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如何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如何培养问题意识?
2018年03月21日 09:18 来源: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 作者:唐正东 字号

内容摘要:《实践与文本》人物访谈唐正东教授长期从事马克思恩格斯原著选读课程的教学工作,十几年来他对如何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深有心得。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唐教授来和我们谈一谈:如何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在阅读原著的过程中,是应该全面地阅读还是选择性阅读?如何增加相关的理论支援背景?我们又该如何从《资本论》等经济学文本中读出哲学思想?而硕士生应该选择性地着重阅读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的几个重要关节点上的最经典的著作,比如马克思从唯心主义转向一般唯物主义时的著作《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紧接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

关键词:哲学;阅读;著作;马克思恩格斯;研究;学术;批判;政治经济学;理解;原著

作者简介:

  《实践与文本》人物访谈

  唐正东教授长期从事马克思恩格斯原著选读课程的教学工作,十几年来他对如何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深有心得。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唐教授来和我们谈一谈:如何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在阅读原著的过程中,是应该全面地阅读还是选择性阅读?如何增加相关的理论支援背景?我们又该如何从《资本论》等经济学文本中读出哲学思想?

  唐正东教授还将和我们分享——如何培养问题意识,在原著中寻找问题?他多年来从事政治经济学批判研究,背后的问题意识是什么?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将问题意识转化成论文选题?如何进行学术史的梳理?

  如何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

  一、如何阅读原著,是全面地阅读还是选择性阅读?

  对于马克思主义研究来说,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本身就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我的观点是,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是一个长期的、不断的事业,你的研究推进到什么程度,你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选择和深度就应该推进到什么程度。所以,这并不是在静态层面单独回答的数学问题,而是一个随着研究推进不断深入的问题。比如说,对于本科生来说,阅读马克思恩格斯原著的要求就是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内容和发展的基本脉络;对于硕士生来说,就要求仔细了解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具体内容和发展的逻辑进程;对于博士生来说,就要从文本辨析的角度研究发展逻辑,研究文本内容,去谈论学术界关于文本研究所得出的观点是否正确,提出自己的观点,推进学术研究的视野。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虽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卷数繁多,现有中文版50卷,又涉及到MEGA版的100多卷以及相关德文文献,但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应该量力而行,量我们的研究需要而行,对不同的学习者与研究者提出不同要求。

  如果是研究生有条件应该涉及德文文献,对于博士生来说最好要能够做到这一点。在这个基础之上,我们再来思考是选择性地阅读还是都要阅读。如果是博士生不应该选择性阅读,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中的文献都要阅读。而硕士生应该选择性地着重阅读在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史的几个重要关节点上的最经典的著作,比如马克思从唯心主义转向一般唯物主义时的著作《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和《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紧接着《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从一般唯物主义转向历史唯物主义时的著作《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研究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现实工人运动相结合的应该阅读《共产党宣言》,研究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和政治经济学批判相结合的应该阅读《资本论》及其手稿。由此可见,选择和我们的阅读目的是相结合的。而博士生不仅要阅读关节点上的文章,而且连接每个关节点上进行过渡的细节的文章也需要阅读。比如,不仅仅要阅读《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和《神圣家族》,《神圣家族》之前的《穆勒评注》也要阅读,《神圣家族》和《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之间的《评李斯特》也要阅读,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和《德意志意识形态》之间的《布鲁塞尔笔记》以及其他著作也要阅读。因此,这与研究的推进力度是密切相关的。另外,即使是在五十年代马克思把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运用到政治经济学批判的时候,对于博士生来说还有《伦敦笔记》也需要阅读。总之,在什么样的研究层次上,就要提出什么样的阅读要求。

  二、在阅读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时,如何增加相关的理论支援背景?

  马克思主义哲学经典著作以及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的研究经过了几个阶段,我们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才开始开展真正意义上比较深刻的我们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我们第一个阶段只要阅读马克思恩格斯经典著作,但进入第二个阶段这就不够了,因为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涉及到了很多同时代人的著作,其中又涉及很多对同时代哲学家、经济学家、空想社会主义者的著作的批判。因此,我们如果不了解他们的批判对象的思想,只看他们自己的思想,那么看似我们直接面对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但实际上这会影响我们理解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深刻性。所以,我个人主张我们进入研究的第二阶段,必须推进对马克思恩格斯同时代的其他思想家,尤其是马克思恩格斯在著作中评点到、吸收到、批判过的思想家观点的研究。比如像布鲁诺·鲍威尔、蒲鲁东、赫斯、亚当·斯密、李嘉图等人的观点,只有我们知道他们的观点之后,我们才能深刻地理解马克思恩格斯批判他们观点时所获得完整的思想内容。当然,有人会说,那你只要看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他们的观点的著作中间列举的他们的观点就行了。这个观点我不完全认同,首先,我要肯定这样一种观点,这种做法是有他的道理的。主要表现在我们能够比较准确地把握马克思恩格斯批评他们观点的一种价值立场或者方法论立场。比如说,马克思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那么他在批评蒲鲁东的政治经济学的形而上学的时候,在一开始就能直接抓住蒲鲁东的问题之所在,所以这个首先是要肯定的。但是,因此有一个问题,马克思在他的著作中是不可能把他的批评对象的著作内容原原本本地全部展现出来。如果我们只看马克思恩格斯批判他们的那个观点,并以此为基础来了解被批评的那个对象的观点,我们就有可能不能够了解这些被批评对象的思想的全貌。从而带来的问题是,马克思是在看了他们整个观点之后去写他的批判文章的,我们如果只看了马克思批他们的观点就去了解马克思自己的观点,我们就会有很大的局限性。这样我们不能够准确地把握住马克思所做的理论批判的真正的内涵和深度,也许我们会表面地了解马克思的一些批判理论的深度,这会对我们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带来很大妨碍。所以,我个人主张,要去推进对马克思同时代的理论家的著作阅读。这是第一个方面,这个问题其实还有第二个方面,就是如果我们注意了这个角度的话,我们的眼光会越来越宽阔,因为马克思同时代人的有些思想家过去是没有进入我们的解读视域的。比如像德国当时研究社会经济史的舒尔茨,写作了《生产运动》,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间曾经大量引用过这本书。还有安德鲁·尤尔等英国的工业经济学家,尤尔的《工厂哲学》也是被马克思大量引用,还有英国的经济学社会主义者。我们原来研究马克思恩格斯的哲学基本上都是从哲学到哲学的路径,我们的参照对象往往是黑格尔、费尔巴哈、青年黑格尔派。这些没有错,但是还不够,我们还要拓展更多的马克思的参照对象。因为马克思是很独特的一个哲学家,他是新唯物主义哲学,与西方传统的形而上学哲学不同,马克思是从现实历史过程的分析中间去理解历史的内容以及人类解放的路径。所以,他的新唯物主义哲学势必会跟政治经济学研究、政治思想研究,也就是法国的社会主义理论史研究,当然还包括德国的哲学研究紧密关联。因而,如果我们不能把马克思同时代的、包括我们刚才提到的那些我们原来没有注意的思想家的著作纳入进来,就会妨碍我们对马克思恩格斯自己思想的研究。比如说,如果说不能对当时德国的研究,对舒尔茨的《生产运动》这本书有所了解,就会影响我们怎么样理解马克思从分工和所有制的角度对社会历史的分析,也就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分析。所以,我个人主张我们到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史研究的第二个阶段,不是说应该不应该的问题,而是必须推进和马克思恩格斯同时代思想家的研究。我们一旦注意到了这一点,我们就能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理论空间。我们原来没有注意、没有进入我们视野的人一个个都活灵活现地跳出来,然后我们能抓住这些人,从而更加全面地深度理解马克思恩格斯的哲学发展史。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