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考古学 >> 考古随笔
上海崧泽遗址博物馆
2017年01月17日 15:58 来源:《中国文物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从1961年起,考古工作者对崧泽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崧泽遗址发现了距今5500年前后的新石器时代墓地,出土的器物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被称为“崧泽文化”,上承马家浜文化,下接良渚文化,是长江下游流域考古学文化谱系中的重要一环,也是第一个以上海地名命名的考古学文化。上海崧泽遗址博物馆现为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分馆之一,自2014年 5月 18日开放以来,崧泽——这个上海历史文化和上海考古事业的起源地,焕发着新的活力,成为上海市考古发现、研究、保护、利用的典型遗址,是传承上海历史脉络的精神家园、探寻中华文明起源的文化坐标。

关键词:遗址;文化;博物馆;起源;上海市;出土;水井;考古工作者;文明;陶器

作者简介:

  崧泽遗址是上海最早有人类生存的地方,是上海远古文化的发源地,被称为“上海之源”。它发现于1957年,地处上海市青浦区赵巷镇崧泽村。从1961年起,考古工作者对崧泽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崧泽遗址发现了距今5500年前后的新石器时代墓地,出土的器物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被称为“崧泽文化”,上承马家浜文化,下接良渚文化,是长江下游流域考古学文化谱系中的重要一环,也是第一个以上海地名命名的考古学文化。因其重要意义和价值,崧泽遗址被评为20世纪中国百大考古发现之一。1977年,崧泽遗址被列入第一批上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国务院颁布崧泽遗址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11年,作为上海市“十二五”重点文化项目之一,崧泽遗址博物馆开工建设。博物馆建筑设计方案主题为“历史的剪影、聚居的村落”,充分体现了“现代风格、传统底蕴、原始符号”的遗址博物馆特点,将高低错落、体量各异的建筑叠合交错。建筑整体形态简朴庄重,犹如古老村落的缩影,契合周边江南水乡的人文地貌及水系纵横的自然地貌,以小桥、流水、村落和庭院的组合将现代与历史定格在遗址博物馆中,赋予博物馆浓郁的地域特色与人文气息。博物馆基本陈列由“发现崧泽遗址”“走进崧泽社会”“传承崧泽遗产”三个部分组成,集中展示了上海早期人类文化发展的历史进程。崧泽遗址博物馆于2014年5月开馆,环境优美、设施完备,拥有影视厅、临时展厅和青少年活动区域,临展厅已办了大量展览,其中有《盘龙城——武汉城市之根》、《兰亭的故事》、《再叩崧泽之门——崧泽遗址2014年度发掘成果展》等,形成以考古文化为主线的展览定位。

  上海崧泽遗址博物馆现为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分馆之一,自2014年5月18日开放以来,崧泽——这个上海历史文化和上海考古事业的起源地,焕发着新的活力,成为上海市考古发现、研究、保护、利用的典型遗址,是传承上海历史脉络的精神家园、探寻中华文明起源的文化坐标。 (张莉)

  崧泽精品文物

  马家浜文化 上海第一井

  水是生命之源,是人类生存和发展的保障。人类文明史,也是一部利用、开发和改造水的历史,其中水井的发明,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上海虽然水资源丰富,但因地势低洼,江河常常涨水泛滥导致浑浊不净,近海咸潮倒灌也会影响水质。先民在长期生活实践中创造性地发明了凿井技术获得了稳定和清洁的水源,既提高生活饮用水质量,又有蓄水灌溉、加工玉石器等生产用途。崧泽遗址发现的“第一井”残深2.26米,直径0.67-0.75米,井壁坚硬,井中出土了先民食用过后丢弃的鹿骨角、梅子核,烧饭用的夹砂鼎、釜的残片,还有一件完整的深腹夹砂陶盆。考古工作者根据水井井口所处的文化层及出土的陶器,判断其属于马家浜文化时期,距今已有6000年,是中国目前已发现的最古老的直筒形水井之一,表明上海是我国最先发明储水先进技术的地区。

  上海发现的古井传递有序,从马家浜文化土壁井,到崧泽文化竹箍苇壁井、良渚文化木壁井、周代石圈木壁井、汉代陶圈井、唐宋时期的榫卯接缝砖壁井、直至明清时期的瓦壁井,完整呈现了一个凿井技术持续发展的历史轨迹,彰显了上海先民开拓创新的智慧和本领。(山川)

  崧泽文化 陶猪

  短嘴家猪陶塑

  2004年出土了一件陶猪,高4.9厘米,长8.1厘米,宽4.6厘米,一头匍匐前行、憨态可掬的家猪形象跃然而出。

  这件陶猪身躯肥硕,嘴部前拱短促,腹部圆滚下坠,四腿粗短,已无野猪吻长的特征,这一6000年前上海古人饲养的大肥猪的生动形象,证明先民的生活已由采集、渔猎等被动地从自然界获取,发展为畜牧、饲养、农耕等主动创造财富的文明阶段。我国猪类驯化既是本土起源,同时又是多中心起源,这件小陶猪生动展现出人类驯化、改良动物的能力有了很大的进步。此后的几千年,中国人以谷物为主要食物,以猪肉为主要肉食来源,这样的农耕传统在中华文明的发展与传播过程中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山川)

  崧泽文化 猪形陶匜

  匜是水器,起源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盛行于青铜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的陶匜是多见短流无把的钵形。这件猪形匜是我国最早期的匜形器之一。

  该器泥质灰陶,器壁厚,口微敛、有流、圜底,靠近器底的地方外壁压印一圈S形纹。令人惊奇的是,此器倒置时竟呈现为一件猪形雕塑,有眼、有耳、有鼻,长嘴外伸做成流,一圈S形纹就好似成了耸起在猪脊梁上的一排鬃毛,浑圆的器身就是它的身体,尽管没有四肢,一只憨态可掬的家猪的形象却已经活灵活现。两只小耳上各凿一小孔,不妨猜想,崧泽先民有意塑造出一头既能观察外景外物,同时又能聆听外界声响的耳聪目明的肥猪的形象。

  崧泽的这件猪形陶匜是一件艺术与实用成功结合的陶器精品,它不仅为家猪的驯养提供了宝贵的形象证据,又以精美的陶艺表达了先民对猪的重视和喜爱。(孙晓雯)

  崧泽文化 鸡心形玉琀

  这件玉琀颜色墨绿,造型扁平,另一头尖凸,整体呈鸡心形,活像是我们现在用的电子地图上标示地点的图标。根据同层的人骨进行碳十四测定年代,距今约5800年,属崧泽文化时期,成为中国早期意识形态用玉的重要例证。除此以外,崧泽文化玉琀还有弧底三角形、环形和偏心轮形等多样化器形,说明当时玉琀还不是定型专门制作的器种,人们生前可作佩戴的装饰物,死后以适于口含的小玉器作玉琀随葬。

  玉琀各代形制不一,商周玉琀有玉蝉、玉蚕、玉鱼、玉管等,春秋战国时玉琀有玉猪、玉狗、玉牛、玉鱼等,多为各种小动物。一般认为,琀是先民想让尸骨不腐,含在死者口中。早期玉琀造型简单,以后逐渐增多,有璧、圭、环、瓶、管、球等造型,蝉等昆虫形,牛、猪、狗、羊、鸭、鸟、鱼等动物形,以及残玉的废物利用等。湖北曾侯乙战国墓一人口中,居然含了二十多件微雕小动物。到了汉代,最盛行的是蝉形,当时人认为蝉饮露水而生,象征君子高洁的品格;蝉从蛰伏地下到羽化,与汉代追求永生、升仙的信仰非常契合,因此蝉形玉琀在丧葬礼仪中被广泛使用。(孙晓雯)

  崧泽文化 带镦石斧

  圆弧刃,斧身上部有一对钻的圆孔。表面经打磨。出土时在柄的下端部位有一个骨镦。骨镦底部向外鼓出,銎孔是椭圆形,两侧还有插销孔。镦上还刻有弦纹。虽然仍比较厚重,但这件石斧器表经过打磨,柄尾又装有精致的骨镦,已不属于实用工具,应具有政治宗教象征意义,此带镦斧的发现为了解史前石斧的装柄和使用方式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证据。配备冒、镦组合的玉钺,是崧泽晚期至良渚文化时期重要的礼器,它的源头就在这里。将钺视为军权象征的传统,自崧泽文化时代起传承延续,成为夏商周三代礼器——青铜钺的前身。

  身处崧泽社会等级制度顶端的“王”,到良渚文明时更是走上了掌控社会财富与权力的高峰,这种现象在良渚大墓中清晰可见:墓主人坐拥象征最高祭祀权的“琮王”和象征最高军事指挥权的“钺王”,精神领域与世俗领域的最高权柄集于一身。著名的考古学家苏秉琦先生认为,“这种权力集中到一人为标志的政权转折,是中国五千年文明史上的一个转折点”。(王欣)

  崧泽文化 折角足盆形陶鼎

  此鼎高36厘米,口径45厘米,形制厚重庞大,制作规整,是目前所见我国新石器时代最大的陶鼎。

  鼎取代釜成为崧泽时期的主要炊器。这件鼎的容量约有25立升,按一般人的食物摄入量计算,可解决二十多人的吃饭问题,这对我们认识崧泽文化晚期社会组织的规模、形态,也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其鼎足上部饰两行点线纹,下部用凹线勾勒,中间是齿形竖脊,两侧都有一个圆形凹陷,这些组合在一起,形成兽面图案这种以拐角为中轴线的纹饰格局,在良渚文化玉琮、方锥形器上得到延续,可以说是良渚文化兽面纹的先驱。巨大的器形、富有象征意义的纹饰,表明这件陶鼎可能是当时祭祀盛典上盛放大型牺牲的器皿,是重要的礼仪用器。鼎作为实用器具,最初盛行于包括上海在内的东南地区;作为礼仪用器,后来则活跃在中华文明的中心舞台。夏商两周,青铜鼎被视为传国重器,是国家权力和礼制的象征。(王欣)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