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史 >> 学术动态
黄渼婷:再思中西文化会遇的方法论
2017年02月22日 07: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黄渼婷 字号

内容摘要:目前必须面对的最大问题反倒是各家所树立的门户之见,它阻碍了汉学研究迈向多元现代的脚步。不管是汉学也好,中国学也罢,唯有以更广阔的视野才能拓展我们对于中国悠远历史文化的洞察与见解。

关键词:方法论;中西文化;汉学;研究;中西文化交流

作者简介:

  目前必须面对的最大问题反倒是各家所树立的门户之见,它阻碍了汉学研究迈向多元现代的脚步。不管是汉学也好,中国学也罢,唯有以更广阔的视野才能拓展我们对于中国悠远历史文化的洞察与见解。

  自19世纪专业汉学兴起之后,汉学界总围绕着几个议题,回旋不休,难有定论。施坚雅(G. William Skinner)于《中国研究对社会科学的贡献》一文提出了他对于“汉学已死,中国研究万岁”的批评。他试图厘清此说法的争论点,并提出以人文科学之比较视野为进路来研究中国的历史文化,避免落入过去以考证方式进行研究的狭隘观点。在这里借着学界诸家对于中西文化会遇方法论的思考,重新省视方法论对汉学研究的重要性,同时也对《华裔学志》(Monumenta Serica)通过刊文建构中西会遇的方法论作一初步的探究。

  熟悉汉学的学者们大概都知道各地的汉学发展重点与基础有所不同。究竟该如何定义汉学,一直是争论不休的问题。这些议题到了21世纪,未解决,也未消失。它在过去的争论基础上,因着时代的进展多了一些不同的见解与诠释。美国的发展并未脱离区域研究的范畴,且于某种程度上更愿意以中国学来称呼所有关于中国文化史的相关研究;欧洲则仍旧持守于其所看重的传统,且逐渐注入文化研究的视角。其中,此文化研究的视角主要由钟鸣旦(Nicolas Standaert)于1997年以后所发表的一系列文章所开展,如《基督宗教在华传播史的新趋势》《文化相遇的方法论:以17世纪中欧文化相遇为例》等。他在论文中试图以跨文化史的角度来推动汉学中的“范式转换”。他认为诠释文本的视角应移转到以中国或汉学为中心,而不应仅着重以欧洲的眼光来看待文化的相遇。

  相较于所谓的传统汉学,钟鸣旦所提出的观点或许可说是迈向现代汉学的起始。他采用了目前在文化研究中时常被使用的“跨文化交际”的方法,提供汉学研究者在分析与诠释其所欲研究对象时的一种可能进路。他也提出了两个诠释的可能模式:“换位思考”、“自我的整合”。“换位思考”意思是尝试站在别的文化、别的时代的立场,而非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他人身上;“自我的整合”则需先意识到,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是主体以特定的透视法来看客体。钟鸣旦的跨文化视角间接地带动了汉学界部分学者尝试以跨文化沟通的角度作为诠释中国历史文化的方法。不过,他所建构的方法论是否能够被广泛接受,仍是一个需要仔细思量的议题。对此,另一位汉学家顾彬(Wolfgang Kubin)对于汉学的论述可作为进一步思考此议题的素材。顾彬在他的一篇论文《文化作为会遇:一个在中华文化研究领域中与意识形态思潮对抗的争论》中论述现今汉学发展的困境。“我们真的只属于我们,而不属于他者吗?”这是此文中不断提及的问题。

  该如何既能容纳多元的视角方法,又能呈现出己身的特殊见解,张西平在其《中西文化交流史研究三论:文献、视野、方法》中提供了一些见解,或许可在某种程度上帮助我们在意识形态与争论的过程中,寻得一些调和的可能性。他提出两个相当重要的方法论:其一,以全球史的角度重新看待中西文化交流史的研究;其二,对后殖民主义理论保持警觉。他认为,全球史的方法可让我们把中西文化交流史视为一个整体来把握,它能加深“西学东渐”与“中学西传”彼此之间良好的互动,突显二者内在的联系。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崔蕊满)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