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咸阳古道 寻西汉陵阙
2016年08月12日 15: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陆航 字号

内容摘要: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原院长、汉陵考古队原队长焦南峰介绍说,汉代帝后合葬同茔而不同陵,后陵大多在帝陵的东面,坟丘亦较帝陵为小,唯吕后坟丘大小几乎与高祖长陵坟丘相等。焦南峰说,这种围坟丘一周的方形陵园,是西汉帝后陵园的通制。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李化成说:“汉初高祖依秦制,将寝殿、便殿建于陵园之内,惠帝以后,将之移于陵园墙垣之外,但距离不远。汉陵考古队考古勘探表明,茂陵陵园由外墙和壕沟环绕而成,其内包括帝陵陵园、李夫人陵陵园、9座中型陪葬墓、多座建筑遗迹和大量外葬坑。茂陵陵园内除在帝陵陵园和李夫人陵园内分布有外葬坑外,在两陵园于外城墙之间尚分布有244座外葬坑,长者299米,短者仅16米。

关键词:陵园;陵墓;遗址;焦南峰;咸阳;分布;高祖;汉陵考古队;皇帝;遗迹

作者简介:

  唐代诗人李白《忆秦娥》中有“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这是对西汉帝王陵的写照。残破的汉家陵阙与萧瑟的西风残阳,成为中国古典诗词一幅凄美的意象。从2015年8月到今年盛夏,本报记者从西安出发,绕杜陵,登霸陵,经“泾渭分明”的泾渭交汇处,一路向西,沿渭河踏遍咸阳古道,探寻西汉11座帝陵的历史沧桑。

  渭水桥边不见人

  摩挲高冢卧麒麟

  地势高敞平坦的咸阳原上,西汉帝王陵和陪葬墓群星罗棋布。西汉十一位皇帝的陵墓中,除汉文帝刘恒的霸陵和汉宣帝刘询的杜陵在渭河南岸,其余九位皇帝的陵墓在渭河北岸由东向西一线排开,绵延近百里。金代学者赵秉文有诗云:“渭水桥边不见人,摩挲高冢卧麒麟。千秋万古功名骨,化作咸阳原上尘。”沿渭河北望,一个个覆斗形的墓冢上小下大,沉稳庄重。

  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教授刘军民说:“西汉帝陵的建造形式与布局风格,使人工建筑与自然景观融为一体,形成天、地、人三者合一的奇妙布局样式,是中国古代天人合一思想的具体实践。这种形式以超乎一般的体量与规模,将帝陵放置在天地之间,与自然融为一体,表现出汉文化的宏大,以及相较之下人自身精神的渺小。”

  西汉帝陵的形制比较规整。据《汉旧仪》与《皇览》等书记载,西汉帝陵一般占地7顷,墓冢修筑于陵园中心,高12丈。地下墓室为方形,深13丈,墓宫四方中央开门(称羡门),由此四门通往地面四条道路(称羡道),四条羡道又向墓冢四周延伸出四条道路,道路直通四周围墙正中的司马门,门外有巍峨的双阙。

  文献记载已为近年来的考古发掘所证实。汉代帝陵的形制为中国古代皇帝的陵墓制度奠定了基础,对后世的帝陵制度有很大的影响。从空中俯瞰埋葬在陕西关中地区的唐朝帝陵,以唐长安(今西安)为基点,西连最西的乾陵,东连最东的泰陵,形成一个102度的扇面,蔚为壮观。

  离开阎良机场,从长安到咸阳,渭河大堤两边,一座座高大的封冢和遗迹上镌刻着历史的沧桑。

  巍峨陵阙今安在

  汉家雄风起咸阳

  汉班固《西都赋》中说:“南望杜霸,北眺五陵。”汉文帝的霸陵、汉宣帝的杜陵在咸阳东南;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昭帝平陵和武帝茂陵,这五座大陵分布在咸阳北原,又因曾设邑建县,这一地区被称为“五陵原”。

  五陵原上,最东面的一座是汉景帝刘启的阳陵。记者看到,这里城垣颓毁无存,李白描绘的帝、后陵四边那凌空巍峨的门阙也早已坍塌瓦解,只有陵周的夯土台基还略显当年的模样。汉阳陵博物馆主要由南阙门遗址保护展示厅、外藏坑遗址保护展示厅、考古陈列馆、宗庙遗址四部分组成。博物馆在部分陪葬坑上铺设了高强度钢化玻璃,游人可直接观看到陪葬坑内的考古现场。

  汉阳陵博物馆原馆长、研究员曹发展介绍,西汉皇帝的陵墓,唯有这里的南阙门遗址保护最好,夯土最大。站在南阙门夯土之下向上观望,阙台遗迹足有七八米高。

  西汉的阙门多为双柱双亭的长方形或者正方形建筑。汉陵考古队最新的考古勘探发现,阳陵陵园四面中央各辟一门,门外有双阙对称分布。四对门阙的大小、形状基本相同。曹发展说,南门阙整体结构是以门道为南北主轴,两侧分别有内、外塾,再连接主阙台和副阙台;外周以环绕回廊,廊檐下有鹅卵石铺砌的散水。

  曹发展说,景帝陵南门阙为研究提供了皇帝独用“三出阙”的考古实证。其整体宏伟、布局严谨、大小相次、高低有度,又阙门洞开,阙台对称,具有建筑艺术之美。最早的阙门是立在门外两侧的独立建筑,“阙”与“观”不分。而阳陵阙与城陵城垣相连,当是我国时代最早、级别最高、规模最大的墓阙遗址。“门阙建立于景帝修陵的年代,而四塾则造于武帝年间,不但从基础夯土和出土遗物上取得断代证据,也为中国古代建筑史的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曹发展介绍,西汉帝陵不局限于史学界的研究,还可以作为社会学、建筑学、美学等等诸多学科研究的对象。

  “事死如事生”是中国古人的基本观念。墓主生前日常生活的场景,被完整地复制到地下。以陶俑作陪葬,是汉代丧葬礼仪的重要体现。陵园之中,围绕地宫的81条陪葬坑内,一应人马,被认为是汉家王朝公卿官署的再现。

  穿过南阙门神道,前面几方历代碑刻后面就是高大的景帝陵。围绕着陵墓修有参观的木制便道东行,赫然发现东阙门夯土台基。门阙遗址上的一对夯土台基尽管遭受岁月的销蚀,显现着几分荒凉,但在夕阳的余晖中更显苍劲,如果把雄伟的陵冢、为数众多的陪葬墓群、园内重重叠叠破败的礼制建筑与参天林木、萧瑟西风中穿行于神道的诗人李白联系起来,不难想象出当年“西风残照,汉家陵阙”的悲壮画面。

  大风起兮云飞扬

  陵丘荒草野茫茫

  《三辅黄图》称汉高祖刘邦的长陵为“长陵山”。长陵陵园平面呈方形,高祖陵和吕后陵在同一个陵园内。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原院长、汉陵考古队原队长焦南峰介绍说,汉代帝后合葬同茔而不同陵,后陵大多在帝陵的东面,坟丘亦较帝陵为小,唯吕后坟丘大小几乎与高祖长陵坟丘相等。从阳陵开始,才在帝后坟丘的四周筑平面方形的夯土垣墙,每面垣墙的中央各辟一门,门外立双阙。焦南峰说,这种围坟丘一周的方形陵园,是西汉帝后陵园的通制。

  汉陵考古队探测发现,高祖陵和吕后陵的北部,东西并列分布着两处建筑遗址;在陵园外吕后陵正南,发现一处大型建筑遗址,遗址内有巨大的柱础石,红色墙皮,大量砖瓦堆积;另一处较大型遗址,遗址内纵横分布着截面为圆形和五角形的水管道。这些建筑遗址均在长陵南、北两面。长陵方位坐西朝东,东为前,西为后,南北为左右。西汉时代帝陵的寝、庙等礼制建筑,均在陵墓旁、侧。因此,这些建筑遗址应属于长陵的礼制建筑。焦南峰说,在这些建筑遗址中出土过许多西汉时代的遗物,其中建筑遗物较多,如各种形式的卷云纹瓦当,戳印有“宫平”、“宫二”、“宫三”、“宫十四”、“宫廿”、“大三十”、“右三十”和“右校”等陶文的瓦片等。

  寝殿、陵庙与帝陵密不可分,因而其位置一般距帝陵很近。焦南峰介绍,考古勘探与文献记载基本相符。作为西汉帝陵的一整套礼制建筑,寝殿、便殿、陵庙等非常重要。西汉奉行“日祭于寝,月祭于庙,四时祭于便殿”的陵寝制度。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鱼小辉说,史书记载,寝殿摆放亡者的神座,“宫人随鼓漏,理被枕,具盥水,陈严具”,要像奉生者一样,“日四上食”。便殿里存放皇帝生前的“衣冠几杖象生之具”,四时于此祭祀。陵庙放亡者牌位,每月要从便殿中取出皇帝生前的衣冠,到陵庙中祭祀一番。此外,陵庙每年还要举行25次祭祀,其中有一次特别隆重的太牢祭祀。

  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李化成说:“汉初高祖依秦制,将寝殿、便殿建于陵园之内,惠帝以后,将之移于陵园墙垣之外,但距离不远。除高祖、惠帝建陵庙于长安城,文帝陵庙建在长安城南外,自景帝开始,便改为在陵旁立庙了。”

  “长陵高阙此安刘,附葬累累尽列侯。”西汉诸陵的陪葬墓都在帝陵之东,长陵陪葬墓规模最大。这些帝陵加上皇亲国戚、权臣列侯的陪葬墓自东而西绵延百里。记者此次考察发现,长陵陪葬者萧何、曹参、周勃、周亚夫、王陵、张耳、纪信、戚夫人等至今仍保留封土堆和碑石,陵丘荒草野茫茫,分布于泾河与渭河中间的狭长地域。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