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学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多样化创新的原则和思路
2017年02月01日 09:0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16年第11期 作者:程恩富 字号

内容摘要: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及其理论体系,注重提炼和总结中国经济发展的丰富经验与世界经济的新变化,为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作出了重要贡献,呈现出多样化格局。此外,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导言》中,精辟地分析了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的各自作用及其相互关系,没有否定从社会生产和再生产的这四个环节和领域来叙述政治经济学的体系结构,并且《资本论》前三卷的理论体系就是先后叙述前三个环节的,消费理论则分散在各卷之中。再以分析领域和相应原理为例,在初级政治经济学教材中,大体只需讲授马克思关于物质生产的经济原理,而在中级和高级政治经济学教材中,就应循序增添文化、科技、卫生等重要领域及相应的经济理论。

关键词:理论体系;政治经济学体系;剩余价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分析;市场经济;生产;叙述;阐述;教材

作者简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及其理论体系,注重提炼和总结中国经济发展的丰富经验与世界经济的新变化,为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 ,作出了重要贡献,呈现出多样化格局。然而,多样化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各有长处与短处,需要在科学评析的基础上继续完善和开拓创新。

    一、 现有政治经济学主要体系简评

    经过30多年的探索和发展,我国出版的数十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材,其主要理论体系的建构大致有以下几种。

    ——两大类结构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在 20世纪80、90年代,把政治经济学分成资本主义部分和社会主义部分两大类,是主流理论体系的结构。其优点在于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可以充分阐述,缺点在于两大部分的结构和概念是不对称的,时常对同一分析对象,使用不同的概念进行阐述。如资本主义部分使用 “扩大再生产”概念,社会主义部分使用 “经济增长”概念等。 

  ——三篇结构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受当时南斯拉夫等东欧国家政治经济学的影响,这种体系先设政治经济学的一般原理篇,集中阐述基本范畴、原理和观点;再设资本主义经济、社会主义经济两篇。它运用从抽象到具体的方法,有一定的逻辑性,但后两篇内容的构成逻辑和方法是不 自洽的,依然存在上述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两大类结构体系的缺陷。

    ——四篇结构的政治经济学体系。借鉴西方经济学和苏联东欧国家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体系,这种体系主要由商品经济、经济制度、经济运行、经济发展四篇构成。它把商品、货币、社会生产一般的内容独立成首篇;在后三篇中分别论述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不同的经济制度、经济运行特点和经济发展模式。这只解决了首篇分析的市场经济和社会生产一般概念的对称性,而其余三篇仍然是先后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类来论述。此外,另一种四篇结构的政治经济学体系,依照商品和货币、资本主义经济、社会主义经济、经济全球化与对外开放排序。这两种 四篇结构的体系有一定的科学逻辑,但不同经济的制度、运行和发展等内容是相对交叉的,且对外开放都为资本主义经济和社会主义经济所内含 ,完全分割叙述并不完美。 

  ——六篇结构的政治经济学体系。这是参照原有政治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的理论模式,综合设计而形成的体系,主要分为社会生产过程、社会经济制度、微观经济运行、社会经济发展、宏观经济运行、国际经济关系六部分。其优点是吸收了西方经济学的某些成分,但并非遵循统一的科学方法论逻辑来构建,分块拼盘明显。

    二、创新政治经济学体系的原则与思路

    为了进一步完善和创新21世纪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多样化理论体系,使其尽量符合科学化、时代化和中国化的要求,可考虑确立以下若干学术原则和思路。

   第一,应科学地汲取西方主流经济学体系结构的某些思路,而不宜进行简单的混合式模仿。西方主流经济学体系的结构一般分为微观经济、宏观经济和国际经济三大块,反映了其经济思想史发展的沿革。19世纪末,马歇尔综合前人研究所形成的经济学体系,只是微观经济学。它在 20世纪 30年代大危机冲击下的部分破产,使 以凯恩斯主义为基础的宏观经济学体系应运而生。再加上 日益成熟的国际贸易理论和国际金融理论,西方主流理论体系形成了微观经济、宏观经济和国际经济三大块结构。这一体系的内容存在严重弊端。科斯批评其属于缺乏产权、制度和交易费用等内容的“黑板经济学”,形式主义盛行;加尔布雷斯也支持法国青年学者的批评,认为西方主流经济学过度数学化,严重缺乏对于现实问题的了解和分析。① 哈佛大学经济系学生在罢课声明中强调,真正合理的经济学研究必须包含对各种经济学优缺点的批判性探讨,而不能只为问题百出的不公平社会辩护,但在曼昆讲授的课程中,几乎无法接触其他可供选择的方法和路径来研究经济学和社会。② 这些内容的严重缺陷与其体系结构的缺陷密切相关,因为西方主流经济学体系的形成历来缺乏科学方法论的支撑 。鉴于三大块体系结构机械划分的弊端,斯蒂格利茨和沃尔什编写的 《经济学》③ 等教材便将之舍弃,转而以交叉设章节陈述三大块内容的方式权宜行事。显然,这些略有差异的新体系结构依然缺乏科学方法的系统性,甚至造成了更加不合逻辑的混乱 。譬如,萨缪尔森在其 《经济学》的 “微观经济学”篇,先论述供给、需求和产品市场,后又设 “应用微观经济学”篇,论述政府税收和支出、效率与公平、国际贸易,甚至还设有 “会计学”这一 目。④ 其实,政府收支当属宏观经济问题,国际贸易当属国际经济问题。因此,倘若现代政治经济学体系的建构,只是在原有体系结构上增加微观经济和宏观经济部分,形成各种混合型的理论体系架构,势必同样缺乏统一的方法论逻辑。我们可 以科学地汲取西方经济学体系的思路,即政治经济学需要包括微观经济和宏观经济的有关 内容,但绝非简单地 在体系结构上进行混合式的模仿。

    第二,应综合把握马克思的 《政治经济学批判》 “六册计划”与 《资本论》 “四卷结构”之间的辩证发展关系,而不宜将二者相互对立。⑤ 1859年,马克思在 《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的 《序言》中,第一次正式宣布了 “六册计划”。 “我考察 

 

  ① 参见贾根良、徐尚: 《“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研究》,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9年。

    ② 参见于祖尧:《西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衰败》,《红旗文稿》2o12年第24期。

    ③ 约瑟夫·斯蒂格利茨、卡尔·沃尔什:《经济学》,黄险峰、张帆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

    ④ 保罗·萨缪尔森、威廉·诺德豪斯著:《经济学》(第 19版),萧琛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o14年,第 156—16O、349—422页。

    ⑤ 参见汤在新主编:《(资本论>续篇探索——关于马克思计划写的六册经济学著作》,北京 :中国金融出版社,1995年;许兴亚:《马克思经济学著作的 “六册计划”与 (资本论>——读 <<资本论>续篇探索>一书的思考》,《中国社会科学》1997年第3期;徐洋、朱毅:《中国学者对马克思“六册计划”的研究综述》,《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5年第1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