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成人教育学
唐松林等:城镇化推进中的农村社区教育
2018年03月30日 11:02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 作者:唐松林 郑洁 王晨 字号
关键词:城镇化;农村社区教育;类型分析;行动选择

内容摘要:采用立足基层、尊重乡土、满足需要的策略,启动基层的自组织力量;以小学为基地布局农村社区教育,整合社区内所有教育资源;以法律的形式界定政府的责任,包括提供条件保障、咨询与情报服务、持续性支持与监督等。

关键词:城镇化;农村社区教育;类型分析;行动选择

作者简介:

  原标题:城镇化推进中的农村社区教育:类型分析与行动选择

  作者简介:唐松林,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郑洁,王晨,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湖南 长沙 410082

  内容提要:农村社区教育主要存在政府主导、学校主导与自主生长三种类型。政府主导型凭借政府的行政优势与巨大的集体行动力量,有利于重建现代农村的信仰、蓝图与公平,但它难以深入个体灵魂与乡土文化领域,从而易演变为行政的附属物。学校主导型利用学校的教育资源优势,使农村社区教育富有现代意义,但它缺乏必要的社会心理与文化根基,难以承担农村社区教育的全部职能。自主生长型尊重个体的生命活力与基层的自组织性,从而使其具有民族性、多元性与乡土性文化底色,但它不易跟上现代文化的时代节奏,难以形成一个现代农村学习组织。“自主—学校—社会”整合类型,试图聚焦诸类型的优势,凝聚政治的、生命的与文化的合力,创造一个自主、科学与联动的学习共同体。其行动选择是:采用立足基层、尊重乡土、满足需要的策略,启动基层的自组织力量;以小学为基地布局农村社区教育,整合社区内所有教育资源;以法律的形式界定政府的责任,包括提供条件保障、咨询与情报服务、持续性支持与监督等。

  关 键 词:城镇化 农村社区教育 类型分析 行动选择

  基金项目:湖南省哲学社会科学“十二五”规划重点基金项目“城市化背景下的农村终身学习‘立交桥’设计研究”[11ZDB056];湖南省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重点基金项目“城镇化推进中村落社区变迁及学习型社区建设研究”[XJK014AFZ001]

  中图分类号:G7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6124(2017)04-0006-06

  我国城镇化发展带来的不断增长的人口流动性,人们消费和生活方式的急剧变化,个人信仰与全球信仰的日益融通等趋势,必然逐步瓦解农村传统的村落社区,同时产生积极与消极两种不同性质的影响。就积极影响而言,城镇化使人们的观察学习与沟通合作变得轻而易举,从而极大地促进思想撞击、文化交流、科技创新与生活品质。就消极影响而言,城镇化使乡土文明显现了徐徐蚕食之像,使人疏离了赖以生存的乡土文化根基,农民与乡土历史和自然的内在关系正在削弱,传统村落文化的内聚性正在走向衰落,农村知识贫困的病根没有得到真正关注。这样的城镇化非常乏味,它显示的是技术能量,没有灵魂。

  农村社区(rural community)是“以农业生产关系结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1],它坐落于乡镇(含乡镇)以下的广大农村区域。农村社区教育,是连接农村基础教育、成人教育、老年休闲教育的桥梁,是一所无形的大学。农民在那里可分享经验与情感,形成自我学习、反思与对话的习惯,是一种友爱的、自我的、休闲的、互动的,有意义的教育形式与文化方式。它将成为一个塑造现代农村的标志性事件,弥补城镇化过程中,过多地偏重技术、物质、实用、工具与效率等价值的弊端,寻找具有生命意义的人文关怀与文化根基,从而重建体现民族传统与文化特色的人的存在方式与组织形式。

  一、农村社区教育的主要类型

  1.政府主导型(government leading type)

  本类型强调政府在农村社区教育建设中具有主导地位。政府在合乎“人性”与“理性”的前提下,“把个人和全民族的福利建立在广阔而不可动摇的基础上”[2]。即它依据农民的生计、心智、情感与意志的需要,根据地方农村社区的生产、经济、社会与文化发展的具体情况,提出或制定适合农村社区成员发展与文化传承创新的战略决策与教育方案,并给予人力、财力、物力、信息、时空等教育资源的合理配置与有效支持,以培植公开、规范、团结与正义的力量,凝聚民族精神,治理乡村文化失调,寻找农村文化自信,实现农村社会的乡风文明与共同进步。

  政府主导型的理论基础是政府论、教育与社会的关系等理论。政府论认为,政府存在的目的在于保护人民生命与生活的自然状态,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开发人类幸福生存的物质与精神资源。“人类最初都是一个有自由、有平等、有财产的状态。”[3]政府除了保护人类的这种自然状态以外,还应不断“开辟国民财富和全民福利的源泉”[2],保护人的自由、平等与财物的自然权利,保障社会的安全以及人民的福利,其中也包括教育的自由与福利。教育与社会的关系理论认为,教育使劳动者的人力资本具有积累性、成长性和价值性,其发展是动态增长的,是凝结在劳动者素质结构中的终身要素,是人类唯一可以携带并不可剥夺的私有财产。因此,农民幸福、农村现代化与社会繁荣,需要在农村建立直接的、持续性的教育力量。

  该类型视社会是一个需要规范与调控的对象,通过政府的权威性、领导力与号召力,统筹、协调与激励各方力量,发掘各种隐性与显性的教育资源,从而使社区教育呈现如下特征:第一,针对性。它根据社区居民的生活、生产、休闲与学习的需要,致力于改善农村社区的贫困、愚昧、羸弱、涣散、人权等状况,有效解决弱势人群的学习与发展问题,如留守儿童学习、农民职业改善、农民科技扫盲与老人的生活安逸和幸福等问题,制订符合本地特色的社区教育目标与内容,使社区教育的内容具有很强的针对性。第二,公平性。因为它在提供完善可靠的人力、物力、财力等资源保障与效益的过程中,关注人的自由与平等,较大地促进公平与公正的社会价值的实现。第三,可持续性。它试图形成“党政统筹领导,教育部门主管,有关部门配合,社会积极支持,社区自主活动,群众广泛参与”[4]的管理运行机制,组织与动员社会力量参与,“政府对社区教育的统一管理比分散式管理更具有稳定性”[5],有力地保障了社区教育形式的完美,促进其规范有序、深入持续发展。

  2.学校主导型(school leading type)

  该类型是一种以农村小学为教育基地和教育主导的行动选择。它在政府相关政策保障下,充分利用学校的知识优势和各种有利条件,做好社区教育服务,引领农村基层的自主、生活与合作的学习形式,促进学校所在社区的全体公民主动学习,交流情感,共享有意义的文化生活。它能彰显其知识、理性与现代的教育力量,具有还原与塑造农村生命价值与精神气质的功能。

  学校主导型的理论基础是全纳教育(inclusive education)与民主教育理论。它关注人从出生到死亡的整个人生过程的教育,而不只是青少年儿童的教育;它关注社区内所有成员的教育,而不只是特殊年龄阶段的部分人的教育;它关注知识的、生计的、休闲的、家庭的、经济的、社会的、文化的有关人类命运与自身幸福的所有的命题,而不只是与学生升学有关的教育内容。正如J.Martin所认为的:“社区教育是提供教育机会给每一个人,以便达成更充实更有益的生活。它修正现存的教育系统,以益于一些不利者或被剥夺者。”[6]

  该类型因为农村学校分布在广大的农村地区,以及其本身蕴含的深厚的教育力量与文化创新职能,而使其具有了多元、灵动、意义与创造的特征。第一,渗透性。农村义务教育一般渗透于乡镇以下的广大区域,如果由它主导农村社区教育,就有利于为边远社区内的每一成员提供自由选择学习的机会;就能超越学生年龄与阶层限制,填平学校教育与成人教育、职业教育与休闲教育等教育形式的鸿沟,为农民提供多种教育服务,容易满足农村社区所有人的基本学习需求。第二,知识性。农村学校是延伸到村落中的“国家”,是现代化的主要阵地与知识传承场所。农村教师是农村的知识分子,是“农村经济社会与乡土文明发展的精神动力”[7],他们生存于乡土文化土壤,既了解世界,把握时代的脉搏,也了解乡土,容易了解农民的迫切需要,从而能够寻求直接的、自然的、有意义的农民的教育形式。因此,乡村教师无疑是农村社区教育的重要文化精英与领导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学校是知识的化身,“农村学校应当充分挖掘农村社区自然、人文等资源”[8],发挥自身的知识优势,引领农村人与社会的全面发展。第三,共享性。我国农村社区教育,如果不利用中小学资源,就必然面临着规模小,师资与场地等教学资源短缺,知识含量低,学习与文化氛围淡薄等问题。所以,该模式无疑有利于解决农村教育资源短缺的问题,“学校是社区教育的载体和基地,它在常规学校时间结束以后仍然向社区开放。课堂已经结束,但学习仍在发生”[9]。它不仅使每个人的学习权利与机会得到实现,而且其目标简单、朴实、清新,让教育变得真性情,让生活变得有知识品味。

作者简介

姓名:唐松林 郑洁 王晨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