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跨学科 >> 敦煌学
将敦煌学做大做强 ——访敦煌学学者郑炳林
2016年10月27日 09:32 来源:兰州日报 作者:孔德胜 字号

内容摘要:1956年7月出生,1982年1月毕业于兰州大学历史系历史学专业并留校任教,从事历史文献学(敦煌学)和中国历史地理学的教学和研究。

关键词:敦煌学;郑炳;学者;敦煌;兰州大学

作者简介:

  陕西省黄陵县人。1956年7月出生,1982年1月毕业于兰州大学历史系历史学专业并留校任教,从事历史文献学(敦煌学)和中国历史地理学的教学和研究。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学科评议组成员,甘肃省社科联兼职副主席,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被授予甘肃省优秀专家、甘肃省教学名师、全国教育系统职工职业道德建设标兵。中国史学会理事,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副会长,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评审专家,国家艺术科学基金项目评审专家。兰州大学中国史一级学科博士点和历史文献学国家重点学科负责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在《历史研究》、《中国史研究》、《文史》等杂志上发表论文170余篇,出版《敦煌地理文书汇辑校注》、《敦煌碑铭赞辑释》等专著,主编《敦煌吐鲁番文献研究》、《敦煌归义军史专题研究》等著作。主编敦煌往事丛书、敦煌博士文库、敦煌研究文库、西北史地文化研究文库、丝绸之路石窟研究文库等。

  “敦煌在中国,研究在国外。”这句话刺激着国内众多的敦煌学专家,郑炳林也是其中之一,作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的他就是希望通过努力,能将敦煌学做大、做强,为国争光。

  郑炳林出生在陕西省黄陵县,现如今已经是国内外著名学者的他,在小时候也是“顽童”,他回忆说:“我上小学时非常调皮捣蛋,经常挨揍。那时村上和我年龄相仿的有二十多个孩子,经常打群架。记得我小学第一位老师是女老师,她给我们上课经常被气哭。女老师走后,来了一位男老师,这位老师很厉害,他不打我们但是掐我们,胳膊上经常有被掐紫的痕迹,所以我们都害怕他,学习风气也开始转变,不久在附近的几个公社中成了教学的模范。这个老师走后又来了一位老师,这位老师身体不好,但把我们管的更严了,大家的学习有了很大改观。记得在升中学考试时,同学们都考得非常好,我考了第一名。老师一高兴给我剃了个光头。”

  高中时期,郑炳林赶上了学工学农,上了半学期课的他就被派到公社的拖拉机站去开车,一开就是一年多,高中生涯也就这样度过了。毕业回到农村家中的郑炳林根本看不到自己的前途,于是他利用自己开拖拉机的一技之长到拖拉机站工作。也正是在这期间,国家恢复了高考,在很多同学放弃参加高考的时候,郑炳林看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他毅然参加了高考,并考取了兰州大学历史系。郑炳林告诉记者:“1976年年底我在当地葡萄寨劳动,一天和工友吃饭时听到公社的广播里说高考恢复了,这对我触动很大,认识到这是改变人生的一个机遇。当时我询问在葡萄寨的同学,他们都不准备参加高考,于是我就借了同学的高中课本,准备复习参加高考。记得借完课本后决定第二天就走,去拖拉机站请假。当晚刚睡下不久我就醒了,看到窗台很亮就起来准备走,出房门一看,天还没亮,只是月光太亮以为天亮了。当时也没了瞌睡就往拖拉机站走,走了一夜,路上不仅要趟河,最害怕的就是狗叫,过村子时狗突然一叫,让人头皮发麻。天亮到拖拉机站向站长请假,可站长很恼火根本不同意。我当时也犯了倔劲直接回家复习去了。后来到冬耕结束车长开着拖拉机回到了站里,结果站里以为我去开拖拉机了,而开拖拉机的车长以为我请假了,复习的事情就‘暴露’了。记得当时站长在广播里喊‘郑炳林限你马上到站里报到,不来就处罚你。’没办法只能回到站里白天干活晚上复习。晚上复习我就点上柴油灯,一夜夜复习,几天下来工友受不了了,我就搬到了副站长房间,又过了几天副站长也受不了了,我就搬去了食堂。坚持了一个月参加了考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婷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