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学
西方社会学:是何以及为何?
2017年08月10日 09:00 来源:《社会学评论》 作者:谢立中 字号

内容摘要:按照我们前面所做的描述和分析,在像中国这样一个非西方国家里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社会学,至少包括了四种可能的类型,即“研究对象转换型本土化”社会学、“补充—修正—创新型本土化”社会学、“理论替代型本土化”社会学和“理论—方法全面替代型本土化”社会学。第一,虽然在话语体系的层面上进行突破,建构出一种由自己国家的传统话语体系演化出来的、在话语层面上完全“非西方化”的、纯粹的“中国社会学”,的确会有助于中国学者在世界舞台上与西方学者争夺学术话语权。第二,虽然在话语体系的层面上进行突破,建构出一种由自己国家的传统话语体系演化出来的、在话语层面上完全“非西方化”的、纯粹的“中国社会学”,的确会有助于中国学者在世界舞台上与西方学者争夺学术话语权。

关键词:西方社会学;本土化;西方化;话语;西方国家;社会学说;研究;中国;理解;社会现实

作者简介:

  七、为什么要使用“后西方社会学”这个概念?(续3)

  再来考察主张“脱西返中”或“去西方化”立场的人士提出的第三个理由是否能够成立。主张社会科学“去西方化”的学者们认为,“西方社会学”是在起源和发展于西方社会的各种话语体系的引导和约束下建构出来的,如果中国学者们始终只会通过对西方社会学话语进行补充、修改乃至出新的方式来发展自己国家的社会学,而不能在话语体系的层面上进行突破,以自己国家传统的话语体系为引导来建构出一种与西方社会学完全不同的社会学话语体系,那么中国学者就永远不能在世界舞台上获得自己的学术话语权。中国一类非西方世界的社会学家要想在世界舞台上获得自己的话语权,就必须建构出一种由自己国家的传统话语体系演化出来的、在话语层面上完全“去西方化”的、纯粹的“中国社会学”。

  我认为,这个理由也是难以成立的。

  第一,虽然在话语体系的层面上进行突破,建构出一种由自己国家的传统话语体系演化出来的、在话语层面上完全“非西方化”的、纯粹的“中国社会学”,的确会有助于中国学者在世界舞台上与西方学者争夺学术话语权,但学术话语权的争夺并不必定要以这样一种完全“去西方化”的、纯粹的“中国社会学”为前提。无论是西方文化的历史,还是中国文化的历史,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下面这一点,即:一个外来话语的被动接受者,只要努力对这种外来话语加以学习和创新,经过一段时间之后,完全可能后来者居上,反过来成为这一话语世界的主导者。例如,基督教本是非西方社会的话语体系,西方社会——罗马帝国对于基督教本是严加抵制的。可是后来基督教逐渐地被罗马世界所接受,而罗马世界的知识分子则成了基督教的权威,拥有了基督教世界的话语权。类似地,佛教本不是中国的传统话语体系,而是像今日我们所面对的各种“西学”一样,是地道的外来话语体系。但是,随着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时至今日,中国佛教已毫无争议地成为了佛教世界的主流和权威。在佛教世界,应该无人敢于否认中国学者的话语权。因此,如果单纯只是出于竞争学术话语权方面的需要,并不能引申出建构一种完全“非西方化”的“中国社会学”的必要性。

  第二,虽然在话语体系的层面上进行突破,建构出一种由自己国家的传统话语体系演化出来的、在话语层面上完全“非西方化”的、纯粹的“中国社会学”,的确会有助于中国学者在世界舞台上与西方学者争夺学术话语权,但学术话语权的争夺也并不必定要以社会学的完全“去西方化”为代价。相反,一种在话语层面上完全“非西方化”的、纯粹的“中国社会学”,和那些在不同程度上仍然带有“西方化”色彩的社会学体系完全可以和平共处,相互竞争。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需要加以说明,这就是社会学知识与其所陈述的对象世界(社会世界)之间的关系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可以有两种不同的理解:一种是传统实在论的理解,一种是话语建构论的理解。按照传统实在论的理解,社会学与其所陈述的社会世界的关系是一种直接的反映或再现的关系。按照这种理解,作为社会学家们感受、思考和言说对象的社会世界是一种不以我们关于社会世界的各种话语体系为转移、完全独立于话语体系之外的一种纯粹自在之物;“社会学研究”则是人们为了更好地适应这种外在于我们的社会世界,对它加以反映和再现的一种认知过程,而我们所谓的“社会学”则不过是这一认知过程的结果而已;虽然在对同一社会现象加以认知的过程中可能会先后或同时形成好几种不同的理论或学说,但其中只有一种,即相对而言最准确地反映或再现了被研究对象的那种理论或学说,才可以被我们称为“真理”而加以接受,其他那些相对而言包含较多误差/讹误的理论或学说则只能被当作程度不同的错误知识,被我们排除在社会学的终极知识体系之外。具体到对中国社会的研究来说,最终也只有那种相对而言最为准确地反映或再现了中国社会的社会学理论或学说,才能够被当作关于中国社会的“真理”而被我们所接受。一句话,在传统实在论者们看来,无论关于西方社会还是关于中国一类的非西方社会,最终都只能有一种理论或学说可以被接受。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谓的“一元真理观”。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