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普通教育学
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的影响研究
2015年05月07日 16:01 来源:《中国电化教育》2014年第201411期 作者:王佑镁 字号

内容摘要:作为一种基于数字化行为的新型阅读方式,数字化阅读影响着未成年人的社会性发展。采用李克特量表,该文以数字化阅读经历丰富者为研究样本,从社会化情绪、社会化关系、道德标准、自我意识、同伴关系五个层面实证分析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的影响。结果发现:数字化阅读有利于促进未成年人积极的社会化情绪;通过即时、互动、同步的阅读行为强化了个体之间的交流,个体在数字化阅读过程中能够规避和抵制不健康阅读内容,并具有理性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评价;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现实中同伴交往的影响甚微;针对部分未成年人的数字化阅读成瘾与沉迷、数字化阅读内容甄别能力较差、虚拟阅读中的自我满足以及阅读中的分享互惠意识较弱等消极影响,需要从数字化阅读环境建设、内容建设与素养建设三个方面进行有效引导,研究结果将为面向未成年人的数字化阅读内容生产及新型阅读服务体系建设提供实证依据。

关键词:数字化阅读;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王佑镁,wangyoumei@126.com,温州大学教育信息化研究所,博士,教授,研究方向为数字化学习、数字化阅读等,浙江 温州 325000

  内容提要:作为一种基于数字化行为的新型阅读方式,数字化阅读影响着未成年人的社会性发展。采用李克特量表,该文以数字化阅读经历丰富者为研究样本,从社会化情绪、社会化关系、道德标准、自我意识、同伴关系五个层面实证分析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的影响。结果发现:数字化阅读有利于促进未成年人积极的社会化情绪;通过即时、互动、同步的阅读行为强化了个体之间的交流,个体在数字化阅读过程中能够规避和抵制不健康阅读内容,并具有理性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评价;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现实中同伴交往的影响甚微;针对部分未成年人的数字化阅读成瘾与沉迷、数字化阅读内容甄别能力较差、虚拟阅读中的自我满足以及阅读中的分享互惠意识较弱等消极影响,需要从数字化阅读环境建设、内容建设与素养建设三个方面进行有效引导,研究结果将为面向未成年人的数字化阅读内容生产及新型阅读服务体系建设提供实证依据。

  关 键 词:数字化阅读 未成年人 社会性发展 

  标题注释:本文系2012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我国未成年人数字化阅读实证研究”(项目批准号:12CTQ014)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一、问题的提出

  阅读是人类获取信息和知识建构的重要途径。我国自古以来讲究“耕读传家”,重视阅读与个体发展的关联,把阅读视作修身齐家的重要途径。然后,随着网络与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传统的纸媒阅读方式正在遭受强大的冲击,一种新型的阅读方式——数字化阅读已经步入人们的视野,并且以其巨大的冲击力和挤压力影响着传统纸质阅读,个体信息获取和知识建构的方式发生了巨大变革。从现实情况来看,数字化阅读已经超越纸质阅读,成为全民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2014年发布的第十一次国民阅读调查显示,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50.1%,比2012年上升了9.8个百分点,其中,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和电子阅读器阅读均有所上升,而0-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有所下降[1],这说明,数字化阅读在未成年人身上的挤压效应最为显著,阅读方式的嬗变必将对尚处社会化过程之中的未成年人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社会性发展(Social Development)指的是在个体毕生发展过程中,个体在与他人关系中表现出来的观念、情感、态度和行为等随着年龄而发生的变化[2]。作为影响未成年人社会化的重要因素,到底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影响几何?学界多以主观推断与定性描述居多,结论往往难以相互支持,本文将采用实证方法,探讨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的影响,以厘清一些主观质疑,为未成年人进行有效的数字化阅读提供依据。

  二、相关研究回顾

  数字化阅读目前尚无统一界定,一般泛指相对传统纸质阅读的数字媒介为载体的新型阅读方式,具体包括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光盘阅读、PDA/MP4/MP5阅读等方式[3]。学界有关数字化阅读影响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的系统性研究还不多见。相关研究主要有两条线索,一是从数字化阅读的网络行为入手,采用实证方法探究网络使用对青少年社会性发展的影响,认为互联网对青少年的认知过程、学习和社会性发展等方面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4]。如周涛发现网络行为的特殊性会对上网者的个性发展产生消极的影响[5]。Turkle的研究则发现,网络交往导致社会孤立和社交焦虑[6]。陈赟文等发现,网络成瘾使个体更加孤僻和喜欢独处[7]。Morahan等则发现,个体焦虑时更多进行网络交往[8]。Kraut等人指出,网络使用会显著降低个体心理幸福感,青少年过度使用互联网会导致他们以牺牲与周围朋友和家人的密切联系为代价而寻求与陌生人建立不稳固的联系[9]。其实以上大多数都是网络对青少年社会性发展的影响的研究调查,真正仅仅只涉及网络阅读对青少年社会性发展的研究内容还很少。

  二是从定性角度对数字化阅读影响个体社会性发展进行描述,并且注意到了数字化阅读对个体社会性发展的积极与消极影响。王素芳最早对数字化阅读的重要形态——网络阅读入手,认为网络阅读是一种由文本变化所带来的新的阅读方式,专指网络文化语境中的阅读活动,即借助计算机、网络技术来获取包括文本在内的多媒体合成信息和知识,完成意义构建的一种文本阅读行为[10]。这一界定突出了阅读的介质和环境——计算机与网络技术,而基于新介质和载体的数字化阅读显然不同于传统的“手不释卷”“织帘诵书”,而是一种带有阅读功能的数字化行为,具体包括涵盖了下列行为和活动:(1)浏览或阅读BBS、微博、博客、邮件等;(2)浏览或者阅读商业及公益性网站的网页内容;(3)阅读电子图书、期刊、论文等各类文档;(4)手机报、电子阅读器内容等信息的读取;(5)观看网络化和数字化的多媒体文件;(6)使用搜索引擎检索信息;(7)部分网络聊天和沟通行为[11]。正是这一行为样式,研究者指出,相较于书面文本内容单一,交互性差等特点,数字化阅读具有开放互动、结构非线性、流动快速以及内容丰富等优势,数字化阅读的先天特质符合青少年追求时效化的个性,与青少年渴求多元信息的特点相吻合,可以满足青少年人际交往、自我实现等方面的需求,数字化阅读对青少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同时,数字化阅读过程中存在信息泛滥、不合理使用以及阅读目的差异等带来的负面影响,尤其是“黑、灰、黄”负面信息的影响、想象力和理性思考的渐失以及信息迷航等方面[12],个体对外界和新鲜事物缺乏理性认识和足够的免疫力,容易使得青少年对网络形成依赖[13],未成年人尚处个体发展的低幼阶段,这一时期对其社会性发展至关重要,数字化阅读的高接触率对未成年人的社会性发展形成了巨大的挑战。

  从阅读过程来看,数字化阅读已经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阅读形式,更是一种新型的数字化信息行为,数字化和网络化技术为未成年人营造了一个虚拟空间,其阅读行为富有非线性、开放性、互动性等新型特质,这对于未成人的认知发展尤其是社会性发展具有深刻的影响。惯习于对数字网络技术的负面影响,数字化阅读自从其产生之日起就是在巨大的争议中不断“开疆拓土”,散见于信息媒介的一些判断多发生于主观臆想,这种“标签效应”,无法正视数字化阅读这一新型阅读方式。到底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个体社会性发展影响几何?上述可知,网络使用视角的实证研究缺乏阅读活动的针对性,定性分析研究多囿于经验描述,尚待深度的、系统的实证研究依据。

  三、研究设计与实施

  (一)研究内容

  本研究针对未成年人中的数字化阅读“熟练者”,研究中界定的数字化阅读,区别于通常的网络使用或者上网活动,主要是指使用电脑、网络、手机、平板电脑(iPad、电子阅读器)等进行的阅读活动,阅读内容以文字和图片为主,辅以音视频等多媒体内容。研究的主要内容是探究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社会性发展的影响,具体包括青少年在数字化媒体环境中的阅读活动对其社会化情绪、道德标准、社会化关系、同伴关系、自我意识等方面分别产生的积极和消极影响,为未成年人数字化阅读引导策略提供合适的依据,提高和改善未成年人数字化阅读的有效性。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量表式问卷来收集研究数据,量表的编制主要参考陈会昌的儿童社会性发展量表[14],修订过程中结合未成年人数字化阅读的行为进行调整,主要包括了五个维度的题项,分别是社会化情绪、社会化关系、道德标准、自我意识、同伴关系等。为了准确收集有效数据,在问卷中设置了正向和反向两类题项。同时经过前测进行问卷信度和效度分析,改进信度较低的题项,最终形成本研究工具。问卷题项采用经常被使用的李克特量表(Likert Scale)供受调查的学生勾选,也就是包含“非常同意”“同意”“没意见”“不同意”“非常不同意”五个选项,分别为5分、4分、3分、2分、1分。每个选项代表受调查者对题项陈述意见的表达。问卷采用无记名答题。

  (三)研究实施

  本次研究结合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我国未成年人数字化阅读实证研究”全国大样本调研进行,从调查对象中选取数字化阅读“熟练者”(占总样本13237的42.83%)作为本研究的分析对象,同时对该部分调查对象选择采用随机分层抽样的方法,以学校为单元,随机抽取初、高中学校各一所,初中在三个年段中随机抽取两个班级,高一随机抽取一个班级作为调查对象。本研究总共发出问卷300份,共收回问卷256份,其中有效的问卷有241份,问卷回收有效率为80.3%,其中高中生为93人,初中生81人,小学生67人,年龄介于11-18岁之间,均属未成年人。

  四、数据分析

  (一)量表信效度分析

  由于量表经过自行修订,调查之前要对问卷的信度和效度进行分析。信度分析是一种测度综合评价体系是否具有一定稳定性和可靠性的有效分析方法。本文量表的信度研究采用内在一致性可信度,使用克朗巴哈(Cronbach)α信度系数对其进行信度评价。一般而言,α大于0.7表示内部一致性较好,而低于0.7表示内部一致性较差[15]。利用SPSS进行信度分析,上述五个维度的信度分别是0.845、0.837、0.614、0.833和0.710,整体信度除道德标准稍低于0.7外,其余都是可以被接受的,后续对道德维度题项进行了二次修订和信度分析,最终达到要求,说明本问卷项目均可信,最终各项目和总的量表整体信度都很高,即使剔除其中哪一个项目均不会引起克朗巴哈α系数发生显著变化。效度分析是衡量综合评价体系是否能够准确反映评价目的和要求的一种分析方法[16],本次研究重在内容和构念效度的分析。问卷先通过KMO及Barlett检测,得到问卷的五个因子的KMO值都在0.6以上,表示适合进行因素分析,对问卷进行结构效度分析,所采用的因素抽取法为主成分分析法,根据因素分析结果的因素负荷量均在0.603-0.771之间,可知本量表具有构念效度。

  (二)结果分析

  本研究从社会性发展的五个维度,分别是社会化情绪、社会化关系、道德标准、自我意识与同伴关系等进行实证分析,统计各项的平均值、标准差、众数的一般特征分析,探究数字化阅读对未成年人认知发展的具体影响情况。具体分析如下:

  1.社会化情绪

  社会化情绪是指数字化阅读过程中,个体与同伴以及父母交往时出现的一般情绪状态、对自身情绪的控制能力以及消极情绪出现的频率以及移情特点等。数字化阅读发生在一个虚拟的空间,一般认为,长时间的虚拟空间活动会使个体产生社会孤僻和社交孤立。具体情况如表1所示,本维度以反向题项为主,结果表明数字化阅读对于未成年人的社会化情绪的影响并非消极,除题项9之外,其余题项的均值较低(3.0以下),众数均为1且人数相对较多,这表明大多数未成年人认为,数字化阅读对其在社会化情绪方面的消极影响较少;但是数据也显示,题项值的方差以及标准差较大,这说明受调查者的意见相对较为分散,表明存在部分未成年人对于数字化阅读在其社会性发展中的消极影响和情绪,甚至出现一些影响正常学习和生活的现象出现。由于数字化阅读的虚拟性,部分未成年人以此为乐,作为逃避现实、发泄情绪的空间,从而对网络空间中的数字化阅读产生依赖感,甚至数字化阅读成瘾,这些值得注意,因此,加强未成年人的数字化阅读引导和有效网络管理,防止数字化阅读沉迷也势在必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