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中心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子部 >> 道家 >> 庄子集释
庄子集释卷五下
2015年07月30日 16:11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周易萃象传聚以正也,释文曰:聚,荀作取,汉书五行志,内取兹,师古曰:取,读如礼记聚麀之聚。据庄子文义,当从通俗文为正。老子曰: “可。

关键词:释文;庄子;孔子;无为;夫子

作者简介:

  外篇天运第十四【一】

  【一】【释文】以义名篇。天运,司马作天员。

  “天其运乎【一】?地其处乎【二】?日月其争于所乎【三】?孰主张是【四】?孰维纲是【五】?孰居无事推而行是【六】?意者其有机缄而不得已邪【七】?意者其运转而不能自止邪【八】?云者为雨乎?雨者为云乎【九】?孰隆施(一)是【一0】?孰居无事淫乐而劝是【一一】?风起北方,一西一东,有(二)上仿徨,孰嘘吸是?孰居无事而披拂是【一二】?敢问何故【一三】?”  【一】【注】不运而自行也。

  【疏】言天禀阳气,清浮在上,无心运行而自动。

  【释文】《其运》尔雅云:运,徙也。广雅云:转也。◎庆藩案运,释文司马本作员,运员二字,古通用也。越语广运百里,韦注曰:东西为广,南北为运。西山经作广员百里。墨子非命上篇譬犹运钧之上而立朝夕者也,中篇运作员。运,古又读若云。云与员通。管子戒篇四时云下而万物化,云即运字。说文,鸩,一名运日,刘逵吴都赋注运日作云日。云即员也。书泰誓虽则云然,汉书韦贤传注作员然。诗出其东门聊乐我员,释文:员,本作云。商颂景员维何,郑笺:员,古文作云。皆其证。  【二】【注】不处而自止也。

  【疏】地禀阴气,浊沉在下,亦无心宁静而自止。

  【三】【注】不争所而自代谢也。

  【疏】昼夜照临,出没往来,自然如是。既无情于代谢,岂有心于争处!

  【四】【疏】孰,谁也。是者,指斥前文也。言四时八节,云行雨施,覆育苍生,亭毒群品,谁为主宰而施张乎?此一句解天运也。  【五】【注】皆自尔。

  【疏】山岳产育,川源流注,包容万物,运载无穷,春生夏长,必无差忒。是谁维持纲纪,故得如斯?此一句解地处也。

  【六】【注】无则无所能推,有则各自有事。然则无事而推行是者谁乎哉?各自行耳。

  【疏】夫日月代谢,星辰朗耀,各有度数,咸由自然。谁安居无事,推算而行之乎?此一句解日月争所。已前三者,并假设疑问,显发幽微。故知皆自尔耳,无物使之然也。

  【释文】《推而》如字,一音吐回反。司马本作谁。

  【七】【疏】机,关也。缄,闭也。玄冬肃杀,夜(霄)〔宵〕暗昧,以意亿度,谓有主司关闭,事不得已,致令如此。以理推者,皆自尔也。方地不动,其义亦然也。

  【释文】《缄》古咸反,徐古陷反。司马本作咸,云:引也。

  【八】【注】自尔,故不可知也。

  【疏】至如青春气发,万物皆生,昼夜开明,六合俱照,气序运转,致兹生育,寻其理趣,无物使然。圆天运行,其义亦尔也。  【九】【注】二者俱不能相为,各自尔也。

  【疏】夫气腾而上,所以为云;云散而下,流润成雨。然推寻始末,皆无攸肇,故知二者不能相为。

  【释文】《为雨》于伪反。下及注同。

  【一0】【疏】隆,兴也。施,废也。言谁兴云雨而洪注滂沱,谁废甘泽而致兹亢旱也。  【释文】《隆施》音弛,式氏反。◎俞樾曰:此承上云雨而言。隆当作降,谓降施此云雨也。书大传隆谷,郑注曰:隆读如庞降之降。盖隆从降声,古音本同。荀子天论篇隆礼尊贤而王,韩诗外传隆作降。齐策岁八月降雨下,风俗通义祀典篇降作隆。是古字通用之证。

  【一一】【疏】谁安居无事,自励劝彼,作此淫雨而快乐邪?司马本作倦字。

  【释文】《淫乐》音洛,又音岳。《而劝》司马本劝作倦,云:读曰随,言谁无所作,在随天往来,运转无已也。

  【一二】【疏】彷徨,回转之貌也。嘘吸,犹吐纳也。披拂,犹扇动也。北方阴气,起风之所,故云北方。夫风吹无心。东西任适,或仿徨而居空里,或嘘吸而在山中,拂披升降,略无定准。孰居无事而为此乎?盖自然也。

  【释文】《有上》时掌反。《彷》薄皇反。《徨》音皇。司马本作旁皇,云:旁皇,飙风也。《嘘》音虚。《吸》许急反。《披》芳皮反。《拂》芳弗反,郭扶弗反。披拂,风貌。司马本作翇。

  【一三】【注】设问所以自尔之故。

  【疏】此句总问以前有何意故也。

  【校】(一)阙误引李氏本施作弛。(二)阙误引张君房本有作在。  巫咸祒曰:“来!吾语女。天有六极五常【一】,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二】。九洛之事,治成德备,监照下土【三】,天下戴之,此谓上皇【四】。”  【一】【注】夫物事之近,或知其故,然寻其原以至乎极,则无故而自尔也。自尔则无所稍问其故也,但当顺之。

  【疏】巫咸,神巫也,为殷中宗相。祒,名也。六极,谓六合,四方上下也。五常,谓五行,金木水火土,人伦之常性也。言自然之理,有此六极五常,至于日月风云,例皆如此,但当任之,自然具足,何为措意于其间哉!

  【释文】《巫咸祒》赤遥反,郭音条,又音绍。李云:巫咸,殷相也。祒,寄名也。《吾语》鱼据反。《女》音汝。后皆同。《六极》司马云:四方上下也。◎俞樾曰:六极五常,疑即洪范之五福六极也。常与祥,古字通。仪礼士虞礼记荐此常事,郑注曰:古文常为祥,是其证也。说文示部:祥,福也。然则五常即五福也。下文曰,九洛之事,治成德备,其即谓禹所受之洛书九类乎!

  【二】【注】夫假学可变,而天性不可逆也。

  【疏】夫帝王者,上符天道,下顺苍生,垂拱无为,因循任物,则天下治矣。而逆万国之欢心,乖二仪之和气,所作凶(勃)〔悖〕,则祸乱生也。  【三】【疏】九洛之事者,九州聚落之事也。言王者应天顺物,驭用无心,故致天下太平,人歌击壤。九州聚落之地,治定功成;八荒夷狄之邦,道圆德备。既合二仪,覆载万物;又齐三景,照临下土。◎家世父曰:此言天之运自然而已,帝王顺其自然,以道应之,天地亦受裁成焉,而风雨调,四时序。九洛之事,即禹所受之九畴也。庄子言道有不诡于圣人者,此类是也。  【四】【注】顺其自尔故也。

  【疏】道合自然,德均造化,故众生乐推而不厌,百姓荷戴而不辞,可谓返朴还淳,上皇之治也。

  商大宰荡问仁于庄子【一】。庄子曰:“虎狼,仁也【二】。”

  【一】【疏】宋承殷后,故商即宋国也。大宰,官号,名盈,字荡。方欲决己所疑,故问仁于庄子。

  【释文】《商大》音泰,下文大息同。《宰荡》司马云:商,宋也,大宰,官也,荡,字也。  【二】【疏】仁者,亲爱之迹。夫虎狼猛兽,犹解相亲,足明万类皆有仁性也。

  曰:“何谓也【一】?”

  【一】【疏】大宰未达深情,重问有何意谓。

  庄子曰:“父子相亲,何为不仁【一】?”

  【一】【疏】父子亲爱,出自天然,此乃真仁,何劳再问!

  曰:“请问至仁【一】。”

  【一】【疏】虎狼亲爱,厥义未弘,故请至仁,庶闻深旨。

  庄子曰:“至仁无亲【一】。”

  【一】【注】无亲者,非薄德之谓也。夫人之一体,非有亲也;而首自在上,足自处下,府藏居内,皮毛在外;外内上下,尊卑贵贱,于其体中各任其极,而未有亲爱于其间也。然至仁足矣,故五亲六族,贤愚远近,不失分于天下者,理自然也,又奚取于有亲哉!  【疏】夫至仁者,忘怀绝虑,与大虚而同体,混万物而为一,何亲疏之可论乎!泊然无心而顺天下之亲疏也。

  【释文】《府藏》才浪反。

  大宰曰:“荡闻之,无亲则不爱,不爱则不孝。谓至仁不孝,可乎?【一】”  【一】【疏】夫无爱无亲,便是不孝。谓至仁不孝,于理可乎?商荡不悟深旨,遂生浅惑。庄生为其显折,义列下文。  【释文】《荡闻之》一本荡作盈,崔本同。或云:盈,大宰字。

  庄子曰:“不然。夫至仁尚矣,孝固不足以言之【一】。此非过孝之言也,不及孝之言也【二】。夫南行者至于郢,北面而不见冥山,是何也?则去之远也【三】。故曰:以敬孝易,以爱孝难【四】;以爱孝易,以忘亲难【五】;忘亲易,使亲忘我难【六】;使亲忘我易,兼忘天下难;兼忘天下易,使天下兼忘我难【七】。夫德遗尧舜而不为也【八】,利泽施于万世,天下莫知也【九】,岂直大息而言仁孝乎哉【一0】!夫孝悌仁义,忠信贞廉,此皆自勉以役其德者也,不足多也【一一】。故曰,至贵,国爵并焉【一二】;至富,国财并焉【一三】;至愿,名誉并焉【一四】。是以道不渝【一五】。”

  【一】【注】必言之于忘仁忘孝之地,然后至耳。(一)

  【疏】至仁者,忘义忘仁,可贵可尚,岂得将爱敬近迹以语其心哉?固不足以言也。

  【二】【注】凡名生于不及者,故过仁孝之名而涉乎无名之境,然后至焉。

  【疏】商荡之问,近滞域中,庄生之答,远超方外。故知亲爱之旨,非过孝之谈,封执名教,不及孝之言也。  【三】【注】冥山在乎北极,而南行以观之;至仁在乎无亲,而仁爱以言之;故郢虽见而愈远冥山,仁孝虽彰而愈非至理也。  【疏】郢地居南,冥山在北,故郭注云,冥山在乎北极,南行以观之;至仁在乎无亲,而仁爱以言之;故郢虽见而愈远冥山,仁孝虽彰而愈非至道。此注甚明,不劳更解。

  【释文】《郢》以井反,又以政反,楚都也,在江陵北。《冥山》司马云北海山名。◎庆藩案史记苏秦列传索隐引司马云:冥山在朔州北。与释文异。《愈远》于万反。

  【四】【疏】夫敬在形迹,爱率本心。心由天性,故难;迹关人情,故易也。

  【释文】《孝易》以豉反。下皆同。

  【五】【疏】夫爱孝虽难,犹滞域中,未若忘亲,淡然无系。忘既胜爱,有优有劣,以此格量,难易明之矣。

  【六】【疏】夫腾猿断肠,老牛舐犊,恩慈下流,物之恒性。故子忘亲易,亲忘子难。自非达道,孰能行之!

  【七】【注】夫至仁者,百节皆适,则终日不自识也。圣人在上,非有为也,恣之使各自得而已耳。自得其为,则众务自适,群生自足,天下安得不各自忘我哉!各自忘矣,主其安在乎?斯所谓兼忘也。

  【疏】夫兼忘天下者,弃万乘如脱屣也;使天下兼忘我者,谓百姓日用而不知也。夫垂拱汾阳而游心姑射,揖让之美,贵在虚忘,此兼忘天下者也。方前则难,比后便易,未若忘怀至道,息智自然,将造化而同功,与天地而合德者,故能恣万物之性分,顺百姓之所为,大小咸得,飞沉不丧,利泽潜被,物皆自然,上如标枝,民如野鹿。当是时也,主其安在乎?此使天下兼忘我者也,可谓轩顼之前,淳古之君耳。其德不见,故天下忘之。斯则从劣向优,自粗入妙,遣之又遣,玄之又玄也。

  【八】【注】遗尧舜,然后尧舜之德全耳;若系之在心,则非自得也。

  【疏】遗,忘弃也。言尧舜二君,盛德深远,而又忘其德,任物不为。斯解兼忘天下难。

  【九】【注】泯然常适。

  【疏】有利益恩泽,惠润群生,万世之后,其德不替,而至德潜被,日用不知。斯解使天下兼忘我难也。  【一0】【注】失于江湖,乃思濡沫。

  【疏】大息,犹嗟叹也。夫盛德同于尧舜,尚能遗忘而不自显,岂复太息言于仁孝,嗟叹于陈迹乎!  【释文】《濡沫》音末。  【一一】【疏】悌,顺也。德者,真性也。以此上八事,皆矫性伪情,勉强励力,舍己效人,劳役其性,故不足多也。

  【释文】《孝弟》音悌。◎卢文弨曰:旧本作孝悌,音弟。此因今本作悌而妄改也。若作悌字,则更无两读,又何用音?此如他卷道音导,亦有倒作导音道者,皆出后人所变乱,今正之。

  【一二】【注】并,除弃之谓也。夫贵在于身,身犹忘之,况国爵乎!斯贵之至也。

  【疏】并者,除弃之谓也。夫贵爵禄者,本为身也。身犹忘之,况爵禄乎!斯至贵者也。

  【释文】《并焉》必领反。弃,除也。注同。

  【一三】【注】至富者,自足而已,故除天下之财者也。

  【疏】至富者,知足者也。知足之人,以不贪为宝,纵令倾国资财,亦弃而不用。故老经云,知足者富,斯之谓也。

  【一四】【注】所至愿者适也,得适而仁孝之名都去矣。

  【疏】夫至愿者,莫过适性也。既一毁誉,混荣辱,忘物我,泯是非,故令闻声名,视之如涕唾也。

  【一五】【注】去华取实故也。

  【疏】渝,变也,薄也。既忘富贵,又遗名誉,是以道德淳厚,不随物变也。

  【释文】《去华》起吕反。  【校】(一)世德堂本耳作矣。

  北门成问于黄帝曰:“帝张咸池之乐于洞庭之野【一】,吾始闻之惧,复闻之怠,卒闻之而惑【二】;荡荡默默,乃不自得【三】。”  【一】【疏】姓北门,名成,黄帝臣也。欲明至乐之道,故寄此二人,更相发起也。咸池,乐名。张,施也。咸,和也。洞庭之野,天(地)〔池〕之闲,非太湖之洞庭也。

  【释文】《北门成》人姓名也。《洞庭》徒送反。

  【二】【疏】怠,退息也。卒,终也。复,重也。惑,闇也。不悟至乐,初闻之时,惧然惊悚;再闻其声,稍悟音旨,故惧心退息;最后闻之,知至乐与二仪合德,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故心无分别,有同暗惑者也。  【释文】《之惧》如字。或音句,下同。一本作戄,音况缚反。案说文,惧是正字,戄是古文。◎卢文弨曰:说文,●,古文惧字;有愯字,与耸同,非惧字重文,并无戄字。不知陆氏所据。《复闻》扶又反。下注同。

  【三】【注】不自得,坐忘之谓也。

  【疏】荡荡,平易之容。默默,无知之貌。第三闻之,体悟玄理,故荡荡而无偏,默默而无知,芒然坐忘,物我俱丧,乃不自得。  帝曰:“汝殆其然哉!吾奏之以人,征(一)之以天,行之以礼义,建之以大清【一】。夫至乐者,先应之以人事,顺之以天理,行之以五德,应之以自然,然后调理四时,太和万物【二】。四时迭起,万物循生;一盛一衰,文武伦经【三】;一清一浊,阴阳调和,流光其声【四】;蛰虫始作,吾惊之以雷霆【五】;其卒无尾,其始无首【六】;一死一生,一偾一起;所常无穷【七】,而一不可待。汝故惧也【八】。

  【一】【注】由此观之,知夫至乐者,非音声之谓也;必先顺乎天,应乎人,得于心而适于性,然后发之以声,奏之以曲耳。故咸池之乐,必待黄帝之化而后成焉。  【疏】殆,近也。奏,应也。徽,顺也。礼义,五德也。太清,天道也。黄帝既允北门成第三闻乐,体悟玄道,忘知息虑,是以许其所解,故云汝近于自然也。

  【释文】《征之》如字。古本多作徽。《大清》音泰。

  【二】【疏】虽复行于礼义之迹,而忘自然之本者也。此是第一奏也。

  【三】【疏】循,顺;伦,理;经,常也。言春夏秋冬更迭而起,一切物类顺序而生;夏盛冬衰,春文秋武,生杀之理,天道之常,但常任之,斯至乐矣。

  【释文】《迭起》大节反。一本作递,大计反。《循生》似伦反。

  【四】【注】自然律吕以满天地之闲,但当顺而不夺,则至乐全(二)。  【疏】清,天也。浊,地也。阴升阳降,二气调和,故施生万物,和气流布,三光照烛,此谓至乐,无声之声。◎家世父曰:乐记,礼减而进,以进为文;乐盈而反,以反为文;故乐阕而后作衰者,阕之余声也。始奏以文,复乱以武,以文武纪其盛衰。伦经,犹言经纶。比和分合,所谓经纶也。  【五】【注】因其自作而用其所以动。

  【疏】仲春之月,蛰虫始启,自然之理,惊之雷霆,所谓动静顺时,因物或作,至乐具合斯道也。  【释文】《蛰虫》沉执反,郭音执。尔雅云:静也。《霆》音廷,又音挺,徒佞反。电也。◎家世父曰:雷霆之起,莫知其所自起,莫知其所自竟。其所自起,首也,生之端也;其所自竟,尾也,死之归也。死生者,万物之大常,与天为无穷,而忽一至焉,则亦物之所不能待也。以喻乐之变化,动于自然。

  【六】【注】运转无极。

  【疏】寻求自然之理,无始无终;讨论至乐之声,无首无尾。故老经云,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也。

  【七】【注】以变化为常,则所常者无穷也。

  【疏】偾,仆也。夫盛衰生死,虚盈起偾,变化之道,理之常数。若以变化为常,则所谓常者无穷也。

  【释文】《一偾》方问反。司马云:仆也。

  【八】【注】初闻无穷之变,不能待之以一,故惧然悚听也。

  【疏】至一之理,绝视绝听,不可待之以声色,故初闻惧然也。◎俞樾曰:一不可待者,皆不可待也。大戴记卫将军文子篇,则一诸侯之相也,卢注曰:一,皆也。荀子劝学篇,一可以为法则,君子篇,一皆善也谓之圣,杨注曰:一,皆也。是一有皆义。郭注曰,不能待之以一,与语意未合。

  【校】(一)赵谏议本征作徽。(二)赵本全下有矣字。

  吾又奏之以阴阳之和,烛之以日月之明【一】;其声能短能长,能柔能刚;变化齐一,不主故常【二】;在谷满谷,在坑满坑【三】;涂却守神【四】,以物为量【五】。其声挥绰【六】,其名高明。【七】是故鬼神守其幽【八】,日月星辰行其纪【九】。吾止之于有穷【一0】,流之于无止【一一】。予欲虑之而不能知也,望之而不能见也,逐之而不能及也【一二】;傥然立于四虚之道【一三】,倚于槁梧而吟【一四】。目知穷乎所欲见,力屈乎所欲逐,吾既不及已夫(一)【一五】!形充空虚,乃至委蛇。汝委蛇,故怠【一六】。

  【一】【注】所谓用天之道。

  【疏】言至乐之声,将阴阳合其序;所通生物,与日月齐其明。此第二奏也。

  【二】【注】齐一于变化,故不主故常。

  【疏】顺群生之修短,任万物之柔刚,齐变化之一理,岂守故而执常!

  【三】【注】至乐之道,无不周也。

  【疏】至乐之道,无所不遍,乃谷乃坑,悉皆盈满。所谓道无不在,所在皆无也。

  【释文】《在坑》苦庚反。尔雅云:虚也。

  【四】【注】塞其兑也。

  【疏】涂,塞也。却,孔也。闭心知之孔却,守凝寂之精神。郭注云,塞其兑也。

  【释文】《涂却》去逆反,与隙义同。《其兑》徒外反。  【五】【注】大制不割。

  【疏】量,音亮。大小修短,随物器量,终不制割而从己也。

  【释文】《为量》音亮。  【六】【注】所谓阐谐。

  【疏】挥,动也。绰,宽也。同雷霆之震动,其声宽也。

  【七】【注】名当其实,则高明也。  【疏】高如上天,明如日月,声既广大,名亦高明。

  【八】【注】不离其所。

  【疏】人物居其显明,鬼神守其幽昧,各得其所而不相挠。故老经云,以道利天下,其鬼不神也。

  【释文】《不离》力智反。

  【九】【注】不失其度。

  【疏】三光朗耀,依分而行,纲纪上玄,必无差忒也。

  【一0】【注】常在极(止)〔上〕(二)住也。  【疏】止,住也。穷,极也。虽复千变万化,而常居玄极,不离妙本,动而常寂也。

  【一一】【注】随变而往也。

  【疏】流,动也。应感无方,随时适变,未尝执守,故寂而动也。

  【一二】【注】故闇然恣使化去。

  【疏】夫至乐者,真道也。欲明道非心识,故谋虑而不能知;道非声色,故瞻望而不能见;道非形质,故追逐而不能逮也。

  【一三】【注】弘敞无偏之谓。

  【疏】傥然,无心貌也。四虚,谓四方空,大道也。言圣人无心,与至乐同体,立志弘敞,接物无偏,包容万有,与虚空而合德。  【释文】《傥》敕党反,一音敞。

  【一四】【注】无所复为也。

  【疏】弘敞虚容,忘知绝虑,故形同槁木,心若死灰,逍遥无为,且吟且咏也。

  【释文】《倚于》于绮反。《槁》古(三)老反。  【一五】【注】言物之知力各有所齐限。

  【疏】夫目知所见,盖有涯限,所以称穷;力〔所〕驰逐,亦有分齐,所以称屈。至乐非心色等法,不可以限穷,故吾知尽其不及,故止而不逐也。心既有限,故知爱无名。此覆前予欲虑之等文也。

  【释文】《目知》音智。《齐限》才细反。

  【一六】【注】夫形充空虚,无身也,无身,故能委蛇。委蛇任性,而悚惧之情怠也。  【疏】夫形充虚空,则与虚空而等量;委蛇任性,故顺万境而无心;所谓隳体黜聪,离形去智者也。只为委蛇任性,故悚惧之情怠息。此解第二闻乐也。

  【释文】《委》于危反。徐如字。《蛇》以支反。又作施,徐音絁。  【校】(一)赵谏议本夫作矣。(二)上字依世德堂本改。(三)世德堂本古作枯。

  吾又奏之以无怠之声【一】,调之以自然之命【二】,故若混逐丛生【三】,林乐而无形【四】;布挥而不曳【五】,幽昏而无声。【六】动于无方【七】,居于窈冥【八】;或谓之死,或谓之生;或谓之实,或谓之荣;行流散徙,不主常声【九】。世疑之,稽于圣人【一0】。圣也者,达于情而遂于命也【一一】。天机不张而五官皆备,此之谓天乐【一二】,无言而心说【一三】。故有焱氏为之颂曰:『听之不闻其声,视之不见其形,充满天地,苞裹六极。』汝欲听之而无接焉,而故惑也【一四】。

  【一】【注】意既怠矣,乃复无怠,此其至也。

  【疏】再闻至乐,任性逶迤,悚惧之心,于焉怠息。虽复贤于初闻,犹自不及后闻,故奏无怠之声。斯则以无遣怠,故郭注云,意既怠矣,乃复无怠,此其至者也。此是第三奏也。  【二】【注】命之所有者,非为也,皆自然耳。  【疏】调,和也。凡百苍生,皆以自然为其性命。所以奏此咸池之乐者,方欲调造化之心灵,和自然之性命也已。

  【三】【注】混然无系,随丛而生。

  【疏】混,同也。生,出也。同风物之动吹,随丛林之出声也。

  【释文】《丛生》才公反。

  【四】【注】至乐者。适而已。适在体中,故无别形。

  【疏】夫丛林地籁之声,无心而成至乐,适于性命而已,岂复有形也!

  【释文】《林乐》音洛,亦如字。  【五】【注】自布尔。

  【疏】挥动四时,布散万物,各得其所,非由牵曳。

  【释文】《布挥》音辉。广雅云:振也。

  【六】【注】所谓至乐。

  【疏】言至乐寂寥,超于视听,故幽冥昏暗而无声响矣。◎家世父曰:说文:丛木曰林。林乐者,相与群乐之。五音繁会,不辨声之所从出,故曰无形。挥者,振而扬之,若布之曳而愈长,而亦无有曳之者。林乐而无形,其声聚也;布挥而不曳,其声悠也;幽昏而无声,其声淡也。

  【七】【注】夫动者岂有方而后动哉!

  【疏】夫至乐之本,虽复无声,而应动随时,实无方所,斯寂而动之也。

  【八】【注】所谓宁极。

  【疏】虽复应物随机,千变万化,而深根宁极,恒处窈冥,斯动而寂也。

  【释文】《于窈》乌了反。

  【九】【注】随物变化。

  【疏】夫春生冬死,秋实夏荣,云行雨散,水流风从,自然之理,日新其变,至乐之道,岂(常)主〔常〕(一)声也!

  【一0】【注】明圣人应世非唱也。

  【疏】稽,留也。夫圣人者,譬幽谷之响,明镜之象,对之不知其所以来,绝之不知其所以往,物来斯应,应而忘怀,岂预前作法而留心应世!故行留散徙,不主常声,而世俗之人,妄生疑惑也。

  【释文】《稽于》古兮反。  【一一】【注】故有情有命者,莫不资焉。

  【疏】所言圣者,更无他义也,通有物之情,顺自然之命,故谓之圣。

  【一二】【注】忘乐而乐足,非张而后备。

  【疏】天机,自然之枢机。五官,五藏也。言五藏各有主司,故谓之官。夫目视耳听,手把脚行,布网转丸,飞空走地,非由仿效,禀之造物,岂措意而后能为!故五藏职司,素分备足,天乐之美,其在兹也。

  【一三】【注】心说在适,不在言也。

  【疏】体此天和,非由措意,故心灵适悦而妙绝名言也。

  【释文】《心说》音悦。注同。

  【一四】【注】此乃无乐之乐,乐之至也。  【疏】焱氏,神农也。美此至乐,为之章颂。大音希声,故听之不闻;大象无形,〔故〕(二)视之不见;道无不在,故充满天地二仪;大无不包,故囊括六极。六极,六合也。假欲留意听之,亦不可以耳根承接,是故体兹至乐,理趣幽微,心无分别,事同愚惑也。

  【释文】《焱氏》必遥反。本亦作炎。《苞裹》音包。本或作包。

  【校】(一)常声依正文改。(二)故字依上下文补。  乐也者,始于惧,惧故祟【一】;吾又次之以怠,怠故遁【二】;卒之于惑,惑故愚;愚故道,道可载而与之俱也【三】。”

  【一】【注】惧然悚听,故是祟耳,未大和也。  【疏】以下重释三奏三听之意,结成至乐之道。初闻至乐,未悟大和,心生悚惧,不能放释,是故祸祟之也。

  【释文】《祟》虽遂反。

  【二】【注】迹稍灭也。

  【疏】再闻之后,情意稍悟,故惧心怠退,其迹遁灭也。

  【三】【注】以无知为愚,愚乃至也。

  【疏】最后闻乐,灵府淳和,心无分别,有同闇惑,荡荡默默,类彼愚迷。不怠不惧,雅符真道,既而运载无心,与物俱至也。

  孔子西游于卫。颜渊问师金曰:“以夫子之行为奚如【一】?”

  【一】【疏】卫本昆吾之邑,又是康叔之封。自鲁适卫,故曰西游。师金,鲁太师,名金也。奚,何也。言夫子行仁义之道以化卫侯,未知此术行用可否邪?

  【释文】《师金》李云:师,鲁太师也。金,其名也。《之行》下孟反。  师金曰:“惜乎,而夫子其穷哉【一】!”

  【一】【疏】言仲尼叡哲明敏,才智可惜,守先王之圣迹,执尧舜之古道,所以频遭辛苦,屡致困穷。  颜渊曰:“何也【一】?”

  【一】【疏】问穷之所以也。

  师金曰:“夫刍狗之未陈也,盛以箧衍,巾以文绣,尸祝齐戒以将之【一】。及其已陈也,行者践其首脊,苏者取而爨之而已;将复取而盛以箧衍,巾以文绣,游居寝卧其下,彼不得梦,必且数眯焉。【二】今而夫子,亦取先王已陈刍狗,聚(一)弟子游居寝卧其下。故伐树于宋,削迹于卫,穷于商周,是非其梦邪【三】?围于陈蔡之间,七日不火食,死生相与邻,是非其眯邪【四】?

  【一】【疏】此下譬喻,凡有六条:第一刍狗,第二舟车,第三桔槔,第四樝梨,第五猿狙,第六妍丑。刍(狗),草也,谓结草为狗以解除也。衍,笥也。尸祝,巫师也。将,送也。言刍狗未陈,盛以箧笥之器,覆以文绣之巾,致齐絜以表诚,展如在之将送,庶其福祉,贵之如是。

  【释文】《刍狗》李云:结刍为狗,巫祝用之。《盛》音成。下同。《箧》苦牒反。本或作筐。《衍》延善反,郭怡面反。李云:笥也,盛狗之物也。司马云:合也。◎庆藩案巾字,疑饰字之误。太平御览引淮南绢以绮绣作饰以绮绣。《齐戒》侧皆反。本亦作斋。

  【二】【注】废弃之物,于时无用,则更致他妖也。

  【疏】践,履也。首,头也。脊,背也。取草曰苏。爨,炊也。眯,魇也。言刍狗未陈,致斯肃敬。既祭之后,弃之路中,故行人履践其头脊,苏者取供其炊爨。方将复取而贵之,盛于筐衍之中,覆于文绣之下,遨游居处,寝卧其旁,假令不致恶梦,必当数数遭魇。故郭注云,废弃之物,于时无用,则更致他妖也。  【释文】《苏者》李云:苏,草也,取草者得以炊也。案方言云:江淮南楚之间谓之苏。史记云,樵苏后爨,注云:苏,取草也。《爨之》七丸反。《将复》扶又反。《必且》如字。徐子余反。《数》音朔。《眯》李音米,又音美。字林云:物入眼为病也。司马云:厌也。音一琰反。  【三】【疏】此合刍狗之譬,并合孔子穷义也。先王,谓尧舜禹汤,先代之帝王也。宪章文武,祖述尧舜,而为教迹,故集聚弟子,遨游于仁义之域,卧寝于礼信之乡。古法不可执留,事同已陈刍狗。伐树于宋者,孔子曾游于宋,与门人讲说于大树之下,司马桓魋欲杀夫子,夫子去后,桓魋恶其坐处,因伐树焉。削,?也。夫子尝游于卫,卫人疾之,故?削其迹,不见用也。商是殷地,周是东周,孔子历聘,曾困于此。良由执于圣迹,故致斯弊。狼狈如是,岂非恶梦耶!◎俞樾曰:上取字如字,下取字当读为聚。周易萃象传聚以正也,释文曰:聚,荀作取,汉书五行志,内取兹,师古曰:取,读如礼记聚麀之聚。是聚取古通用。

  【四】【注】此皆绝圣弃知之意耳,无所稍嫌也。夫先王典礼,所以适时用也。时过而不弃,即为民妖,所以兴矫效之端也。

  【疏】当时楚昭王聘夫子,夫子领徒宿于陈蔡之地。蔡人见徒众极多,谓之为贼,故兴兵围绕,经乎七日,粮食罄尽,无复炊爨,从者饿病,莫之能兴,忧悲困苦,邻乎死地,岂非遭于已陈刍狗而魇耶!

  【校】(一)世德堂本聚作取。

  夫水行莫如用舟,而陆行莫如用车。以舟之可行于水也而求推之于陆,则没世不行寻常。【一】古今非水陆与?周鲁非舟车与?今蕲行周于鲁,是犹推舟于陆也,【二】劳而无功,身必有殃。彼未知夫无方之传,应物而不穷者也。【三】

  

  【一】【疏】夫舟行于水,车行于陆,至于千里,未足为难。若推舟于陆,求其运载,终没一世,不可数尺。  【释文】《推之》郭吐回反,又如字。下同。  【二】【疏】此合(谕)〔喻〕也。蕲,求也。(亦)今古代殊,岂异乎水陆!周鲁地异,何异乎舟车!

  【释文】《陆与》音余。下同。《今蕲》音祈,求也。

  【三】【注】时移世异,礼亦宜变,故因物而无所系焉,斯不劳而有功也。

  【疏】方,犹常也。传,转也。言夫子执先王之迹,行衰周之世,徒劳心力,卒不成功,故削迹伐树,身遭殃祸也。夫圣人之智,接济无方,千转万变,随机应物。未知此道,故婴斯祸也。  【释文】《无方之传》直专反,下注同。司马云:方,常也。◎庆藩案传读若转,言无方之转动也。吕氏春秋必己篇,若夫万物之情,人伦之传,高注:传,犹转也。汉书刘向传禹稷与咎繇传相汲引,犹转相汲引也。淮南主术篇生无乏用,死无转尸,逸周书大聚篇作传尸。襄二十五年左传注,传写失之,释文:传,一本作转。

  且子独不见夫桔槔者乎?引之则俯,舍之则仰。彼,人之所引,非引人也,故俯仰而不得罪于人。【一】故夫三皇五帝之礼义法度,不矜于同而矜于治【二】。故譬三皇五帝之礼义法度,其犹柤梨橘柚邪!其味相反而皆可于口【三】。

  【一】【疏】桔槔,挈水木也。人牵引之则俯下,舍放之则仰上。俯仰上下,引舍以人,委顺无心,故无罪。夫人能虚己,其义亦然也。

  【释文】《桔》音结。《槔》音羔。◎庆藩案文颖说烽火云,橹上有桔槔,以薪置其中,有寇则然之,字从木。通俗文,机汲谓之?●,字从手。然则从木者橹上之物,从手者汲水之物也。据庄子文义,当从通俗文为正。

  【二】【注】期于合时宜,应治体而已。

  【疏】矜,美也。夫三皇五帝,步骤殊时,礼乐威仪,不相沿袭,美在逗机,不治以定,不贵率今以同古。

  【释文】《于治》直吏反,注同。

  【三】【疏】夫柤梨橘柚,甘苦味殊,至于啖嚼而皆可于口。譬三皇五帝,浇淳异世,至于为政,咸适机宜也。

  【释文】《柤》侧加反。《柚》由救反。

  故礼义法度者,应时而变者也【一】。今取猿狙而衣以周公之服,彼必龁啮挽裂,尽去而后慊。观古今之异,犹猿狙之异乎周公也。【二】故西施病心而矉其里,其里之丑人见之而美之,归亦捧心而矉其里。其里之富人见之,坚闭门而不出,贫人见之,挈妻子而去走。【三】彼知矉美而不知矉之所以美【四】。惜乎,而夫子其穷哉【五】!”

  【一】【注】彼以为美而此或以为恶,故当应时而变,然后皆适也。

  【疏】帝王之迹,盖无常准,应时而变,不可执留,岂得胶柱刻船,居今行古也!  【二】【疏】慊,足也。周公圣人,譬淳古之世;狙猿狡兽,喻浇竞之时。是以礼服虽华,猿狙不以为美;圣迹乃贵,末代不以为尊。故毁礼服,猿狙始慊其心;弃圣迹,苍生方适其性。

  【释文】《猿狙》上音袁,下七余反。《而衣》于既反。《龁》音纥。《挽》音晚。《尽去》起吕反。《慊》苦牒反。李云:足也。本亦作嗛,音同。  【三】【疏】西施,越之美女也,貌极妍丽,既病心痛,嚬眉苦之。而端正之人,体多宜便,因其嚬蹙,更益其美,是以闾里见之,弥加爱重。邻里丑人,见而学之,不病强嚬,倍增其陋,故富者恶之而不出,贫人弃之而远走。舍己效物,其义例然。削迹伐树,皆学嚬之过也。

  【释文】《而矉》徐扶真反,又扶人反。通俗文云:蹙额曰矉。《其里》绝句。《捧心》敷勇反,郭音奉。《挈》苦结反。  【四】【注】况夫礼义,当其时而用之,则西施也;时过而不弃,则丑人也(一)。

  【疏】所以,犹所由也。嚬之所以美者,出乎西施之好也。彼之丑人,但美嚬之丽雅,而不知由西施之姝好也。  【五】【疏】总会后文,结成其旨。穷之事迹,章中具载矣。

  【校】(一)赵谏议本无况夫及二则字。  孔子行年五十有一而不闻道,乃南之沛见老聃【一】。

  【一】【疏】仲尼虽领徒三千,号素王,而盛行五德,未闻大道,故从鲁之沛,自北徂南而见老君,以询玄极故也。

  【释文】《之沛》音贝。司马云:老子,陈国相人。相,今属苦县,与沛相近。  老聃曰:“子来乎?吾闻子,北方之贤者也,子亦得道乎?”孔子曰:“未得也。”【一】

  【一】【疏】闻仲尼有当世贤能,未知颇得至道不?答言未得。自楚望鲁,故曰北也。  老子曰:“子恶乎求之哉【一】?”

  【一】【疏】问:“于何处寻求至道?”

  【释文】《恶乎》音乌,下同。

  曰:“吾求之于度数,五年而未得也【一】。”  【一】【疏】数,算术也。三年一闰,天道小成,五年再闰,天道大成,故言五年也。道非术数,故未得之也。

  老子曰:“子又恶乎求之哉【一】?”  【一】【疏】更问:“求道用何方法?”

  曰:“吾求之于阴阳,十有二年而未得【一】。”

  【一】【注】此皆寄孔老以明绝学之义也。

  【疏】十二年,阴阳之一周也。而未得者,明以阴阳取道,而道非阴阳。故下文云,中国有人,非阴非阳。  老子曰:“然。使道而可献,则人莫不献之于其君;使道而可进,则人莫不进之于其亲;使道而可以告人,则人莫不告其兄弟;使道而可以与人,则人莫不与其子孙。然而不可者,无佗也,【一】中无主而不止【二】,外无正而不行【三】。由中出者,不受于外,圣人不出【四】;由外入者,无主于中,圣人不隐【五】。名(一),公器也【六】,不可多取【七】。仁义,先王之蘧庐也【八】,止可以一宿而不可久处,觏而多责【九】。  【一】【疏】夫至道深玄,妙绝言象,非无非有,不自不佗。是以不进献于君亲,岂得告于子弟!所以然者,无佗由也。故托孔老二圣以明玄中之玄也。

  【二】【注】心中无受道之质,则虽闻道而过去也。

  【疏】若使中心无受道之主,假令闻于圣说,亦不能止住于胸怀,故知无佗也。  【三】【注】中无主,则外物亦无正己者(也)(二),故未尝通也。

  【疏】中既无受道之心,故外亦无能正于己者,故不可行也。◎俞樾曰:正乃匹字之误。礼记缁衣篇,唯君子能好其正,郑注曰:正当为匹,字之误也,是其例矣。此云中无主而不止,外无匹而不行,与宣三年公羊传自内出者无匹不行,自外至者无主不止,文义相似。自外至者,无主不止,故此言中无主而不止也。自内出者,无匹不行,故此言外无匹而不行也。因匹误为正,郭注遂以正己为说,殊非其义。则阳篇,自外入者有主而不执,由中出者有正而不距,正亦当为匹,误与此同。

  【四】【注】由中出者,圣人之道也,外有能受之者乃出耳。  【疏】由,从也。从内出者,圣人垂迹显教也。良由物能感圣,故圣人显应,若使外物不能禀受,圣人亦终不出教。

  【五】【注】由外入者,假学以成性者也。虽性可(三)学成,然要当内有其质,若无主于中,则无以藏圣道也。  【疏】隐,藏也。由外入者,习学而成性也。由其外禀圣教,宜在心中,若使素无受入之心,则无藏于圣道。◎家世父曰:由中出者,师其成心者也;由外入者,学一先生言,暖暖姝姝而私自说者也。师其成心,则外有所不能受,圣人不能出而强之使受也;学一先生之言而私自说,则中莫得所主,圣人不能隐于其心而为之主也。

  【六】【注】夫名者,天下之所共享。

  【疏】名,鸣也。公,平也。器,用也。名有二种:一是命物,二是毁誉。今之所言,是毁誉名也。

  【释文】《名公器也》释名云:名,鸣也。公,平也。器,用也。尹文子云:名有三科:一曰命物之名,方圜是也;二曰毁誉之名,善恶是也;三曰况谓之名,爱憎是也。今此是毁誉之名也。  【七】【注】矫饰过实,多取者也,多取而天下乱也。  【疏】夫令誉善名,天下共享,必其多取,则矫饰过实而争竞斯起也。

  【八】【注】犹传舍也。

  【释文】《蘧》音渠。司马郭云:蘧庐,犹传舍也。

  【九】【注】夫仁义者,人之性也。人性有变,古今不同也。故游寄而过去则冥,若滞而系于一方则见。见则伪生,伪生而责多矣。

  【疏】蘧庐,逆旅传舍也。觏,见也,亦久也。夫蘧庐客舍,不可久停;仁义礼智,用讫宜废。客停久,疵衅生;圣迹留,过责起。  【释文】《觏》古豆反,见也,遇也。

  【校】(一)阙误引张君房本名下有者字。(二)也字依赵谏议本删。(三)世德堂本性可作由假。

  古之至人,假道于仁,托宿于义【一】,以游逍遥之虚(一),【二】食于苟简之田,立于不贷之圃【三】。逍遥,无为也【四】;苟简,易养也【五】;不贷,无出也【六】。古者谓是采真之游【七】。

  【一】【注】随时而变,无常迹也。

  【二】【疏】古之真人,和光降迹,逗机而行博爱,应物而用人群,何异乎假借涂路,寄托宿止,暂时游寓,盖非真实。而动不伤寂,应不离真,故恒逍遥乎自得之场,仿徨乎无为之境。

  【释文】《之虚》音墟。本亦作墟。

  【三】【疏】苟,且也。简,略也。贷,施与也。知止知足,食于苟简之田;不损己物,立于不贷之圃。而言田圃者,明是圣人养生之地。

  【释文】《苟简》王云:苟,且也。简,略也。司马本简作闲,云:分别也。◎庆藩案简,司马本作闲。案闲与简同也。淮南要略篇故节财薄葬,闲服生焉,(闲服,简服也。闲服,谓三月之服也。)文选〔潘安仁〕夏侯常侍诔注及路史后纪引淮南,并作简服。《不贷》敕代反。司马云:施与也。《之圃》音补。

  【四】【注】有为则非仁义。

  【五】【注】且从其简,故易养也。  【疏】只为逍遥累尽,故能无为恬淡。苟简,苟且简素,自足而已,故易养也。

  【释文】《易养》以豉反。注同。

  【六】【注】不贷者,不损己以为物也。

  【疏】不损我以益彼,故无所出。此三句覆释前义也。  【释文】《以为物》于伪反。

  【七】【注】游而任之,斯(二)真采也。(真)采〔真〕(三)则色不伪矣。

  【疏】古者圣人行苟简等法,谓是神采真实而无假伪,逍遥任适而随化遨游也。

  【校】(一)赵谏议本虚作墟。(二)世德堂本斯作则。(三)采真依世德堂本改。

  以富为是者,不能让禄;以显为是者,不能让名;亲权者,不能与人柄【一】。操之则栗,舍之则悲【二】,而一无所鉴,以窥其所不休者,是天之戮民也【三】。怨恩取与谏教生杀,八者,正之器也【四】,唯循大变无所湮者为能用之。故曰,正者,正也。其心以为不然者,天门弗开矣。【五】”

  【一】【注】天下未有以所非自累者,而各没命于所是。所是而以没其命者,非立乎不贷之圃也。

  【疏】夫是富非贫,贪于货贿者,岂能让人财禄!是显非隐,滞于荣位者,何能与人名誉!亲爱权势,矜夸于物者,何能与人之柄!柄,权也。唯厌秽风尘,膻臊荣利者,故能弃之如遗。

  【二】【注】舍之悲者,操之不能不栗也。

  【疏】操执权柄,恐失所以战栗;舍去威力,哀去所以忧悲。

  【释文】《操之》七刀反。《舍之》音舍。注同。  【三】【注】言其知进而不知止,则(一)性命丧矣,所以为戮。  【疏】是富好权之人,心灵愚暗,唯滞名利,一无鉴识,岂能窥见玄理而休心息智者乎!如是之人,虽复楚戮未加,而情性以困,故是自然刑戮之民。  【释文】《丧》息浪反。

  【四】【疏】夫怨敌必杀,恩惠须偿,分内自取,分外与佗,臣子谏上,君父教下,应青春以生长,顺素秋以杀罚,此八者治正之器,不得不用之也。

  【五】【注】守故不变,则失正矣。

  【疏】循,顺也。湮,塞也。唯当顺于人理,随于变化,达于物情而无滞塞者,故能用八事治之。正变合于天理,故曰正者正也。其心之不能如是者,天机之门拥而弗开。天门,心也。

  【释文】《湮者》音因。李云:塞也,亦滞也。郭音烟,又乌节反。司马本作歅,疑也。简文作甄,云:隔也。《天门》一云:谓心也,一云:大道也。

  【校】(一)赵谏议本无则字。

  孔子见老聃而语仁义。老聃曰:“夫播眯目,则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噆肤,则通昔不寐矣。【一】夫仁义憯然乃愤吾心,乱莫大焉【二】。吾子使天下无失其朴【三】,吾子亦放风而动,总德而立矣【四】,又奚杰(一)然若负建鼓而求亡子者邪【五】?夫鹄不日浴而白,乌不日黔而黑【六】。黑白之朴【七】,不足以为辩【八】;名誉之观,不足以为广【九】。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一0】!”

  【一】【注】外物加之虽小,而伤性已大也。

  【疏】仲尼滞于圣迹,故发辞则语仁义。夫播眯目,目暗故不能辩东西;蚊虻噆肤,肤痛则彻宵不睡。是以外物虽微,为害必巨。况夫仁非天理,义不率性,舍己效佗,丧其本性,其为害也,岂眯目噆肤而已哉!噆,啮也。  【释文】《播》甫佐反,又波我反。《》音康。字亦作康。《蚊》音文。字亦作。《虻》音盲,字亦作?。《噆》子盍反。郭子合反。司马云:啮也。《通昔》昔,夜也。◎庆藩案昔,犹夕;通昔,犹通宵也。吕氏春秋任地篇曰,孟夏之昔,杀三叶而获大麦。(淮南天文篇以至于仲春之夕,乃收其藏而闭其寒,正作夕。)书大传曰,月之朝,月之中,月之夕,郑注曰:上旬为朝,中旬为中,下旬为夕,字亦作昔。

  【二】【注】尚之以加其性,故乱。

  【疏】仁义憯毒,甚于蚊虻,愤愦吾心,令人烦闷,扰乱物性,莫大于此。本亦作愦字者,不审。

  【释文】《憯然》七感反。《乃愤》扶粉反。本又作愦,古内反。◎庆藩案愤,释文本又作愦,当从之。贲贵形相近,故从贲从贵之字常相混。潜夫论浮侈篇怀忧愦愦,后汉书王符传作(愦愦)〔愤愤〕(二),即其证也。

  【三】【注】质全而仁义着。

  【四】【注】风自动而依之,德自立而秉(三)之,斯易持易行之道也。

  【疏】放,纵任也。欲使苍生丧其淳朴之性者,莫若绝仁弃义,则反冥我极也。仲尼亦宜放无为之风教,随机务而应物,总虚妄之至德,立不测之神功。亦有作放(四),方往反。放,依也。

  【释文】《亦放》方往反。《风而动》司马云:放,依也。依无为之风而动也。《易持易行》并以豉反。

  【五】【注】言夫揭仁义以趋道德之乡,其犹击鼓而求逃者,无由得也。

  【疏】建,击。杰然,用力貌。夫揭仁义以趋道德之乡,何异乎打大鼓以求逃亡之子!故鼓声大而亡子远,仁义彰而道德废也。  【释文】《杰然》郭居竭反,又居谒反,巨竭反。《夫揭》其列其谒二反。

  【六】【注】自然各已足。  【释文】《鹄》本又作鹤,同。胡洛反。《日黔》巨淹反,徐其金反。司马云:黑也。

  【七】【注】俱自然耳,无所偏尚。

  【疏】浴,洒也。染缁曰黔。黔,黑也。辩者,别其胜负也。夫鹄白乌黑,禀之自然,岂须日日浴染,方得如是!以言物性,其义例然。黑白素朴,各足于分,所遇斯适,故不足于分,所以论胜负。亦言:辩,变也,黑白分定,不可变白为黑也。

  【八】【注】夫至足者忘名誉,忘名誉乃广耳。

  【疏】修名立誉,招物观视,〔如〕此(挟)〔狭〕劣,何足自多!唯忘遗名誉,方可称大耳。

  【释文】《之观》古乱反。司马本作歡。  【九】【注】言仁义之誉,皆生于不足。

  【释文】《泉涸》胡洛反。《相呴》况付反,又况于反。《相濡》如主反,又如瑜反。《以沫》音末。  【一0】【注】斯乃忘仁而仁者也。  【疏】此总结前文,斥仁义之弊。夫泉源枯竭,鱼传沫以相濡;朴散淳离,行仁义以济物。及其江湖浩荡,各足所以相忘;道德深玄,得性所以虚淡。既江湖比于道德,濡沫方于仁义,以此格量,故不同日而语矣。

  【释文】《相忘》并如字。  【校】(一)阙误引张君房本重杰字,赵谏议本同。(二)愤愤依后汉书改。(三)赵谏议本秉作乘。(四)放疑当作仿。

  孔子见老聃归,三日不谈【一】。弟子问曰:“夫子见老聃,亦将何规哉【二】?”

  【一】【疏】老子方外大圣,变化无常,不可测量,故无所谈说也。  【释文】《不谈》本亦作不言。  【二】【疏】不的姓名,直云弟子,当是升堂之类,共发此疑。既见老子,应有规诲,何所闻而三日不谈说?

  孔子曰:“吾乃今于是乎见龙!龙,合而成体,散而成章【一】,乘云气而养乎阴阳【二】。予口张而不能嗋(一),予又何规老聃哉【三】!”

  【一】【注】谓老聃能变化。

  【疏】夫龙之德,变化不恒。以况至人隐显无定,故本合而成妙体,妙体窈冥;迹散而起文章,文章焕烂。

  【二】【注】言其因御无方,自然已足。

  【疏】言至人乘云气而无心,顺阴阳而养物也。

  【三】【疏】嗋,合也。心惧不定,口开不合,复何容暇闻规训之言乎!

  【释文】《嗋》许劫反,合也。  【校】(一)阙误引江南古藏本嗋下有舌举而不能讱六字。

  子贡曰:“然则人(一)固有尸居而龙见,雷声而渊默,发动如天地者乎(二)【一】?赐亦可得而观乎?”遂以孔子声见老聃【二】。

  【一】【疏】言至人其处也若死尸之安居,其出也似龙神之变见,其语也如雷霆之振响,其默也类玄理之无声,是以奋发机动,同二仪之生物者也。既而或处或出,或语或默,岂有出处语默之异而异之哉!然则至人必有出处默语不言之能,故仲尼见之,口开而不能合。

  【释文】《龙见》贤遍反。

  【二】【疏】赐,子贡名也。子贡欲(至)观至人龙德之相,遂以孔子声教而往见之。

  【释文】《赐亦》本亦作赐也。

  【校】(一)关误引江南古藏本人上有至字。(二)阙误引张君房本乎作哉。

  老聃方将倨堂而应,微曰:“予年运而往矣,子将何以戒我乎?【一】”  【一】【疏】倨,踞也。运,时也。老子自得从容,故踞堂敖诞,物感斯应,微发其言。“予年衰迈,何以教戒我乎?”

  【释文】《倨堂》居虑反,跂也。

  子贡曰;“夫三王(一)五帝之治天下(二)不同,其系声名一也。而先生独以为非圣人,如何哉?【一】”

  【一】【疏】浇淳渐异,步骤有殊,用力用兵,逆顺斯异,故云不同,声名令闻,相系一也。“先生乃排三王为非圣,有何意旨,可得闻乎?”

  【释文】《夫三王》本或作三皇,依注,作王是也。余皆作三皇。  【校】(一)阙误王作皇。(二)阙误引江南古藏本天下下有也字。

  老聃曰:“小子少进!子何以谓不同【一】?”

  【一】【疏】“汝少进前,说不同所由。”

  对曰:“尧授舜,舜授禹(一),禹用力而汤用兵,文王顺纣而不敢逆,武王逆纣而不肯顺,故曰不同【一】。”

  【一】【疏】尧舜二人,既是五帝之数,自夏禹以降,便是三王。尧让舜,舜让禹,禹治水而用力,汤伐桀而用兵,文王拘羑里而顺商辛,武王渡孟津而逆殷纣,不同之状,可略言焉。

  【校】(一)敦煌本此六字作尧与而舜受。

  老聃曰:“小子少进!余语汝三皇(一)五帝之治天下【一】。黄(二)帝之治天下,使民心一,民有其亲死不哭而民不非也【二】。尧之治天下,使民心亲,民有为其亲杀其杀(三)而民不非也【三】。舜之治天下,使民心竞,民孕妇十月生子,子生五月而能言【四】,不至乎孩而始谁【五】,则人始有夭矣【六】。禹之治天下,使民心变,人有心而兵有顺【七】,杀盗非杀【八】,人自为种而天下耳【九】,是以天下大骇,儒墨皆起【一0】。其作始有伦,而今乎妇女【一一】,何言哉【一二】!余语汝,三皇五帝之治天下,名曰治之,而乱莫甚焉【一三】。三皇之知,上悖日月之明,下睽山川之精,中堕四时之施【一四】。其知憯于蛎虿之尾,鲜规之兽,莫得安其性命之情者,而犹自以为圣人,不可耻乎,其无耻也【一五】?”  【一】【疏】三皇者,伏羲神农黄帝也。五帝,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也。治天下之(治)〔状〕,列在下文。

  【释文】《余语》鱼据反。下同。

  【二】【注】若非之,则强哭。

  【疏】三皇行道,人心淳一,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故亲死不哭而世俗不非。必也非之,则强哭者众。  【释文】《则强》其丈反。

  【三】【注】杀,降也。言亲疏者降杀。

  【疏】五帝行德,不及三皇,使父子兄弟更相亲爱,为降杀之服以别亲疏,既顺人心,亦不非毁。  【释文】《为其》于伪反。《杀其杀》并所戒反,降也。注同。◎家世父曰:杀其杀者,意主于相亲,定省之仪,拜跪之节,凡出于仪文之末者,皆可以从杀也。郭象云亲疏有降杀,误。

  【四】【注】教之速也。

  【疏】舜是五帝之末,其俗渐浇,朴散淳离,民心浮竞,遂使怀孕之妇,十月生子,五月能言。古者怀孕之妇,十四月而诞育,生子两岁,方始能言。浇淳既革,故与古(之)乖异也。

  【释文】《孕》以证反。

  【五】【注】谁者,别人之意也。未孩已择人,言其竞教速成也。  【疏】未解孩笑,已识是非,分别之心,自此而始矣。  【释文】《孩》亥才反。说文云:笑也。《别人》彼列反。下同。

  【六】【注】不能同彼我,则心竞于亲疏,故不终其天年也。  【疏】分别既甚,不终天年,夭折之始,起自虞舜。  【七】【注】此言兵有顺,则天下已有不顺故也。

  【疏】去道既远,浇伪日兴,遂使蠢尔之民,好为祸变。废无为之迹,兴有为之心,赏善罚恶,以此为化。而禹怀慈爱,犹解泣辜,兵刃所加,必顺天道也。

  【八】【注】盗自应死,杀之顺也,故非杀。  【疏】盗贼有罪,理合其诛,顺乎素秋,虽杀非杀。此则兵有顺义也。

  【九】【注】不能大齐万物而人人自别,斯人自为种也。承百代之流而会乎当今之变,其弊至于斯者,非禹也,故曰天下耳。言圣知之迹非乱天下,而天下必有斯乱。

  【疏】夫浇浪既兴,分别日甚,人人自为种见,不能大齐万物。此则解人有心也。圣智之迹,使其如是,非禹之过也,故曰天下耳矣。

  【释文】《为种》章勇反。注同。◎家世父曰:人自为种类以成乎天下,于是乎有善恶之分,是非之辨。兵者,逆人之性而制其死生者也。既有善恶之分,是非之辨,而兵之用繁矣。于是据之以为顺,而杀盗者谓之当然,因乎人心之变而兵以施焉,而人之心乃日变而不可穷矣。

  【一0】【注】此乃百代之弊。

  【疏】此总论三皇五帝之迹,惊天下苍生,致使儒崇尧舜以饰非,墨遵禹道而自是。既而百家竞起,九流争(鹜)〔骛〕,后代之弊,实此之由也。

  【释文】《大骇》胡楷反。

  【一一】【注】今之以女为妇而上下悖逆者,非作始之无理,但至理之弊,遂至于此。

  【疏】伦,理也。当庄子之世,六国竞兴,淫风大行,以女为妇,乖礼悖德,莫甚于兹。故知圣迹始兴,故有伦理,及其末也,例同斯弊也。◎家世父曰:荀子乐论,乱世之征,其服组,其容妇,杨倞注:妇,好貌。此(今)〔云〕而今乎妇女,言诸子之兴,其言皆有伦要,而终相与为谐好以悦人也。

  【一二】【注】弊生于理,故无所复言。

  【疏】从理生教,遂至于此。世浇俗薄,何可稍言!论主发愤而伤叹也。  【释文】《复言》扶又反。

  【一三】【注】必弊故也。  【疏】夫三皇之治,实自无为。无为之迹,迹生于弊,故百代之后,乱莫甚焉。弊乱之状,列在下文。

  【一四】【疏】悖,逆也。睽,(乎)〔乖〕离也。堕,废坏也。施,泽也。运无为之智以立治方,后世执迹,遂成其弊。致星辰悖彗,日月为之不明;山川乖离,岳渎为之崩竭;废坏四时,寒暑为之?叙。  【释文】《之知》音智,下同。《上悖》补对反。《下睽》苦圭反,又音圭,乖也。《中堕》许规反。《之施》式豉反。

  【一五】【疏】僭,毒也。蛎虿,尾端有毒也。鲜规,小貌。言三皇之智,损害苍生,其为毒也,甚于蛎虿,是故细小虫兽,能遭扰动,况乎黔首,如何得安!以斯为圣,于理未可。毒害既多,深可羞媿也。  【释文】《憯于》七感反。《蛎》敕迈反,又音例。本亦作厉。郭音赖,又敕介反。《虿》许谒反,或敕迈反。或云:依字,上当作虿,下当作蝎。通俗文云:长尾为虿,短尾为蝎。◎王引之曰:释文云,蛎,敕迈反,又音例,本亦作厉。郭音赖,又敕介反。虿,许谒反,或敕迈反。或云,依字,上当作虿,下当作蝎。案陆读蛎为虿,读虿为蝎,皆非也。●,音赖,又音例。陆云本亦作厉,即其证也。虿,音敕迈反,蝎,音许谒反。●,虿,皆蝎之异名也。广雅曰:虿,●,蝎也。(今本广雅脱●字。一切经音义卷五引广雅,虿,●,蝎也。集韵引广雅,●,虿也。今据补。)●,音卢达反。虿,●,皆毒螫伤人之名。虿之言●。(●音哲,一切经音义卷十引字林曰:●,螫也。僖二十二年左传正义引通俗文曰:蝎毒伤人曰●。)●之言瘌也。(瘌,音卢达反。郭璞注方言曰:瘌,辛螫也。字或作刺。左思魏都赋曰,蔡莽螫刺,昆虫毒噬(也)是〔也〕。)广雅释诂云:毒,●,瘌,痛也,是其义矣。●与●,古同声。庄子作●,广雅作●,其实一字也。(史记秦本纪厉共公,始皇纪作剌龚公。剌之通作厉,犹●之通作●矣。)《鲜规之兽》李云:鲜规,明貌。一云:小虫也。一云:小兽也。

  【校】(一)世德堂本皇作王。(二)阙误引江南古藏本黄上有昔字。(三)唐写本其杀作其服。

  子贡蹴蹴然立不安【一】。

  【一】【注】子贡本谓老子独绝三王,故欲同三王于五帝耳。今又见老子通毁五帝,上及三皇,则失其所以为谈矣。

  【疏】蹴蹴,惊悚貌也。子贡欲(救)〔效〕三王,同五帝;今见老子词调高邈,排摈五帝,指斥三皇,心形惊悚,失其所谓,故蹴〔蹴〕然,形容虽立,心神不安。

  【释文】《蹴蹴》子六反。

  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十二君,论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无所钩用。甚矣夫!人之难说也,道之难明邪?”  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也!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一】!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二】夫白鶂之相视,眸子不运而(一)风化;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三】;类自为雌雄,故(二)风化【四】。性不可易,命不可变,时不可止,道不可壅【五】。苟得于道,无自而不可【六】;失焉者,无自而可【七】。”

  【一】【注】所以迹者,真性也。夫任物之真性者,其迹则六经也。

  【释文】《奸》音干。三苍云:犯也。《钩用》钩,取也。《甚矣夫》音符,篇末同。《难说》始锐反。《治世》直吏反。

  【二】【注】况今之人事,则以自然为履,六经为迹。

  【三】【注】鶂以眸子相视。虫以鸣声相应,俱不待合而便生子,故曰风化。

  【释文】《白鶂》五历反。三苍云:鸧鶂也。司马云:鸟子也。《之相视眸》茂侯反。《子不运而风化》司马云:相待风气而化生也。又云:相视而成阴阳。《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化》一本作而风化(三)。司马云:雄者,鼋类;雌者,鳖类。  【四】【注】夫同类之雌雄,各自有以相感。相感之异,不可胜极,苟得其类,其化不难,故乃有遥感而风化也。

  【释文】《类自为雌雄故风化》或说云:方之物类,犹如草木异种而同类也。山海经云:亶爰之山有兽焉,其状如狸而有发,其名曰师类;带山有鸟,其状如凤,五采文,其名曰奇类,皆自牝牡也。《可胜》音升。

  【五】【注】故至人皆顺而通之。

  【释文】《可壅》于勇反。

  【六】【注】虽化者无方而皆可也。

  【七】【注】所在皆不可也。

  【校】(一)阙误引张君房本而下有感字,下句而下同。(二)阙误引张君房本故下有曰字。(三)今书而化作而风化。

  孔子不出三月,复见曰:“丘得之矣。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者化【一】,有弟而兄啼【二】。久矣夫丘不与化为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三】!”

  【一】【注】言物之自然,各有性也。

  【疏】鹊居巢内,交尾而表阴阳;鱼在水中,傅沫而为牝牡;蜂取桑虫,祝为己子。是知物性不同,禀之大道,物之自然,各有性也。

  【释文】《复见》扶又反。下贤遍反,又如字。《乌鹊孺》如喻反。李云:孚乳而生也。《鱼傅》音附,又音付。本亦作传,直专反。《沫》音末。司马云,传沫者,以沫相育也。一云:傅口中沫,相与而生子也。《细要》一遥反。《者化》蜂之属也。司马云:取桑虫祝使似己也。案即诗所谓螟蛉有子,果蠃负之是。◎庆藩案列子释文上引司马云:稚蜂细要者,取桑虫祝之,使似己之子也。视释文所引为详。

  【二】【注】言人之性舍长而(视)〔亲〕(一)幼,故啼也。

  【疏】有弟而兄失爱,舍长怜幼,故啼。是知陈迹不可执留,但当顺之,物我无累,〔郭云,〕言人性舍长视幼故啼也。  【释文】《舍》音舍。《长》张丈反。

  【三】【注】夫与化为人者,任其自化者也。若播六经以说则疏也。

  【校】(一)亲字依道藏本改。

  老子曰:“可。丘得之矣!”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