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上海元代水闸遗址博物馆
2017年01月17日 15:57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上海元代水闸遗址位于上海市普陀区延长西路志丹路路口,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做工最好、保存最完整的元代水利工程遗址,被评选为2006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是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板、铁锭榫等文物的出土地点距今苏州河(原称吴淞江)仅1千米,历史上吴淞江河道变化很大,经过专家们的研究论证,该遗址是一处同吴淞江有关的规模宏大、建造考究的元朝石构水工建筑遗址,是研究吴淞江水利史、上海港口、城镇发展史不可多得的实物例证。元釉陶瓶发掘元代水闸遗址时,在水闸外夯土层内发现了三个瓶子,外表粗犷、厚重,它们叫釉陶瓶,是一种介于陶与瓷的釉陶壶,又称为“韩瓶”。上海元代水闸考古发掘出的这块八思巴文碗底,为水闸遗址的断代提供了有力依据。

关键词:遗址;水闸;上海;水利工程;考古;戳记;釉陶;蒙古;海塘;商品房

作者简介:

  上海元代水闸遗址位于上海市普陀区延长西路志丹路路口,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做工最好、保存最完整的元代水利工程遗址,被评选为2006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是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遗址是在2001年5月建造志丹苑商品房打桩时偶然发现的。经过不断考古勘探、文献查证和全国专家论证,确认了这是一处与吴淞江有关的元代水闸遗址。在十三世纪末元朝定都北京后,江南成为元大都等地赖以生存的粮仓。但太湖因其独特的碟形洼地地貌,容易导致潮水倒灌,泥沙沉积。吴淞江是太湖东出泄海的最重要干道,从唐宋年间开始,吴淞江逐渐收窄,至元朝中后期吴淞江的淤塞严重影响了该地区的经济发展。于是,元朝政府把治理吴淞江作为江南地区水利的首要任务,在吴淞江流域建造了许多水闸。水闸遗址主体由闸门、闸墙、底石组成,都为700年前的实物。水闸平面大致呈对称 “八”字型,东西长42米、进水口宽32米,出水口宽33米,河水由西向东泾流闸体。该水闸由元朝著名水利专家和画家任仁发设计监造。

  2012年12月31日,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分馆上海元代水闸遗址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为上海首家遗址类博物馆。场馆分序厅和遗址陈列厅两部分,遗址面积约为1500平方米。(张莉)

  精品文物:

  元铁锭榫

  上海元代水闸遗址能够由深埋在地下到重见天日,其中还有段小故事。时间回到2001年5月,建筑公司在志丹苑商品房建设打桩时,在距地表以下7米深处就再也打不下去了,于是取样探究,特制的钢钻足足钻磨了三天,才将两块企口拼接的青石板带了上来,发现拼接处有锚固的铁锭榫,证明地下有人工建筑,铁锭榫也多在如水关、海塘、堤坝等古代水利工程中发现,如保存至今的上海奉贤清代海塘石板间就是用铁锭榫加固的。

  铁锭榫两端圆弧,中间束腰,长22厘米,两头宽14厘米,腰宽6.4厘米,厚0.4厘米。呈典型的银铤状。银铤也称“元宝”,该词最早见五代十国时期的铸钱,而据考古发现, 最早在银铤上铸有元宝字样的是在上海发现的至元十三年的扬州元宝,故而,“元宝”便成为元代银铤的代名词。

  石板、铁锭榫等文物的出土地点距今苏州河(原称吴淞江)仅1千米,历史上吴淞江河道变化很大,经过专家们的研究论证,该遗址是一处同吴淞江有关的规模宏大、建造考究的元朝石构水工建筑遗址,是研究吴淞江水利史、上海港口、城镇发展史不可多得的实物例证。

  可以说,铁锭榫的出土对这座遗址的发现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而在整座元代水闸遗址的底石上,镶嵌了密密麻麻的铁锭榫约400只,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项水利工程的规模之巨大,工艺之考究。(凌佳)

  元釉陶瓶

  发掘元代水闸遗址时,在水闸外夯土层内发现了三个瓶子,外表粗犷、厚重,它们叫釉陶瓶,是一种介于陶与瓷的釉陶壶,又称为“韩瓶”。说到韩瓶,就不得不提到南宋抗金名将韩世忠了。相传韩将军曾用此类瓶子装酒水来犒赏将士,因而得名。还有一种说法是韩家军里有很多北方人,北方人水性较差,而江南水系发达,所以军士们把这种酒瓶当作“救生衣”,平时用来装酒水,一旦遇到紧急情况需要渡水时,就把酒水倒掉,把空瓶绑在身上,就可以泅水了。在今天青浦地区还保留若干叫做“酒瓶山”、“韩瓶山”、“瓶山”之类的地名。韩瓶见证了当年韩世忠率韩家军在上海抗金的历史。

  元代水闸遗址出土的这组韩瓶是典型的元代样式,高22厘米,口径5.2厘米,底径6厘米,缸胎硬陶,小口,尖圆唇,口沿外圈下与肩部交接处形成一圈深槽,肩部有四系,深腹细长,平底微内凹。为水闸的断代提供了有力依据。(徐威加)

  元青釉八思巴文碗底

  元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由少数民族(蒙古族)建立并统治中国全境的封建王朝,就是这个马背上的民族,在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率领下,纵横驰骋欧亚大陆。

  由于元帝国幅员辽阔,民族众多,语言和文字庞杂,政令下达十分不便,元世祖为了“顺言达事”,命国师八思巴创制能够“译写一切文字”的“蒙古新字”。在至元年间,八思巴奉诏创制蒙古文字,并于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颁行全国,称“蒙古新字”或“蒙古字”,俗称“八思巴文”。自此,官方文书包括旨书、牌符、官印、书籍出版等,官方采取了一系列行政措施,扩大其使用范围。

  八思巴文以藏文字母为基础,另加一些梵文(古印度文字)字母,还包括几个新造字母,制订了包括辅音字母、元音字母、半元音字母,以及冠于元音开头音节上的符号的拼音文字。由于八思巴文有音无意,类似音标,公元1368年后,随着元朝的灭亡,八思巴文逐渐被废弃。 这块碗底有八思巴文的戳记。戳记略呈正方形,边长为2.2厘米。

  上海元代水闸考古发掘出的这块八思巴文碗底,为水闸遗址的断代提供了有力依据。(潘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