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关于清代满族妇女史研究的若干思考
2015年09月15日 12:17 来源:《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6期 作者:定宜庄 字号

内容摘要: 从事满族妇女史研究,首先要重视收集研读原始文献,尤其要注重对满文史料的运用;其次,关注并了解相关的社会制度,在清代,特别要注重对八旗制度的把握;第三,关注并了解相关理论,研究满族妇女,对社会性别理论的熟悉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地把握满族妇女史研究中的一些关键问题。

关键词:清代;满族;妇女史

作者简介:

  摘要: 从事满族妇女史研究,首先要重视收集研读原始文献,尤其要注重对满文史料的运用;其次,关注并了解相关的社会制度,在清代,特别要注重对八旗制度的把握;第三,关注并了解相关理论,研究满族妇女,对社会性别理论的熟悉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准确地把握满族妇女史研究中的一些关键问题。

  关键词:清代/满族/妇女史

  作者简介:定宜庄(1948—),女,北京人,吉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满族历史文化研究所兼职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历史学博士,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清史,满族史。

 

  满族妇女史研究,同其他专题研究一样,有一些重要的途径是不容忽视的。其一,重视收集研读原始文献,尤其要注重对满文史料的运用;其次,关注并了解相关的社会制度,在清代,特别要注重对八旗制度的把握;第三,关注并了解相关理论,研究满族妇女,对社会性别理论的熟悉就是必要的。今不揣简陋,写出来以与诸位同仁探讨。

  一、满文史料在研究清代满族妇女史中的重要作用

  研究清史和满族史,这在当今学界已成共识,但运用满文史料,并不仅仅是对汉文史料的补充,还有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就是名词的不同导致的概念、观念上的差异。

  现存汉文史料大多出自汉族文人或饱受儒家礼教浸染的满族文人之手,他们是以汉族的观念和用语对满族习俗加以观察和表述的。表面上看来,满族许多制度和习俗与汉制似乎无甚区别,实质上却有诸多名同实异之处。而满族统治者出于各种考虑,对于自己早期的习俗又常常有意无意掩盖和抹杀。因此研究中必须尽量阅读文献的原文也就是满文而不是汉译本。往往也必须耗费精力,探寻一些名词的满文甚至蒙古文原文,以求找到它的真实含义,从而理解这些词语中反映的真实观念。这是一项相当困难琐碎但不能避开的工作。总之,注重本民族文字纪录的史料,就会避免诸多误解,也才能使研究更加深入。

  这里以满族家庭中一种特殊身份的女人为例讨论这一问题。这种女人,汉文称为“妾”。

  妾是一夫一妻制度的独特产物。在中国传统社会的一夫一妻制中,丈夫并非仅有一个妻子,只不过在他众多的妻子中,只有一个能称之为妻,或曰正妻,其余的,则都是妾。妻与妾在礼制上、法制上的地位有着非常严格的区分,妻是主,她的子女是“嫡出”,妾从身份上说是奴,其子则为“庶出”。这种“嫡”、“庶”之别是建立在中国传统社会的宗法制度基础之上的,它并不存在于盛行一夫多妻制的满族早期社会中。

  实行一夫一妻制的汉族传统社会,经常将满族等北方、东北诸族一夫多妻制中正妻之外的妻,都看做是宗法制家庭中的“妾”,这实在是一种误解。这种误解屡见于记载清初情况的史料之中。

  早期满族家庭中存在着一种身份介于婢与妻之间的女人,她们是随着满族兴起之后不断扩大的掠夺战争而被抢入满族家庭的。当满族入关后仿依汉制,从一夫多妻向一夫一妻多妾制转化时,这些从婢转化而来的旗人社会的妾,就形成了不同于一般汉族社会内这类人群的两个特征,一是由于她们主要源于战俘和奴仆,所以地位特别低贱;二是她们主要由非满洲成分的人口构成,进入满族家庭后,便给满洲人的家庭生活带来了其他民族尤其是汉族的深刻影响。

  满语的“妻”为sargan,而贵族之妻专有一词为fujin,直译作“福晋”。从留存至今的有关材料来看,满族在初兴时期也与元代时的蒙古人一样,盛行一夫多妻制。所以满洲贵族一般都有一个以上的福晋,较富的平民也有一个以上的妻子。一夫多妻并不意味着诸妻之间完全是并列关系,往往也存在着正、侧或长、次之分,但这与汉人社会中所说的“嫡、庶”并不完全是一回事,因为这些妻,即使是次妻,仍然是妻,而汉族的妻则只能有一个,并无正、次之分。这种做法反映在宫廷后妃制度上,就是并后制。史称努尔哈赤时期“粗俗无改,制尚淳朴,礼绝差等,号敌体者,并曰福晋”,[1]即指这时的情况而言。在《老档》中常将她们并称为“fujisa”,即福晋的复数“众福晋”。至于清代后妃传中所谓的努尔哈赤之生母喜塔拉氏为“宣皇后”、皇太极之生母叶赫那拉氏为“孝慈高皇后”,其实都不过是他们的儿子称帝后仿依汉制特封的。

  女真人家庭中除了众妻外,还存在另一种女人,她们从来不曾具有过妻的地位。以努尔哈赤为例,他的后宫中,就有一些称为“庶妃”亦即“小福晋”(buya sargan)的女人。她们虽然也称“福晋”,但与福晋在地位高下上是判然有别,不可逾越的。更何况,还有一些地位更低于小福晋之人:

  天命五年三月初十日,“小福晋塔因查以举发故,着加荐拔,陪汗同桌用膳而不避”[2](满文原文是:tainca gebungge ajige fujin be,gisun alaha turgunde wesibufi,itetu adame tere,jetere jeku be gese dere dasafi tukiyeme oho),[3]对于塔因查,原文先称为“buya sargan”,汉译本译为“小妻”,后称为“ajige fujin”,即将“ajige fujin”直译为“小福晋”。这就是说塔因查被从“小妻”提升成了“小福晋”。“buya sargan”,汉译本译为“小妻”。

  天命十年五月初一日汗(努尔哈赤)曰:“福晋乱行,准闲散妇人举发,且将举发之妇人举而养之。妾举发福晋,则杀有罪之福晋,并以举发之妾与夫同居”[2]631(满文原文为:……fujisa facuhun oci,sula hehesi gercile,gercilehe hehe be tukiyefi ujimbi,gucihi fujinger cilehe de,weilengge fujin be wambi,terei fonde gercilehe gucihi be eigen de banjimbe……),[3]12这里的“gucihi”,汉译本作“妾”。

  这两段话里出现了两个词,一是“buya sargan”,汉译本译为“小妻”,一是“gucihi”,汉译为妾。从《老档》提供的情况看,能够被提升为“小福晋”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为努尔哈赤生了儿子的,还有一种,是塔因查这样立了特别的功劳的。虽然晋升为小福晋也仍不能与福晋等同,但还有很多的buya sargan,却是连这种晋升也不可得的。

  至于gucihi,考其本义,系从gucu一词衍生而来。gucu,汉译做朋友,伴当,原意是彼此同心交好者,也就是蒙古人所说的“那可儿”(nkr,同伴)。gucihi,则是女友、女伴之意,这与汉族传统社会中“妾”的含义,其差别是明显的。但《清文总汇》将其译为:“一人两妻,乃两妻彼此两头大也。”今人编纂的《满汉大词典》则将其译为:“一人两妻,乃两妻彼此两头大也”,就不完全接近本义了,这只能说汉语中并没有能够相对应的词汇。

  笔者认为,这是一些身份介于妻与婢之间的女人。朝鲜《李朝实录》载逃到朝鲜的汉人阿家化称,他从十四岁就住在女真人松古老家:“随住其家,松古老妻一人,子二人,女一人,唐女二人。”[4]唐女即汉女,当时女真诸部经常从明朝边境抢掠汉人为奴,这里的唐女,很可能就是松古老从汉地掳掠的战利品。按照今人的眼光来看,她们是松古老的女婢无疑,但女真人当时的生活状态,却使这些女婢,具有了一种与主仆间有着严格界限的汉人家庭女婢不同的含义。总之,经常被人搞乱的概念有两点,一是将一夫一妻制中地位较低的妻与这些亦婢亦妻的女人混为一谈,二是未曾注意到有这样一类亦妻亦婢女人存在,并常将她们与封建宗法制度中的妾完全等同。这是需要分辨清楚的。

  这类女子与汉族封建宗法制家庭中的“妾”,在身份地位上确有相似之处,也许可以说,她们是妾的前身,或是妾的不完全形态。她们与妾的区别,除了在于二者所处的,是两种不同的婚姻制度之外,还在于与妾相比,她们更没有名分。

  亦婢亦妻的女人,与这种“明媒正娶”的娶来的妻子完全不同,她们是通过另一种途径进入女真人家庭的,这是女真诸部崛起后掠夺战争不断扩大的产物。早在他们之前崛起的金代女真人,以及契丹人、蒙古人,也都曾经历过这样的阶段,在他们的家庭中,也曾拥有过大量的这类女人。在北方与东北诸族,一个男人占有多个女人的现象,始终与男子通过战争抢掠女人的行为紧密联系在一起。抢掠女人与抢掠财物一样,是这些部落从事战争的目的,而占有女人的多少,又与一个男子的显贵程度成正比。成吉思汗说:“男子最大之乐事,在于压服敌众和战胜敌人,将其根绝……骑其骏马,纳其美貌之妻妾以侍寝席。”[5]就再充分不过地表现了这时期男人的精神风貌。

  满族入关之后仿依汉制,在婚制上的一个反映,就是从一夫多妻制向一夫一妻多妾制的转化。虽然从表面上看,至晚到乾隆朝以后,满族的婚制与汉人已大致相同,但按细之,仍能找到一些独特点。加之清代旗人纳妾之风盛行,会为当时的社会带来诸多意料之外的后果,特别是在满汉民族关系方面。因此,对清代满族妾制的特点,对“妾”这个在当时满族社会中颇为特殊的群体进行较为详细的探讨,恐怕是不无意义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实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