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学论
“新教育实验”价值系统的特征与实现路径
2020年04月07日 10:11 来源:《教育科学》2020年第1期 作者:朱永新 汪敏 字号
关键词:价值系统;新教育实验;教育共同体

内容摘要:“新教育实验”的价值系统形成于新教育共同体的行动之中,并在实践中不断走向完善。

关键词:价值系统;新教育实验;教育共同体

作者简介:

  摘 要:“新教育实验”的价值系统,是在20年的教育实践中逐步发展起来的。价值系统具有三个方面的基本特征:以人为本,重视人的主体价值;躬身实践,重视教育行动的价值;相信愿景,重视共同话语的激励价值。“新教育实验”价值系统的实现路径包括:以教师成长为逻辑起点,实现新教育人的主体价值;以“十大行动”为实践进路,实现新教育行动的实践价值;以共同愿景为理念引领,实现新教育共同体的激励价值。“新教育实验”的价值系统形成于新教育共同体的行动之中,并在实践中不断走向完善。

  基金项目:2019年度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国家重点项目“新中国成立70年教育发展的历史阶段及其特征与经验研究”(项目编号:AAA190005)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朱永新,苏州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基础教育改革研究;汪敏,苏州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生,主要从事教师教育研究。

  “新教育实验”酝酿于20世纪末,正式发端于21世纪初。作为一种由民间力量自我觉悟、自发组织与自主推动的教育改革行动,“新教育实验”在共同愿景的引领下,通过20年的实践探索,逐步建立了自身的价值系统。

  一、“新教育实验”价值系统的生成

  (一)理论基础:价值与价值领导

  一般认为,价值产生于人类与满足其需要的外物之间的关系,反映了客体对主体需要的满足。从本体论和伦理学角度看,价值是一事物对于另一事物或人的有用性和有效性。在价值的概念体系中,价值判断是价值选择的前提,指向客体是否能够满足主体需要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满足主体需要;价值选择是价值判断的结果,指向主体的价值观和价值取向。价值观的确立不只是一种基于静态经验的价值选择,还弥合了主体对事实价值的考量和对潜在价值的预判,是一种基于历史经验、现时判断和未来思考的过程。

  一百多年前,斯宾塞提出了“什么知识最有价值”的教育哲学命题,在西方引发了一场历时弥久的、关于知识价值的研究和争论。与斯宾塞主张“科学知识最有价值”不同,怀特海主张“教育应该回归生活”,他在其著作《教育的目的》中写道:“教育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丰富多彩的生活本身。”罗素也认为:“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的本源。”对此,苏联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指出了如何通过教育获得幸福,他认为:“要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发现他独一无二的创造性劳动的源泉,帮助每一个人打开眼界看到自己,使他看见、理解和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人类自豪感的火花……”同样,秉持以人为本的教育理念,“新教育实验”将“幸福完整”作为教育实验的价值选择。2000年,笔者出版了《我的教育理想》一书,书中描绘了心目中理想学校、理想学生、理想校长、理想教师和理想父母等的“理想教育”蓝图,将“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作为价值目标,引领新教育人的行动探索。

  领导力专家吉尔伯(Gilbert W.Fair Holm)认为,价值领导(Value Leadership)是“一种基于人道主义价值观和信仰的领导方式”。豪斯认为,价值领导要求领导者自身具有“明确而崇高的价值观”,通过调动组织成员的内在动机,激发组织成员更加努力的一种领导方式。萨乔万尼则认为“领导的本质就是价值引领”,在教育领域,价值领导是“基于道德权威、专业权威的领导实践”,用以“激活教师内心深处的需求和价值信念”。也有研究认为,价值领导是“运用组织的核心价值观去引领、整合和规范组织成员的个体价值观,进而实现共同愿景的过程”。从以上学者的研究结论可以发现,价值领导有两个重要的意涵:第一,价值须是基于道德的、崇高的、人道主义的价值;第二,领导则是一种激发、引领和“使众人行”的实践过程。

  杜威提出了“价值判断是一种实践判断”的哲学观。在他看来,价值领导不只是“做什么”和“怎么做”的理念指引,还是从“怎么做”到“做到什么”的行动引领。“实践”在其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因此杜威自称是“行动的理想主义者”,他关注行动的过程,关注行动实践能够到达的地方。对于价值领导而言,只有当价值领导真的发生,并且在实践中有可以显现的结果,才是一个完整的价值领导过程。“新教育实验”秉承“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的价值目标,在引领新教育人朝向目标的行动实践过程中,逐步起建立自身的价值系统。

  (二)发展历程:“新教育实验”的价值生成

  从第一所实验学校的建立,到如今5200多所学校、近600万师生参与的大规模教育田野实践,“新教育”的发展经历了诸多挑战与困难。但新教育人始终相信“行动就有收获,坚持才有奇迹”,坚定地朝着求真、向善、尚美的教育理想前行。对“新教育实验”的价值发展过程进行梳理,可以看到我们经历了酝酿、初创、深化和完善四个时期(见表1)。

 

  1.酝酿期(1986—1999年)

  早在1986年,笔者之一用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写作了《中华教育思想研究——中国教育科学的成就与贡献》一书,该书对古今中外教育思想家的著作和教育观念进行了细致的梳理,以求从中寻找中华传统教育思想的精髓,并从中得到启示。1988年,笔者之一又出版了专著《困境与超越——当代中国教育述评》,书中对中国教育当时存在的现实问题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思考,力图找到中国教育改革的出路。1990年,笔者之一将在日本学习期间的所见、所思进行整理,主编出版了《当代日本教育丛书》,对日本教育的发展特点和对我国教育改革的启示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思考。1993年,笔者之一在苏州大学担任教务处长期间,推动了大学生“必读书目”“主辅修制”“学分制”等教学改革。1999年,在前期对中外教育思想和教育实践进行了充分的调研之后,笔者之一受管理学大师德鲁克的思想影响,萌发了开展教育实验的想法。

  2.初创期(1999—2002年)

  1999年,笔者之一在江苏武进湖塘桥小学担任教师,这一段授课带徒经历进一步促成了笔者实施理想教育的想法;2000年,《我的教育理想》一书出版,新教育理念有了雏形。2002年,“教育在线”网站正式创办,点燃了许多校长和教师的教育激情。一批批有教育理想和教育追求的教师,率先通过这个网站找到了携手同行的学习伙伴,新教育人将这一过程称为“寻找尺码相同的人”。教师们在此学习打卡,并交流各自的教学经验与教学困惑,来自网站同行的线上评价与鼓励,使这一部分主动追求教育理想的教师迅速在线下成长起来,拥有了自我教学改革意识与自我提升行动。自此,“新教育实验”由笔者一个人的教育思考与教育理想,变成一群人的教育追求与教育行动。

  3.深化期(2002—2013年)

  从建立第一所实验学校发展到拥有超过数千所实验学校的规模,最早加入实验的研究者与教师们,提炼出了“五大理念”和“六大行动”的理论框架。后来加入的教师实践者队伍、教育研究团队,通过持续的行动探索,将“新教育”的价值体系拓展到如今的“一个核心”“四大改变”“五大理念”“十大行动”。其中,“一个核心”就是“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的使命;“四大改变”就是改变教师的行走方式,改变学生的生存状态,改变学校的发展模式,改变教育科研的范式;“五大理念”就是“与人类崇高精神对话”“教给学生一生有用的东西”“无限相师生的潜力”“重视精神状态,倡导成功体验”“强调个性发展,注重特色教育”等;“十大行动”就是营造书香校园,师生共写随笔,培养卓越口才,聆听窗外声音,构建理想课堂,建设数码社区,推进每月一事,缔造完美教室,研发卓越课程,家校合作共育。而理念和行动落地的关键因素就是教师成长。在这个时期,“新教育实验”探索出了职业认同与专业发展的教师成长模式,其中“三专”教师专业发展模式,即“专业阅读”“专业写作”“专业交往”,被新教育人称为教师成长的“吉祥三宝”。

  4.完善期(2013年至今)

  2013年,新教育教师成长学院成立。此时,已有1764所实验学校开展了“新教育实验”,通过一系列举措,促进了教师专业素养的全面提升。具体措施包括:成立教师成长学院,为实验区、实验校教师免费开设通识课程和专业课程;定期举办教师培训会议、教学研讨会议、课程开放周活动,研究者与教师之间可以交流学习;引入第三方评价,对实验的阶段性成果进行评估与反馈;建设网络数据资源库,共享课程资源,以求建立合作共赢的教育共同体。在完善期,新教育人通过行动实践,进一步完善了共同的价值愿景。

作者简介

姓名:朱永新 汪敏 工作单位:苏州大学教育学院

课题:

2019年度全国教育科学规划国家重点项目“新中国成立70年教育发展的历史阶段及其特征与经验研究”(项目编号:AAA190005)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