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及其当代价值研究
2018年01月31日 08:50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作者:邵发军 字号

内容摘要:在这些重要的论述里面,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由萌芽到发展再到系统化,由两岸“血脉相连的”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到“亚洲命运共同体”再到“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出可以认为是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的共同体思想,是从‘抽象共同体、虚幻共同体’走向‘真正的共同体’过程中需要经历的阶段:对人类整体来说,仍然存在国与国、家与家的‘抽象共同体、虚幻共同体’的现阶段,通过‘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打造.二、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基本内容分析基于国际社会共生关系的客观现实和中国发展融入世界发展的内在性要求,习近平吸取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髓,依据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共同体思想的基本原则,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博大精深,内涵丰富,特征鲜明。

关键词:共同体;人类命运;习近平;发展;中国;文明;国际社会;共生;阶级;人类社会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邵发军(1968- ),男,河南周口人,河南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研究。

  原发信息:《社会主义研究》(武汉)2017年第20174期 第1-8页

  内容提要:“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习近平治国理政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基于人类社会共生性关系的现实,以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为核心价值,吸收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优秀成果,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共同体理论和党的几代领导人国家战略思想。它集统一性、全面性、系统性和综合性于一体,以“五位一体”为核心支柱。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社会共同体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拓展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它以中国的智慧建构了国际社会关系发展过程中新的交往范式。

  The thought of "human destiny community"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Xi Jinping's idea of governing the country.It based on symbiotic relationship reality of human society,which takes the common value of human society as the core value and basic content,absorbs the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of the traditional culture of the Chinese nation,and inherits and develops Marx's theory of social community and the national strategic thoughts of the party leaders of several generations.It ha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unity,comprehensive,systematic and comprehensive,which takes "five in one" as the core pillar.Xi Jinping's thought of human destiny community is the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of Marxist thought of social community and expands theory of the Chinese characteristic socialism.It constructs the social relations with China's wisdom in the process of the development of the new paradigm of communication.

  关 键 词: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国家战略/全球化/Xi Jinping/Human Destiny Community/Country Strategy/Globalization

  标题注释:2017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研究”(17BKS081)。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共提“人类命运共同体”100多次,其规格之高、频率之快、内容之广、立意之深,为世人瞩目。在这些重要的论述里面,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由萌芽到发展再到系统化,由两岸“血脉相连的”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到“亚洲命运共同体”再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由基于共同发展的实体性的利益共同体到虚拟的“网络命运共同体”再到与全人类的共同价值相连接的理性关系共同体,它显示出了由国内提出到周边扩展再到国际传播的时空拓展特点,习近平对此进行的多维度、多视角、多意蕴的阐发,基本上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话语体系。它既是习近平以深邃敏锐的时代眼光和丰厚的理论修养对当今世界国际形势和人类的文明进程给以深刻洞察的结果,又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必然要求。

  一、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形成的时代依据和理论基础

  (一)国际社会共生性关系的生成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形成的历史性依据

  随着人类历史中“大航海时代”的到来,世界历史的进程展现出了两大基本发展趋势,其一是以资本扩张为驱动轮并通过经济全球化完成拓展疆土的共生关系的发展趋势,另一个是以民族自决与独立、民族国家建立与建设的发展趋势。在这两个基本趋势中,主权与利益原则相统一的后者寓于经济全球化为驱动力的前者之中,二者虽具张力却共生共存,共同存在于跌宕起伏波澜壮阔的世界历史的形成与发展之中,国际社会关系的这种统一性规制了现存国际体系内在本质上所具有的国际社会的共生性。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对这一国际社会的共生性关系的逐步形成做了精到的描述:“资产阶级,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①马克思恩格斯所提出的“世界历史”理论蕴含着丰富的“社会共同体”思想,当血缘和地缘这一自然共同体被世界货币——资本“抽象”共同体瓦解之时,人类的命运就此而被改变,他们将通过不同的发展形式和发展道路而走向未来的共同体,其间经历了血与泪的苦难、生与死的煎熬,可以说,世界历史的形成过程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成过程。

  马克思恩格斯在这里揭示了物质的生产、消费与精神的生产成为世界性的生产,人类社会从而开启了一个相互依存和共生的新时代,它质别于传统的以血缘和地缘为核心的自然共同体时代。一百多年的大发展,马恩所提出的世界历史已经展露出来它的基本面目。一方面,国际社会自1648年威斯特伐利亚和会建构国家主权及其国际体系以来,新旧国际体系的交替是以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作为根据的,而由此导致的传统型大国竭力遏制与削弱新兴大国的崛起和挑战,这是国际社会关系发生动荡的根本性原因。另一方面,伴随着经济全球化与网络化的强劲发展,国际体系与全球体系的共生共存及其矛盾关系就成为当今国际社会的共生型结构关系。“和平发展时代里,由于存在国际体系与全球体系两个体系并存而又互动联系的局面,国家有可能先搁置国际体系共生网络权力争议的困惑,优先解决全球体系中当今面临的诸多经济、金融、气候变化等迫切需要全球共同治理的问题,优先求得全球体系共生网络的和平发展,从而为国际体系共生网络治理积累条件。”②人类共同面临的多元共生相互依存的国际社会关系,使得“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出现成为必然,今天人类必须以共同体的意识和眼光来看待我们所处的世界,共同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积极建构全球共同价值观,汇聚世界性眼光,开启世界性视野,才能够从相互封闭走向开放包容,从猜忌隔阂走向日益增多的互信认同,才能和谐共处与共同发展,人类才能有共同的未来。

  (二)当代世界的主要矛盾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形成的内在性依据

  当代国际社会共生性关系所呈现出来的更多的只是经济利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共生性特征,显现的绝非是社会道路和社会制度上的共生性特征。纵观殖民主义演绎自身存在的历史乱象与霸权主义争斗世界格局铁一般的事实,审视“虎狼”式地扼杀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景象,再俯瞰当下某些资本主义国家“狼群”式的围堵社会主义国家的现状,我们决不能被国际社会关系的表面现象所遮蔽。

  鉴于国家在国际社会共生网络中居于核心地位的这一现实,必须考察国家的社会属性才能获得本质性的认识。任何国家绝非中性意义上的实体性存在,决定其社会属性的乃是国家根本性的社会制度。毋庸讳言,当今社会制度无非是资本主义制度与社会主义制度世界性的格局里存在着,这是一个铁的现实。这种社会制度的对峙绝非是经济属性上的共生性关系,从历史逻辑来看,它们是先后关系,前者的灭亡与后者的胜利不是理论逻辑论证的结果,而是历史逻辑的必然性结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