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哲学
福柯:一位擅长写与讲的教师
2016年04月26日 16: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灿 字号

内容摘要:福柯:一位擅长写与讲的教师?筵赵灿晚期福柯研究主体与真理的关系问题,又研究通过真理而实施治理的问题,足见主体、真理、治理三者不可能分开,称福柯晚期思想为伦理学,虽无大错,但不太确切。生命权力不同于规训权力,规训权力把肉体看作一个物理性的机械组织,所以是肉体的物理解剖学。在以往的福柯研究中,学者们的注意力更多放在以《规训与惩罚》为代表的规训权力,对讲演录的生命权力的研究不够充分。第三阶段是1980—1984年的课程:《主体性与真理》《主体解释学》《对自我和他人的治理》《真理的勇气:对自我和他人的治理。晚期福柯研究主体与真理的关系问题,又研究通过真理而实施治理的问题,足见主体、真理、治理三者不可能分开,称福柯晚期思想为伦理学,虽无大错,但不太确切。

关键词:福柯;真理;课程;研究;治理;讲演;生命权力;谱系;出版;规训权力

作者简介:

  晚期福柯研究主体与真理的关系问题,又研究通过真理而实施治理的问题,足见主体、真理、治理三者不可能分开,称福柯晚期思想为伦理学,虽无大错,但不太确切。自我伦理学与知识考古学、权力谱系并非并列关系,而是涵盖关系。

 

  福柯是一个擅长写作的哲学家。他生前出版的著作,如《古典时代的疯狂史》《临床医学的诞生》《词与物》《知识考古学》《规训与惩罚》《性经验史》,以哲学的眼光和诗人的才华,把史学、文学、艺术、医学、心理学、法学、政治学等各种史料熔为一炉,具有个性才情,又不失哲学深度。这些著作流传广,知名度较高,对20世纪西方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影响颇大。

  福柯在1984年去世时,还留下大量的未刊遗稿,是否把这些稿子加以整理并出版发行,学者们颇感为难,因为福柯曾在1982年立下遗嘱说不出版遗作。其中重要的是《性经验史》第四卷《肉体的忏悔》,该卷的初稿先于第二卷《快感的享用》、第三卷《关注自我》写出,只待最后修改润色。福柯的师友如乔治·杜梅兹勒、保罗·维尼、皮埃尔·诺拉,都认为只需写一篇“告读者”,此卷便可出版。但或许是出于对逝者遗愿的尊重,至今这一卷书仍未能与读者见面。

  除了未刊遗稿,另一大类是福柯的“法兰西学院课程讲演录”。福柯共留下13年的课程录音和笔记,是否出版也令人犯难。经过长达数年的讨论,学者们认为,课程讲演录作为福柯的公开讲话,不属遗著,可以整理出版。1997年2月,法国伽里玛/瑟伊出版社联合推出《“必须保卫社会”》(1976年度课程),标志着福柯法兰西学院课程讲演录的出版工作正式开始;2015年5月,随着《刑事理论与制度》(1972年度课程)的出版,历时18年之久的福柯法兰西学院课程讲演录的出版工作落下帷幕。这些书给我们展示了另一种福柯形象。课堂上的这个福柯老师,完全不同于著作中的那个才华横溢的福柯,而是跟我们常人一样,时不时也会有些犹豫、彷徨,乃至孤独、迷茫。

  福柯的“法兰西学院讲演录”可以分为三个思想阶段。第一阶段是1971—1975年的课程:《认知的意志》《刑事理论与制度》《惩罚的社会》《精神病学的权力》《不正常的人》。其中1971年的课程《认知的意志》最重要,是福柯长期思考的哲学主题,虽与福柯1976年出版的《性经验史》第一卷同名,但具体内容差别很大。课程讲演录的主要线索,始于亚里士多德“人的本性在于求知”,终于尼采“真理意志”。研究的问题是,为什么追求真理的意志会成为西方文明的主宰,乃至真理话语与法律话语、医学话语一样,成为了话语的一种排斥程序;而1976年的著作是以近代性经验为线索,研究的问题是,在西方近代文明中,为什么医学、法律、心理学、人口学会围绕“性”组织成一种“经验”,乃至成为人们探索自身真相的根据。至于其后4年课程的研究主题,则可概括为“规训权力”,亦即个别地运用于肉体的权力。在福柯这里,知识也是一种权力。生物学、法学、医学等现代科学知识,与政治权力相互交织,作用于人的肉体,形成了密密麻麻的权力关系网。

  第二阶段是1976—1980年的课程:《“必须保卫社会”》《安全、领土、人口》《生命政治的诞生》《对活人的治理》。其研究主题可概括为“生命权力”。生命权力不同于规训权力,规训权力把肉体看作一个物理性的机械组织,所以是肉体的物理解剖学;而生命权力则是从总体上运用于人口、生命和活人的权力,它把人看作物种意义上的生命组织,所以是生命的政治经济学。生命权力在18世纪出现,福柯认为,这是人类社会史上的一种转型,甚至是最重要的转型之一。只有规训权力合上生命权力,才是福柯20世纪70年代中期思想的权力谱系学。在以往的福柯研究中,学者们的注意力更多放在以《规训与惩罚》为代表的规训权力,对讲演录的生命权力的研究不够充分。

  第三阶段是1980—1984年的课程:《主体性与真理》《主体解释学》《对自我和他人的治理》《真理的勇气:对自我和他人的治理(2)》。与前面两阶段不同,福柯在这个阶段全面转向了对古代希腊罗马哲学的解释,此即福柯晚期思想,相对于早期的知识考古学、中期的权力谱系,学界称之为自我伦理学。但在这四本书名中,重复出现了三个关键词,即“主体”、“真理”、“治理”。主体和真理问题乃是整个西方哲学史上的大题目,远超出了伦理学范围;治理问题,不论是城邦的治理还是个体灵魂的治理,在福柯的古代哲学研究视野中,显然都从属于政治学。晚期福柯研究主体与真理的关系问题,又研究通过真理而实施治理的问题,足见主体、真理、治理三者不可能分开,称福柯晚期思想为伦理学,虽无大错,但不太确切。自我伦理学与知识考古学、权力谱系并非并列关系,而是涵盖关系。自我伦理学不仅关心“自我”,而且也关心“他人”;不仅关心“伦理”,而且也关心“治理”。所以,福柯生前最后两年的课程名为:“对自我和他人的治理”。

 

  (作者单位: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