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头条
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的内在逻辑
2019年11月15日 09:18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0期 作者:田心铭 字号
关键词: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

内容摘要:从大历史观的视野看,决定70年来历史基本进程的主要因素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

关键词: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指出:“前进征程上,我们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全面贯彻执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伟业。”要深刻理解这一重要结论,就要研讨70年来历史性变革中的内在逻辑。从大历史观的视野看,决定70年来历史基本进程的主要因素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其中,中国人民是历史的主体,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高举着的带领人民前进的旗帜,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这些基本因素之间的本质联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建立并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创造了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这就是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历史规律,这就是历史性成就背后的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优势。

  关 键 词:中国人民 中国共产党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马克思主义

  作者简介:田心铭(1947- ),教育部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 100091)。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奋斗,谱写了一部感天动地的史诗。2019年10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指出:“前进征程上,我们要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全面贯彻执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伟业。”这是科学总结70年历史经验得出的重要结论,为我们今后在前进征程上继续奋斗指明了方向。

  深刻理解这一重要结论,弄懂“为什么”,需要把握70年来历史性变革中的内在逻辑。2019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讲到新中国70年来的巨大变化时,提出了研究这一“内在逻辑”的任务。他说,要“深刻解读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讲清楚历史性成就背后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优势,更好用中国理论解读中国实践”。解读这一内在逻辑应该运用什么样的方法?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论述如何研究五四运动时提出,“要坚持大历史观”。我们研究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也要坚持大历史观。

  蕴藏在70年历史性变革中的内在逻辑,具有极为丰富的内容。在大历史观的视野中,历史的内在逻辑就是决定历史基本进程的主要因素之间的本质联系,即规律性。坚持大历史观,就要在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史、近代以来170多年斗争史和世界历史的宏观视野中,去探讨70年历史性变革的主体、领导核心、方向和道路、基本原则等重大问题,探求其中的规律性。笔者认为,从大历史观的视野看,决定新中国70年来历史基本进程的主要因素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本文就这些因素的地位、作用以及它们之间的本质联系作一些探讨。

  一、人民群众是历史的主体

  探求新中国70年变革的内在逻辑,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70年来的成就是谁创造的?谁是实现变革的主体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反复证明,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主体力量。”他反复阐明了一个真理: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历史进步的根本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阐述了人民群众在改革开放中的主体作用。他指出,改革开放是亿万人民自己的事业,人民群众是改革开放事业的实践主体。“改革开放在认识和实践上的每一次突破和发展,改革开放中每一个新生事物的产生和发展,改革开放每一个方面经验的创造和积累,无不来自亿万人民的实践和智慧。”2018年12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指出:“40年来取得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别人恩赐施舍的,而是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用勤劳、智慧、勇气干出来的!”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成就,同样是由作为历史主体的亿万中国人民干出来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说:“70年来,全国各族人民同心同德、艰苦奋斗,取得了令世界刮目相看的伟大成就。今天,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撼动我们伟大祖国的地位,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前进步伐。”70年来中国取得的经济发展奇迹和政治稳定奇迹,中华民族迎来的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都是党领导人民创造的。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唯物史观的这一基本原理深刻揭示了全部人类历史的真正动力,回答了谁是历史创造主体的问题。旧的历史理论的一个主要缺陷,就是看不到历史活动是群众的事业,看不到人民群众的力量,把群众看作消极的因素,把历史看作是由少数人的意志或社会之外的某种神秘力量创造的。马克思主义揭示了历史是由人民创造的,这是社会历史观上的根本变革。习近平总书记说:“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他强调:“坚信群众是真正英雄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不能丢。”中华民族数千年来的伟大历史成就,都是中国人民自己创造的。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人民是伟大的人民。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国人民依靠自己的勤劳、勇敢、智慧,开创了各民族和睦共处的美好家园,培育了历久弥新的优秀文化。”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力量没有充分发挥和显现出来,而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成就无论是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还是同中华民族以往数千年的历史相比,都是世所罕见的。这是为什么?这里的区别就在于,人民是否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成为国家和社会的主人。人们都是在一定的前提和条件下从事历史活动的,所以人民群众作用的发挥是受社会历史条件限制的。在以往的阶级剥削和阶级压迫社会制度下,人民群众的力量和智慧受到压抑和摧残。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后不久,列宁深入研究了俄国不同社会制度下人民群众发挥历史作用的不同条件。他说:“有才能的人在人民中间是无穷无尽的,可是资本主义却把他们成千上万乃至成百万地摧残、压制和窒息了。”而社会主义“把真正大多数劳动者吸引到这样一个工作舞台上来,在这个舞台上,他们能够大显身手,施展自己的本领,发现有才能的人”。列宁预言,“胜利是属于被剥削者的”,因为“一切奋不顾身的、有思想的、真诚的、勇往直前的、正在觉醒过来建设新事物的、蕴藏着无穷的精力和才能的所谓‘老百姓’,即工人和农民的那种取之不尽的力量是属于他们的”。“胜利一定是他们的。”毛泽东也是这样看待不同社会条件下人民群众的历史作用的。他在论述俄国十月革命时说:“过去蕴藏在地下为外国人所看不见的伟大的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精力,在列宁、斯大林领导之下,像火山一样突然爆发出来了。”在新中国诞生前夕,毛泽东高瞻远瞩地预见到,掌握了自己命运的中国人民将会奇迹般地创造新中国的历史,他豪迈地宣布: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历史证明了毛泽东的预言。64年后,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时,习近平总书记重申了这一论断。

  人民不是一个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一个具体的、有血有肉的人。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崭新国体。新中国的成立实现了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改变了几千年来人民受剥削被压迫的地位,使人民成为社会和国家的主人,这就使得蕴藏在亿万中国人民中的积极性和创造精神在新中国灿烂的阳光下迸发出来,万众一心,紧密团结,汇聚起不可战胜的磅礴力量,成为社会变革和国家发展的强大推动力。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发挥聪明才智,勤奋工作,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主力军和生力军作用。尤其是工人阶级,成为国家的领导阶级和建设国家、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主力军。

  人民是历史的主体,是历史的根本动力,是新中国的主人,所以在前进征途上,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

  二、中国共产党领导是根本保证

  中国人民70年来能够充分发挥历史主体作用的根本原因,在于有了中国共产党领导。党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所以能够充分调动亿万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精神,共同奋斗。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加强党的领导是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保证。”他强调:“没有中国共产党,哪有社会主义中国?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哪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党的领导是“根本保证”,所以在前进征程上,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

  马克思主义从其在《共产党宣言》问世之日起,就阐明了工人阶级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共产党人与工人阶级的关系,为党领导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争取自身解放、推动历史前进奠定了科学理论基础。无产阶级在资产阶级社会中的地位决定了它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自己。所以,“过去的一切运动都是少数人的,或者为少数人谋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的运动是绝大多数人的,为绝大多数人谋利益的独立的运动”。共产党人同全体无产者的关系则在于,一方面,“他们没有任何同整个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的利益”;另一方面,“共产党人强调和坚持整个无产阶级共同的不分民族的利益”,“共产党人始终代表整个运动的利益”,因而胜过其余无产阶级群众和政党,成为“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这表明,工人阶级的阶级地位决定了它与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一致,肩负着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而共产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它能够领导工人阶级和人民群众解放自己、解放全人类。马克思在他起草的纲领性文件《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中指出:“无产阶级在反对有产阶级联合力量的斗争中,只有把自身组织成为与有产阶级建立的一切旧政党不同的、相对立的政党,才能作为一个阶级来行动。”“为保证社会革命获得胜利和实现革命的最高目标——消灭阶级,无产阶级这样组织成为政党是必要的。”

  列宁系统地阐述了无产阶级政党学说。他指出:“党是阶级的先进部队,是阶级的领导者和组织者,是整个运动及其根本和主要目的的代表。”在共产党、无产阶级和全体被剥削劳动群众之间,必须建立正确的相互关系。共产党能够“领导全体无产阶级的一切联合行动,也就是说在政治上领导无产阶级,并且通过无产阶级领导全体劳动群众”。列宁在领导苏维埃俄国时明确指出:“在我国,国家政权的一切政治经济工作都由工人阶级觉悟的先锋队共产党领导。”

  中国共产党是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建党学说建立起来的党。党的建设是中国革命的三大法宝之一,党的建设理论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毛泽东通过对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阐明了无产阶级是革命的领导阶级。“中国革命如果没有无产阶级的领导,就必然不能胜利。”中国无产阶级中的一部分比较先进的人,在十月革命以后学习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我们的党是无产阶级政党,是无产阶级的先进部队,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武装起来的战斗部队。”自从有了中国共产党,中国革命的面目就焕然一新了。历史证明:“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没有一个革命的党,没有一个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革命理论和革命风格建立起来的革命党,就不可能领导工人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战胜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人民群众离不开党的领导,而党必须依靠和领导人民群众。毛泽东深刻阐明了党的领导与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作用的关系。在党和革命政府的周围团结起千百万群众来,就能形成什么力量也打不破的铜墙铁壁,就能夺取全中国。“中国的事情,要靠共产党办,靠人民办。”“只要我们同全体人民更好地团结起来了,中国的事情就好办了。”毛泽东明确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他强调:“中国共产党是全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没有这样一个核心,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胜利。”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一贯强调坚持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他指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中国共产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处在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地位。”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制度是我们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优越性的突出特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中国共产党就是“众星捧月”的“月”,党中央是坐镇中军帐的“帅”。当今中国,没有大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力量或其他什么力量。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是最高的政治领导力量。党的领导是做好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根本保证,是我国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民族团结、社会稳定的根本点,是中华民族的命运所系。必须确保党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确保党中央一锤定音、定于一尊的权威。党的十九大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写进了《中国共产党章程》,2018年3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又把这一重要论断写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使党的这一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使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获得了最可靠的制度保障、法律保障。

  坚持党的领导,必须牢记党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和使命,坚持党的群众路线,保持党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党如果脱离群众,就不能领导群众。党的十八大后,全党开展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能否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决定着党的事业的成败。”人心向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人民拥护和支持是党执政的最牢固的根基。我们党的最大优势是密切联系群众,党执政后的最大危险是脱离群众。党的十九大把“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作为“14个坚持”的第一条和第二条,同时确立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党的十九大后,全党又开展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正因为党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才得以始终把亿万人民团结在党的坚强领导之下,创立了新中国70年的伟业。

  坚持党的领导同加强党的建设是不可分的。加强党的建设,保持党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才能坚持党的领导。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就把党的建设作为一件“伟大的工程”,提到全党同志面前。党的十八大后,党中央把“全面从严治党”作为重大战略举措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又提出,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紧密联系、相互贯通、相互作用,其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推进伟大工程,才能确保党始终成为全国人民的主心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党的十九大后,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必须有强烈的自我革命精神,在新时代把党的自我革命推向深入,解决党内存在的政治不纯、思想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实现党的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70年来,我们以党的自我革命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在坚持党的领导中加强党的建设,用加强党的建设确保坚持党的领导。这也是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中的一个内在逻辑。

  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胜利的旗帜

  中国共产党是高举着自己的旗帜领导人民创造历史伟业的。在这面旗帜上,鲜明地写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几个大字。习近平总书记说:“实践充分证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团结的旗帜、奋进的旗帜、胜利的旗帜。”

  中国共产党历来认为旗帜问题至关重要,并总是鲜明地举起自己的旗帜。建党前夕,毛泽东在1920年探索改造中国的道路时就提出:“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来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建党90多年来党和人民奋斗、创造、积累的根本成就,是党引领中国人民前进的旗帜。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在这一基础上,党在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成功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982年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第一次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标志着党把这个“主义”写在了自己的旗帜上。从十二大以来,党的历次全国代表大会逐步绘就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蓝图。从1987年的十三大到2017年的十九大,历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无一例外地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002年十六大之前表述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作为关键词写在总题目中。从十六大到十九大的报告,都在概括大会主题时鲜明地宣示“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

  邓小平1982年提出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时,就把它看作党以往长期奋斗的成果。他说,这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后来,习近平总书记更明确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改革开放新时期开创的,也是建立在我们党长期奋斗基础上的,是由我们党的几代中央领导集体团结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历经千辛万苦、付出各种代价、接力探索取得的。”这表明,虽然1982年党的十二大才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做出明确表述,但是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探索并不是从这时才开始的。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团结的旗帜、奋进的旗帜、胜利的旗帜”的重要论断,对于我们总结、概括新中国70年来的历史经验是适用的。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极为丰富的内涵。它首先是党在社会主义的实践探索中开辟出来的一条道路,后来发展成为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是“由道路、理论体系、制度三位一体构成的”。在进一步的发展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为我们的道路、理论体系、制度和文化的统一标识。

  旗帜的首要功能是指引前进方向和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成为胜利的旗帜,第一位的原因在于这是一条正确的道路。习近平总书记说:“道路决定命运。”“道路问题是关系党的事业兴衰成败的第一位的问题,道路就是党的生命。”一条道路正确与否,取决于它是否符合客观实际、符合历史发展客观规律。人们在实践中能否得到胜利,取决于思想是否符合客观实际、客观规律。这是毛泽东揭示的人们实践活动的规律。毛泽东说:“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客观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实践中失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必由之路,是创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必由之路”,就是体现了历史必然性的、符合社会发展客观规律的道路,因而是走向胜利的道路。

  中国共产党具有坚持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优良传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在理论与实践的相互作用中前进的。理论来源于实践,又指导实践。“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重要结论来自对长期实践经验的总结,又成为实践发展的科学指南。在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良性互动中,1992年党的十四大提出了“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并概括了它的主要内容,1997年十五大把“邓小平理论”写在了自己的旗帜上。2002年的十六大和2007年的十七大先后确立了“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十七大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以此概括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成果。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习近平在十七大后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我们党的伟大历史性创造,“体现在实践上,就是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体现在理论上,就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而“‘旗帜’,则体现了‘道路’和‘理论体系’的有机统一”。2012年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实践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在理论上,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新时代引领中国前进的旗帜。

  党的理论和实践发展的成果必然凝结为制度。2012年党的十八大总结制度建设的成果,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作出明确概括,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就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等基本政治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以及建立在这些制度基础上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等各项具体制度。习近平总书记阐明了实践、理论与制度之间的关系。他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实践、理论、制度紧密结合的,既把成功的实践上升为理论,又以正确的理论指导新的实践,还把实践中已见成效的方针政策及时上升为党和国家的制度。”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推动着制度创新,制度创新以实践为基础、以理论为指导,集中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点和优势。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党中央明确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党领导人民不断探索,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形成和发展党的领导和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军事、外交等各方面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日趋成熟定型,为政治稳定、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社会安宁、国家统一提供了有力保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又一个重要方面。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在不同的经济和社会环境中,人们生产不同的思想和文化。思想和文化建设决定于经济基础,又对经济基础产生反作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毛泽东在新中国成立前夕指出:“伟大的胜利的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大革命,已经复兴了并正在复兴着伟大的中国人民的文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的伟大历史性变革,带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大繁荣大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中华民族5000多年文明历史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铸造着中华文化新的辉煌,成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精神动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个有机整体。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对其中的道路、理论体系、制度和文化分别作出明确定位,从而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出了完整概括。他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创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指导党和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制度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是激励全国各族人民奋勇前进的强大精神力量。”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面旗帜,凝聚人心,指引航向,是我们实现伟大历史性变革、取得一切成就和进步的根本原因。

  四、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是我们党的基本遵循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伟大成果。

  2018年5月,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时,习近平总书记回顾并总结了马克思主义“深刻改变了世界,也深刻改变了中国”的历史。他用三个“结合起来”,实现三个“伟大飞跃”对党带领中国人民创造人间奇迹的历史作出概括:一是在中国共产党诞生后,“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实现了中华民族从东亚病夫到站起来的伟大飞跃;二是改革开放以来,“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改革开放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实现了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的伟大飞跃;三是在新时代,“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新时代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迎来了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近百年的历史,包括新中国70年的历史,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日益结合的历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马克思主义就是我们党和人民事业不断发展的参天大树之根本,就是我们党和人民不断奋进的万里长河之泉源。”

  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是我们党总结长期实践中成功和失败的经验和教训,在党的七大上确立的基本原则。1945年党的七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规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一切工作的指针”,宣告了这一原则的确立。1982年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上第一次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时,说这是“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得出的基本结论”,揭示了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坚持“结合”原则之间的关系。2016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时,总结党的历史经验,提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8条要求,将“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际和时代特点紧密结合起来”列于第一条。党领导人民奋斗的历史和党在重要历史关节点上的总结、宣示告诉我们,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是党一贯坚持的基本原则,也是新中国70年实现历史性变革的根本经验。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具有改变世界的伟大力量,是因为它是科学的理论、人民的理论、实践的理论、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深刻改变了中国,是因为它同中国人民的实践发生了联系,被中国人民所掌握;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带领中国人民成就历史伟业,是因为它既坚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又坚持从中国实际出发,也就是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原则。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开辟出来的道路。这是一条既符合社会发展普遍规律又符合中国国情的道路。社会发展有其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是科学的理论,是因为它“创造性地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中国共产党人学习马克思主义,首先就是“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思想”。马克思之前的旧历史理论的一个主要缺点,就是没有探索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马克思创立的唯物史观证明了“历史进程是受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的”,揭示了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为人民指明了实现自由和解放的道路。从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多次奋斗却都失败了,究其原因,就是没有找到一条符合社会发展客观规律和中国国情的正确道路。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后,在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的进程中诞生的中国共产党,用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把“走俄国人的路”同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实际相结合,找到了一条分“两步走”,经过工人阶级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通往社会主义的道路。新中国成立后,党又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开创了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邓小平说,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问题,“就是普遍真理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的问题”,“普遍真理就是要消灭资本主义,消灭剥削,实现社会主义”,我们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采用了和平改造的办法,实践证明这是比较好的办法。当我国进入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时,毛泽东在1956年提出,我们要进行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的“第二次结合”,找出在中国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他以苏联的经验为借鉴,总结中国的经验,论述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的十大关系,独立自主地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国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成功开辟出一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又迎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坚持从我国国情出发,探索并形成了符合中国实际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他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创立的制度,体现着社会主义的普遍规律与中国具体国情的统一。

  在政治制度方面,我国实行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实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行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这样的一套制度安排,尤其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既体现了马克思主义揭示的人民当家作主这一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和核心,又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我们党自成立之日起,就致力于建设人民当家作主的新社会,提出了关于未来国家制度的主张,并领导人民为之进行斗争。1940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鲜明地高扬“共产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的旗帜,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阐明了中国的国体和政体问题,提出:“中国现在可以采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省人民代表大会、县人民代表大会、区人民代表大会直到乡人民代表大会的系统,并由各级代表大会选举政府。”新中国成立后,这一构想被付诸实践,变成了现实,解决了近代以后中国面临的建立什么样的政治制度这一历史性课题,解决了党领导人民取得革命胜利后国家政权应该怎样组织、国家应该怎样治理这一关系国家前途、人民命运的根本性问题,对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作出了根本性制度安排。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践充分证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体现社会主义国家性质、保证人民当家作主、保障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好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统一战线理论、政党理论、民主政治理论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伟大成果;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党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同中国民族问题具体实际相结合确立的制度。

  在经济制度方面,我们党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指导实践,建立并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基本分配制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政治经济学的根本只能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不能是别的什么经济学。”他深入阐述了党是如何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将其同我国经济发展实际相结合的。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生产资料所有制是生产关系的核心,决定着社会的基本性质和发展方向。”党总结正反两方面经验,确立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强调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又指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分配决定于生产,又反作用于生产”。我国从实际出发,确立了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实践已经证明,这一制度安排有利于调动各方面积极性,有利于实现效率和公平有机统一。习近平总书记还强调,要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过程,是理论和实践相互作用、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良性互动的过程,因而“结合”取得的伟大成果,包括理论成果和实践成果两方面。在理论方面,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不仅使其带上中国作风、中国气派,而且“使中国革命丰富的实际马克思主义化”,即总结中国的实践经验上升为理论,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创立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中国共产党章程》对这样的“结合”作出了明确表述,党章指出:“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创立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产物。”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最新成果,是党和人民实践经验和集体智慧的结晶”。在实践方面的成果,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同亿万中国人民的实践相结合,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实现了历史性变革。毛泽东说过:“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一经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就使中国的面目为之一新,产生了新民主主义的整个历史阶段。”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的产物和标志,本身就是“结合”的伟大成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辉煌成就,也是“结合”的伟大实践成果。这些成果证明:“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是完全正确的!”

  在当代中国,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根本着力点、结合点,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融合了道路、理论体系、制度和文化的有机整体,是“结合”的理论成果和实践成果的统一,是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的聚焦点。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在决定新中国成立70年来历史基本进程的主要因素中,中国人民是历史主体,是创造历史的根本动力;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取得一切胜利的根本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共产党高举着的带领人民前进的旗帜;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这些基本因素之间的本质联系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创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建立并不断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创造了彪炳史册的人间奇迹。这就是新中国70年历史性变革中所蕴藏的内在逻辑、历史规律,这就是历史性成就背后的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优势。我们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要在前进征程上继续遵循这样的历史逻辑,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全面贯彻执行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断创造新的历史伟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参考文献:

  [1]《毛泽东选集》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年。

  [2]习近平:《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光明日报》2019年10月2日。

  [3]《习近平谈治国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年。

  [4]《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年。

  [5]《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上),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4年。

  [6]《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年。

 

  文章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0期

作者简介

姓名:田心铭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