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当今俄罗斯马克思主义学界主要观点评析
2018年05月02日 09:46 来源:《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 作者:户晓坤 字号

内容摘要:重估马克思主义俄国化以及苏联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经验与当代价值,成为21世纪俄罗斯马克思主义研究的重要领域及其理论特色。一、俄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实践及其当代价值雷斯科夫(Ю.Лысков)全面而详实地分析了俄国革命的发生与苏维埃制度的形成。俄国革命曾是苏联史学界的“宏大叙事”和核心问题,在经历了20年的社会转型和学术转型之后,俄罗斯学者逐渐改变了苏联时代关于革命性质、意义、影响的政治化研究范式,以及苏联解体后否定革命意义的非学术化态度。在上述关于俄国革命与苏联社会主义实践的主要立场中,学者们从历史发生学视域出发,在较长历史时段的分析比较中,以俄国现代化道路的展开及其内外部矛盾冲突作为重新审视俄国革命当代价值的整体框架,即从革命前沙皇政府自上而下政治改革的失败,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军事失利.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矛盾;俄罗斯;政治;俄国革命;实践;研究;苏联社会主义;批判;科尔

作者简介:

  俄罗斯是现代世界体系中具有独特性与矛盾性的民主国家, 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作为充满悖论的历史性抉择贯穿了整部近现代史,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并未真正摆脱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道路之争。当代俄罗斯马克思主义学者对国家转轨后“官僚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边缘资本主义”的批判以及对21世纪社会主义的探索, 在资本逻辑全球化背景下将上述深层矛盾推向新的时代高度。经过极端诋毁和客观反思阶段, 马克思主义在俄罗斯作为非官方意识形态重新进入学术研究领域, 以奥伊泽尔曼为代表的“反思的马克思主义”和以布兹加林、科尔加诺夫等为代表的“批判的马克思主义”成为当今具有代表性的学派, 重估马克思主义俄国化以及苏联社会主义实践的历史经验与当代价值, 成为21世纪俄罗斯马克思主义研究的重要领域及其理论特色。

  一、俄国革命与社会主义实践及其当代价值

  雷斯科夫 (Ю.Лысков) 全面而详实地分析了俄国革命的发生与苏维埃制度的形成。雷斯科夫力图跳出已有观念和意识形态对俄国革命性质的评价, 基于俄国寻求现代化转型困境与矛盾阐释苏联社会主义的历史性实践。他区分了对历史事件和行动者的道德评价与科学解释, 以社会各阶层之间在利益以及思想上的冲突再现革命进程的矛盾运动与力量博弈。雷斯科夫将十月革命理解为一场“未尽的革命”, 其发生具有偶然状态下的突变特征, 呈现出了社会暴力革命中胜利和失败共存的逻辑。虽然第一次世界大战所引起的粮食危机成为革命的导火线, 但是土地问题却构成了决定俄国革命性质与走向的关键, 在当时俄国内外困境中马克思主义、民粹主义、自由主义、经济主义等社会思潮和政治主张互相碰撞与斗争, 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俄国化的特殊样态。雷斯科夫讨论了革命各阶段布尔什维克党人所面临的主要矛盾, 以及在矛盾的推动下马克思主义与俄罗斯社会现实的历史性结合, 尤其是列宁对俄国道路的探索、现实策略及其与托洛茨基主义的斗争。

  留基戈 (А.Рюдигер) 以独特的历史哲学视角比较法国大革命与俄国革命展开进程中的相似性及其深远影响, 进而对俄国革命的世界历史意义进行深刻反思, 并强调应该走出简单标签化的历史主义阐释范式以及马克思主义左派大革命史学传统, 尤其是苏联时代以社会制度的不同将两次革命绝对对立起来的倾向。[1]俄国革命在很大程度上效仿并继承了法国大革命传统与思想遗产, 其政治意义和普遍影响远远超过了纯粹的历史事件本身, 如果用生产力或生产关系变革来解释革命爆发的根源问题, 必然导致经济决定论, 剥夺了政治的独立性, 即以先进阶级意识作为社会发展主导思想, 进而实现社会自我变革的可能性。留基戈力图围绕暴力革命这一现代政治的重要理念, 考察其如何构成了苏联社会主义运动的政治理解和政治行动。与法国大革命相似的是, 俄国革命带有强烈的政治理想, 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革命作为历史必然趋势的合法性, 工人群众相信革命是表达和实现其政治意志的正当方式, 而人民意志作为实现政治变革的根本动力和充分手段, 在共产主义信念支撑下找到了自我解放的途径, 即暴力革命。政治的现代化为革命提供了合法性根据, 追求自由解放的政治意志使无产阶级成为创造历史的主体, 上述政治理想所释放的情绪与力量将革命推向顶点。当革命耗尽对旧制度的破坏力, 社会从政治理想中摆脱出来, 仍然需要面对俄国落后而薄弱的社会经济现实, 利益的革命取代了意识形态的革命, 因此, 巩固并延续革命成果便成为社会主义政权形式的至关重要问题。但是, 俄国革命的意义在于, 创造了全新的政治文化, 作为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之必然趋势的反抗, 深远地影响了世界各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 从而改变了世界历史的方向。

  巴京 (И.Пантин) 以现代性困境来阐释俄国革命。[2]巴京指出, 对于二月革命前的俄国而言, 最为迫切的是建立一个能够对外抵抗威胁、对内有效组织动员的强大民族国家, 从而使落后的俄国能够完成现代化的任务。十月革命作为现代性模式的抉择, 是对19世纪以来西方资本主义文明全球扩张的拒斥与反抗。马克思提出了跨越卡夫丁峡谷的社会发展理论与现实路径:在合理地扬弃资本主义社会内在矛盾的前提下发展新文明类型。列宁将马克思主义与俄国革命的迫切任务相结合, 建构了适用于落后和不发达国家的、具有阶段性和过渡性的现代化策略。“苏维埃政权加电气化”的主张意味着, 首先进行革命夺权创建新国家、确立新的社会组织制度, 这一阶段性目标完成后再进行大规模现代化经济建设。因此, “革命” (制度的变革创新) 便成为现代性任务启动的第一步, 十月革命不过是选择与转变了现代性方案的实现路径, 并充分推进了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人民创造历史”的基本原则, 把人民群众看作是现代性制度创新的根本动力和主导阶级, 采取和信奉自下而上、进行广泛社会动员的行动策略。然而, 布尔什维克以大规模的、疾风骤雨式的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方式推进革命与创造新世界, 对于俄国这样一个在民族危机环境中“被迫现代化”的后发外生型国家而言, 在诸种现代性条件和资源匮乏的情形下开启现代性规划, 必然导致俄国革命的成果岌岌可危。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