专以《货殖列传》作为吟咏对象,在词史上甚为鲜见。由此词可见清代文学家不仅喜读《史记》,且阅之颇细,吟咏赞叹,遍及各个篇目。

  在古代咏史怀古词创作中,有一种比较特殊的作品,就其题材而言属于咏物,就其内容而言则属于咏史,即咏物与咏史兼融无间,合而为一。此类作品最常见的是以西施菊、虞美人花、太真菊、杨妃山茶等植物为题,尤以赋写、吟咏“虞美人花”的为多。明末词人卓人月以﹝虞美人﹞和﹝虞美人影﹞二调赋写的两组词比较突出。此类题材的创作,历来多为单篇作品,而卓人月的这两组词,不仅是联章组词,而且每组都多达十首。其中咏及的古人古事多出自《史记》,主角是虞姬和项羽,其他还有刘邦、吕后、范蠡、田横、伯夷叔齐,乃至将舜帝与娥皇、女英也写进来,以比拟虞美人花的形态姿影。清初词人吴景旭的一组十首﹝虞美人﹞词,题为《戏为虞美人草自述,亦本意之遗》。首以虞美人草的“根由”引出秦始皇南巡烧山并赐死太子扶苏而“拔本”,语意双关,从而“惹得木竿争起刘项来”。次以项羽与刘邦的所作所为譬喻虞美人草的生性、姿态、色彩、形影,并赋予人的情感,在或草或人的交互递进的吟唱咏叹中,贯穿着楚汉战争始终,意味深长。

  词人接受《史记》而创作咏史怀古词,是《史记》接受的一种特殊形式,这对研究《史记》及其人物变迁史有着重要的文学史和文献学价值。同时,这些咏史怀古词作为《史记》的接受性成果,对研究咏史怀古词与历史学的互动关系有着显著的学术意义。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外《史记》文学研究资料整理与研究”(13&ZD111)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赵望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