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西北 >> 专题报道 >> 多途径探寻《史记》文学特质及其接受方式
《史记论文》 在《史记》 评点史上的地位
2020年10月12日 09: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彦青 字号
2020年10月12日 09:2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彦青

内容摘要:评点是《史记》文学经典化历程中的重要途径,这种源于宋人读书法的文学批评方式在明清时期被广泛运用于各类典籍,逐渐成为传统学术研究的主要方式之一。在《史记》评点史方面,清代吴见思的《史记论文》具有集大成的地位和承前启后的意义。该书采用评点的方式,以“文”为着眼点,对《史记》进行了具象阐释。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评点是《史记》文学经典化历程中的重要途径,这种源于宋人读书法的文学批评方式在明清时期被广泛运用于各类典籍,逐渐成为传统学术研究的主要方式之一。在《史记》评点史方面,清代吴见思的《史记论文》具有集大成的地位和承前启后的意义。该书采用评点的方式,以“文”为着眼点,对《史记》进行了具象阐释。

  《史记论文》首刊于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此前,宋明学者已采用评点的方式对《史记》进行研究,出现了大量的《史记》评点著作。在繁盛的评点背景下,具有集评性质的《史记》评本陆续出现,其中凌稚隆的《史记评林》最具代表性,影响也最为广泛。该书收集了历代150家对《史记》的评论,故亦有《百五十家评〈史记〉》之名。然《史记评林》本身的汇评性质使得相关评点眼界并未从整体结构上对《史记》进行统筹,尽管有凌稚隆等人的按语,然多针对前人评点而言,其资料汇编价值胜于文本研究价值。《史记评林》之外,虽也有系统的《史记》全文评点本,然多广涉考据、注疏,并非专以“论文”为务,且多寓于一家之见。至《史记论文》始广采前人成果,统筹《史记》全文,专从文法角度进行评点,集历代《史记》文学研究之大成。

  受唐宋古文运动及明代复古运动影响,宋明以来的《史记》评点多集中于文章学角度。《史记论文》的集大成性质首先体现在对《史记》从章法、句法到字法不同层面内容的发掘。吴见思在《五帝本纪》总评:“《史记》一书,以参差错落、穿插变化为奇,而笔法句法绝无一律。”章法是《史记论文》分析的主要内容,吴见思认为“史公做传,无不有线索贯穿”,故而多着眼于纲目、层次、收束的章法结构探究行文脉络。如《殷本纪》总评:“《殷本纪》以‘兴衰’二字作眼目,中以五兴五衰、一起一伏,经纬通篇,中则简质明晰,收束净尽,无瑕可指,亦是一篇好文字。”基于文本细读,吴见思分析出了顺序、倒序、夹序、倒插、补序、往复回环、直笔、回护、追顶、纵挽、提纲、反振、简括、借主映客、借客形主等数十种文法。句法上,吴见思认为《史记》“句法有连数句而一断者,有一句一断者,有衍为十余字者,有促为一二字者”。他区分长、短、叠、倒、散、单、排、宕、变等不同句子。如《秦始皇本纪》夹评:“只数长句,法简而事尽”;《吕太后本纪》夹评:“短句促节,写其忙乱”。在字法上,分析到实词与虚词的不同价值。对实词,吴见思分析其表达效果。《项羽本纪》中“逢迎楚军”夹评曰,“‘逢迎’二字写得风雨有意”,并多以“奇”“峭”等字赞誉。对虚词,他关注到“乃”“则”“但”“而”等连词的句法承接价值,如《张耳陈余列传》夹评:“‘乃使’‘乃敢’‘乃得’写出繁难、写出侥幸”;也认识到“盖”“矣”“者”“也”等语气词的表达意义,如《封禅书》总评:“篇中用字用句,有‘若’者、‘云’者、‘盖’者、‘焉’者、‘或曰’者,具冷语微词,意在字句之外,而又不尖利露锋。”还有如《田敬仲完世家》夹评“卿音腔,京音姜,古韵叶”这类涉及音韵的评说。从章法、句法到字法,《史记论文》已基本建立起《史记》文章学的完整体系。因其评点既包含具有理论性的总批,又有随文性的夹批和大量提示功用的圈点符号,使得这种评点分析具有很强的实践价值。

  文章学外,历代学者对《史记》中的小说因素偶有认识,宋代刘辰翁评《司马相如列传》“相如归而家贫”曰“本是一段小说”。清初金圣叹评《水浒传》中多有对《史记》小说因素的分析。吴见思很大程度上承续金圣叹,进而以小说眼界评《史记》。《司马相如列传》总评:“史公写文君一段,浓纤宛转,为唐人传奇小说之祖”;《封禅书》夹评:“引其人引其冢,说得活像,今小说家每祖其法”。这种承续具体表现为对《史记》虚构与写人艺术的发掘。金圣叹曰:“《史记》是以文运事,《水浒》是因文生事。”吴见思也从文与事的角度出发,《日者列传》总评:“《史记》俱借事行文,此独是司马公凭空幻出一人,造出一篇文字骂当日士大夫。故回环转折,极为尽意。”《滑稽列传》对“王下令日,有敢以马谏者,罪至死”夹评:“岂真有此事,聊为优孟做衬耳。”可见吴见思认识到《史记》“因文生事”的虚构性一面。不仅如此,在人物塑造方面,金圣叹曰:“《水浒传》并无之乎者也等字,一样人便还他一样说话。”吴见思评《史记》既把握住了人物语言的个性化,如《齐悼惠王世家》总评:“太后嫁女一段,纪太后语、徐甲语、汉太后语,语虽不多,极摹拟之妙”,又认识到人物语言的场合变化,如《赵世家》夹评:“胡服之议说第一遍,语意简陗,点首会意,是亲臣密谋语”;“胡服之议说第三遍,语简节紧,是大臣坐论语”;“胡服之议说第四遍,悠扬和缓,令人易入,是对至亲之语”;“胡服之议说第六遍,议严而正,词峭而劲,是对群臣语。一遍是一种语气,一种文法。”另外,吴见思还分析了《史记》人物塑造的多角度性,如《李将军列传》总评:“吾犹爱其以李将军行军方略,于程不识口中序出;广之为人,反从射虎带下;而其不侯杀降事,偶在王朔燕语点明。错综变化,纯用天机,有意无意之间,令人莫测。”这些在前代《史记》评点中很少涉及的内容,在《史记论文》中被予以重视。

  如果说《史记论文》文章学的成就是基于宋明以来对《史记》文章学价值的整体认识,那么其对《史记》虚构、写人等艺术的分析则建立在明代以来繁盛的小说批评与实践基础上。吴见思将二者结合,在《史记论文》中系统而又具象地分析出来,从而相对完整地发掘出《史记》的文学价值。《史记论文》在后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其对章法、句法、字法的分析影响了清代桐城派的“义法”理论,清代高塘的《史记钞》、程馀庆的《史记集说》以及日本井范平的《补标史记评林》等对其多有采录,近代李景星的《史记评议》更是根据此书发挥而成。综上,《史记论文》在《史记》评点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价值。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中外《史记》文学研究资料整理与研究”(13&ZD111)阶段性成果)

  (作者系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助理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刘彦青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