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西南
留住这一条“红绳” 透视茶马古道的保护与开发
2017年04月22日 09:1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勇 字号

内容摘要:”唐代南诏时期,樊绰在《蛮书》的《河赕贾客谣》中描写了茶马古道来往客商的行旅艰辛。

关键词:茶马古道;茶马;古镇;古道;云南省

作者简介:

  【茶马古道·破解保护和开发难题】

  “冬时欲归来,高黎贡山雪。秋时欲归来,无那穹赕热。春时欲归来,囊中络贿绝。”唐代南诏时期,樊绰在《蛮书》的《河赕贾客谣》中描写了茶马古道来往客商的行旅艰辛。

  “从丽江经拉萨到印度的卡里姆邦,三个月的跋涉,如果要牲口存活下来,驮子轻、路程短和饲料足是必要的。途中没有大道,只有一条弯曲山路,通过阴暗多石的峡谷,沿着陡峭的大山忽上忽下,涉过咆哮的冰川溪流……”俄国人顾彼德曾在《被遗忘的王国》中,描述了20世纪40年代茶马古道上马帮的勇敢。

  “红绳”上的古道与古镇

  千百年来人们反复咏叹的茶马古道,兴于唐宋,是一条绵延数千里、以茶马互市为主要贸易、以马长途驮载货物的交通要道。它从横断山脉东侧的云南和四川的产茶地起始,穿过横断山脉和金沙江、澜沧江、怒江、雅砻江等大江大河,西向拉萨,最后通向喜马拉雅山西部的印度。

  首次提出“茶马古道”一词的云南大学茶马古道文化研究所所长木霁弘认为,茶马古道是唐宋以来汉藏等民族之间进行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是中国藏区连接祖国内地和南亚、东南亚的重要纽带,是中国民族文化最富集的地区之一,是西南各少数民族共生共存的历史见证。它不仅是世界上海拔最高、最险峻的驿道,也是目前世界上仍在部分运行的古道。

  “抗战时期,茶马古道是唯一向国内运输生活物资的国际陆路运输线,与中华民族的命运紧紧相连!”中国茶马古道研究中心理事蒋文中说。“茶马古道像一条吉祥的红绳,将大西南众多少数民族连接到了一起。”云南纳西族学者杨福泉如是感慨。

  而茶马古道上的一个个古镇,仿佛是系在“红绳”上的珍珠。

  澜沧江畔,山麓上的云南省凤庆县鲁史古镇,2000多年前就有南方丝绸之路经过,700多年前鲁史已成为滇西茶马古道第一镇,400多年前就形成保存至今的古镇建筑群。走进“三街七巷一四方街”格局分布的鲁史古镇,仿佛走进了鲁史700多年的历史风云,阿鲁司巡检司衙门遗址记载着明清“改土归流”的历史;中原徽派建筑风格与白族照壁彩绘混合的民居反映了中原汉文化与西南少数民族文化的交融;近百年历史的“俊昌号”茶叶商号遗址浓缩着鲁史茶叶贸易的繁荣。楼梯街的青石板上,一块块被马蹄踏穿而留下的碗状马蹄印,印刻着千年马帮文化。

  “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区东南部的云南剑川县沙溪古镇,元代以前已是茶马古道进入迪庆藏区的交通要冲。处处青瓦泥墙的沙溪寺登街,被称为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这里也是世界上唯一将民族宗教历史文化与商业马帮文化融为一体的古集市。

  丽江,自古就是滇藏贸易的重要集市和茶马古道的中转站。丽江西北面的束河古镇,是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束河四方街,亦是明代木氏土司开建的丽江四大集市之一。

  湮没于荒草的文明遗迹

  然而,今天在数千公里的茶马古道上,像束河、鲁史、沙溪这样保存比较完整的茶马古镇已经很少,残存的石板路、商铺已为数不多,多数遗址遗迹已经消失在山野荒草中。

  西双版纳州勐腊县易武镇是六大茶山之首,唐宋以来就成为茶马古道的起点,千百年来是茶叶贸易繁盛、马帮往来如织的边陲重镇。但1970年的一场大火,让古镇建筑大半沦为废墟,所剩无几的遗迹也逐渐灭失,如今许多古道青石板路被水泥路覆盖。

  大理州剑川县城建于元代,也是茶马古道上的重镇,但古城墙在20世纪50年代已全部被拆除。曾实地考察的蒋文中认为,现在的县城因为城建规划混乱,未注意保护古迹特色,已难觅茶马古镇的踪影。而在保存遗迹较好的沙溪古镇,青石板古道也大都被公路所覆盖。即使在滇川交界处金沙江畔的奔子栏镇,这个茶马古道的重要驿站,也已难寻茶马遗迹。

  《云南省“茶马古道”总体保护规划前期研究报告》显示,近三分之一的文物保存状况不明,剩下的文物中超过一半保存状况一般或较差,急需保护。在现有国保单位名单中,有一部分国保单位界定不清,每个遗产点的信息记录很不全面。茶马古道很多路段上还有许多未列入国保单位的遗址点,如梅里段上的“马帮神坛”、哀牢山段的“玻烈桥”等。

  拯救古道文化遗产

  多年前,杨福泉就多次呼吁对茶马古道文物资源进行全面普查,了解家底,才能保护开发。

  云南省文化厅文物处处长余剑明告诉记者,茶马古道于2013年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云南省文物局率先启动茶马古道(云南段)保护规划编制工作,并受国家文物局委托承担《云贵川茶马古道资源调查和保护对策研究》课题,将在今年8月底前完成各州市茶马古道文物资源的现场调查工作。从初步调查的茶马古道遗产构成看,四川省有54处,贵州省43处,云南省90处,其中云南驿道61处,占云南总数的67%。

  云南文物部门的普查行动让杨福泉感到欣慰,他尤其推崇剑川沙溪和丽江束河保护开发茶马古道遗址的模式。沙溪镇寺登街2001年入选世界性濒危建筑保护名录后,剑川县积极与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国家区域与地方规划研究所开展合作修复寺登街,相关工作基于严格保留历史原貌的原则,不刻意复古。而束河古镇则采取“分区制”模式,既在传统古村落外围进行拓展,又保留了村落的田园风光和村民的日常生活格局。

  但同时,他也忧虑重重:茶马古道沿途的历史文物仍欠缺规范而有效的保护,沿线重要历史遗址和文化景观鲜有标识和介绍,甚至在丽江大研古城、束河古镇这样的热门旅游景区也很缺乏。古道的影像实录资料很少,沿线民俗旧器正在不断流失。“茶马古道亟待对沿线的文化遗产进行符合文化遗产修复原则的规范性保护,积累丰富的遗产口碑和影像资料,我建议通过建立茶马古道沿线博物馆来抢救保存民俗旧器。”杨福泉说。

  (记者 张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