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动态
公共史学家在历史学数字化时代有更大作为 ——访国际公共史学联合会主席、意大利欧洲大学研究院教授瑟奇·诺瓦雷
2015年10月25日 19: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张清俐 耿雪 字号

内容摘要:20世纪70年代以来,一批历史学家基于自觉的社会责任意识,走出从高校、科研机构的大门,不仅试图从更广阔的社会视野开拓历史学的建构,更通过加强与公众的互动,凸显历史学的现实应用和社会功能。

关键词:史学家;历史学;史学;互动;图书馆

作者简介:

  20 世纪 70 年代以来,一批历史学家基于自觉的社会责任意识,走出从高校、科研机构的大门,不仅试图从更广阔的社会视野开拓历史学的建构,更通过加强与公众的互动,凸显历史学的现实应用和社会功能。近年来,历史学数字化趋势推动下,在网络、博物馆、图书馆……公共史学家正借助电子媒介技术,让历史学走进人类多元生活。近日,国际公共史学联合会主席、意大利欧洲大学研究院教授瑟奇·诺瓦雷就相关问题接受本网记者采访。

  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公共史学开辟了哪些新的史学研究方法和史学应用路径?

  瑟奇:如果将传统史学家看作是“学术历史学家”,公共史学家和传统史学家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公共史学家们正力图将他们的研究走出大学。公共史学提出一个问题,即谁拥有过去?谁拥有这些历史? 20 世纪 70 年代早期,牛津大学的一批历史学家最早开始推动公共史学的实践。他们走出大学展开和社会其他群体更多的互动,并藉此寻求他们的记忆,共同建立过去的历史。比如,那时的公共史学家为了研究工会,会把工会成员邀请到学校,了解他们的过去、家庭以及他们的一些社会活动等等。类似于此,公共史学家们把他们的研究和他们与其他群体的这种互动得出的结果相结合。

  再比如,对于一些已经被拆除的历史上的社区、区域,公共史学家通过进行一些展览,并带领人们来参观旧址,并同时来研究当时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等这样一些方式重新了解那段历史。他们所做的工作不仅跟公众、群体一起来做,而这些工作的目的本身也是为了大众。事实上,如果我们以比较好的方式邀请别人谈论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种族、自己的国家,去看一下他们是来自于哪里的,他们从历史和现在学到了哪些知识。当人们获得了某种信任去评论历史的时候,他们会很高兴参与到记忆和历史的过程中。相比而言,传统的史学家更多是各自独立去完成研究,最终完成著作成果往往也只是被同行阅读。这是两者之间的不同。

  总的来讲,公共史学家的活动与公众的互动性更强,传统的史学家可能对大众的、公众的对历史的意识不是特别的关注。虽然一些传统的史学家可能在电视或广播采访的时候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也仅限于此,他们很少与大众有其他方式的沟通。公共史学家在与其他学科如博物馆人员、建筑师等等合作开展一些服务公众的工作时,他们会把自己的知识融入到里面去。当然,公共史学和传统史学也是有共同的学术规范,他们面对的都是原始资料,并将其放到所产生的历史背景中去进行研究。

  中国社会科学网 :数字化时代给当代历史研究带来的改变主要在哪些方面?

   瑟奇:现在历史学中出现一种数字化转型,比如说如何教历史、如何和图书馆的档案进行互动、如何使用这些图书馆的档案等等。当然对历史学研究或者说对传统史学来讲,其实现在还有很多的工具、还有很多的数字方法没有得到应用。到底是带来一种变化、还是变革、还是一场革命,人们对此有不同的意见。从我的角度来讲其实是数字化改变了人们工作的方式,丰富了史学家们去了解一手资料的各种不同途径。学者们在家里通过电脑就可以了解、能够接触到不同语言、不同国家、各种各样的大量资料,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在过去的时候,你要想查资料得去档案馆,有时候所需要的材料还不在我们所在的国家,寻找想要的资料耗时费力,也耗财。通过现在的数字化可以让史学家更方便接触到更多的资料,而且因为这些资料数量庞大,不再是文本资料,而被称为“数据”。我们可以读遥远年代的历史书。比如 1800 年 -2000 年间的书都可以储存起来,某一个字、某一个上下文都可以点击即查到。理想的未来是,各国可以合作成立一个世界性的图书馆以提供信息交流的便利性。

  中国社会科学网您在参加第20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时,提出“数字化公共史学”概念,数字化为公共史学发展提供哪些可能性?  

  瑟奇:我们现在有更多新的渠道来找到新的材料,所以对今天和未来公共史学的研究都是非常重要的。网络技术和平台为数字化公共史学的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性。维基百科在2001年的时候出现的,社交媒体大约在2004左右年出现。现在,我们所有人都是网络的使用者,在网络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留存个人的记忆。所以我们在网上看到了一种新的领域,在由专业的学者、历史学家建构的历史之外,还有一种非专业人士也就是每一个人在网上创造的历史。所以在此,关于历史和记忆方面出现了模糊的范畴。我们学术研究的方向又该是往哪个方向走呢?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有一种历史与记忆的新的融合方式。比如有些博物馆协会这样的机构,他们也很好地记录了历史记载的情况,让大家可以去建立一个自己的档案馆,包括一些文本、照片和视频。 

  为什么数字记录的公共历史如此重要?数字化历史能够让大家在学术以及在公众方面都有所贡献,通过个人参与创建历史,能够很好地帮助我们汇集大家集体的记忆。比如“9·11”事件发生的时候大家分享一些照片或者是大家对当时记忆的情况,以众筹的方式汇聚公众对历史的记忆。以大众集中收集资料的方式,同时也向每个人,不仅是史学家提供资料,又被称为“云收集(Cloud  Collection)”,也是公共史学研究方面的一个新方法。 

  法国有一个网站,叫“诺曼底的照片”,上面很多二战时期的照片也都是由大家提供的。但是大家在研究的时候不知道这些照片上面是谁、拍照具体的时间是什么、地点是哪里,通过现在的技术就可以在网上发出这样的问题,向公众征询是否可以识别相关信息。很多的公众群体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也就有了新的可能性。公众帮助公共史学家建立一种新的知识,然后也建立一种新的对历史的讲述。每一个国家都在这方面有很多的历史,人们会在具体的一些博物馆储存很多的纸质材料和文件。我们可以通过把这些数据,不同地点储存的资料整合起来,并且把他们转化成数字版本,这样我们就设立了一个数字的历史,并且也很好地强调了大众的参与性。 

  通过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公共史学家可以做到以前的、传统的那种研究方法做不到的东西。视频、照片、电子邮件……这些都可以作为史学研究的资料。历史也成了一种数字历史,也是公共的数字历史。 

  中国社会科学网国际公共史学联合会在推动公共史学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瑟奇:国际公共史学联合会是国际历史学会下属的一个机构,它成立于2010年。去年,我们在阿姆斯特丹举行了我们这个机构的第一次国际会议。今年来济南参加国际历史科学大会,并主办分会场,也是我们的第二次国际会议。明年6月,我们将会在哥伦比亚举行第三次国际会议。当然我们还和其他机构联合举办过一些其他会议。 

  国际公共史学联合会的理念就是,在世界范围内推行、来宣传公共史学,包括公共史学涉及到的各个方面的一些技能、一些理念、一些可能性。力求让大家知道历史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重要的,历史研究不仅是历史学家的事,也被整个社会所需要。因此,不管是政府机构,还是博物馆,还是一些网站,实际上都有公共史学家们的参与。 

  除了与公众群体的互动以外,公共史学家还做了一些项目,比如在高校里面培养一批未来的公共史学家,以便于他们走入社会以后能够更好地跟社会上的公共群体一起进行互动与研究。据我了解,中国也有很多这样的公共史学家。我记得,我曾受邀参加中国的公共史学家在2013年举行的一次会议。有一位中国的公共史学家,重庆大学的李娜教授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可以说,她是这个领域的研究专家,她一方面邀请其他专家到学校授课,同时也在美国的高校里任教。现在全球很多公共史学家会共同开发一些这样的项目,在学校培养未来的公共史学家。 

  另外从方法论上讲,公共史学家的好多东西都是放到网上去,也就是说利用新的技术使这个成为可能。当然,首先需要建这样的网站,需要依靠懂技术的人来建设内容,这是一个不同的方面。有的时候就是创造一些机会,有的时候是对史学家进行一些采访,这些采访可能包括录像,技术上的处理也是公共史学家需要做的。所以现在对于将要成为公共史学家的人也有一些培训,培训他们一些技术方面的方法,让他们知道怎样去讲述历史。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张清俐  耿雪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