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数据中心 >> 学术经典库 >> 中国经典 >> 子部 >> 道家 >> 庄子集释
庄子集释卷四下
2015年07月30日 16:12 来源: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外篇在宥第十一【一】 【一】 【释文】以义名篇。◎俞樾曰:释文,大山,音泰,亦如字,当以读如字为是。《因众以宁所闻》因众人之所闻见,委而任之,则自宁安。

关键词:释文;无为;庄子;世德堂;鸿蒙

作者简介:

  外篇在宥第十一【一】  【一】【释文】以义名篇。◎庆藩案文选谢灵运九日从宋公戏马台集送孔令诗注引司马云:在,察也。宥,宽也。释文阙。  闻在宥天下,不闻治天下也【一】。在之也者,恐天下之淫其性也;宥之也者,恐天下之迁其德也。【二】天下不淫其性,不迁其德,有治天下者哉【三】!昔尧之治天下也,使天下欣欣焉人乐其性,是不恬也;桀之治天下也,使天下瘁瘁焉人苦其性,是不愉也【四】。夫不恬不愉,非德也。非德也而可长久者,天下无之。【五】

  【一】【注】宥使自在则治,治之则乱也。人之生也直,莫之荡,则性命不过,欲恶不爽。在上者不能无为,上之所为而民皆赴之,故有诱慕好欲而民性淫矣。故所贵圣王者,非贵其能治也,贵其无为而任物之自为也。

  【疏】宥,宽也。在,自在也。治,统驭也。寓言云,闻诸贤圣任物,自在宽宥,即天下清谧;若立教以驭苍生,物失其性,如伯乐治马也。  【释文】《闻在宥》音又,宽也。《则治》直吏反。下治乱同。《欲恶》乌路反。《好欲》呼报反。

  【二】【疏】性者,禀生之理;德者,功行之名;故致在宥之言,以防迁淫之过。若不任性自在,恐物淫僻丧性也。若不宥之,复恐效他,其德迁改也。  【三】【注】无治乃不迁淫。

  【疏】性正德定,何劳布政治之哉!有政不及无政,有为不及无为。  【释文】《有治天下者哉》崔本作有治天下者材失,云:强治之,是材之失也。  【四】【注】夫尧虽在宥天下,其迹则治也。治乱虽殊,其于失后世之恬愉,使物争尚畏鄙而不自得则同耳。故誉尧而非桀,不如两忘也。

  【疏】恬,静也。愉,乐也。瘁,忧也。尧以德临人,人歌击壤,乖其静性也;桀以残害于物,物遭忧瘁,乖其愉乐也。尧桀政代斯异,使物失性均也。

  【释文】《人乐》音洛。《恬》徒谦反。《瘁瘁》在季反,病也。广雅云:忧也。崔本作醉。《愉》音瑜,徐音喻。《故誉》音余。  【五】【注】恬愉自得,乃可长久。

  【疏】尧以不恬?人,桀以不愉取物,不合淳和之性;欲得长久,天下未之有也。

  人大喜邪?毗于阳;大怒邪?毗于阴。阴阳并毗,田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其反伤人之形乎!使人喜怒失位,居处无常,【一】思虑不自得,中道不成章【二】,于是乎天下始乔诘卓鸷,而后有盗跖曾史之行。故举天下以赏其善者不足,【三】举天下以罚其恶者不给【四】,故天下之大不足以赏罚【五】。自三代以下者,匈匈焉终以赏罚为事,彼何暇安其性命之情哉【六】!

  【一】【疏】毗,助也。喜出于魂,怒出于魄,人禀阴阳,与二仪同气。尧令百姓喜,毗阳暄舒;桀使人怒,助阴惨肃。人喜怒过分,则天失常,盛夏不暑,隆冬无霜。既失和气,加之天灾,人多疾病,岂非反伤形乎!不可有为作法,必致残伤也。

  【释文】《毗于》如字。司马云:助也。一云:并也。◎俞樾曰:释文,毗如字,司马云,助也,一云,并也,然下文云,阴阳并毗,四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则训(为)(一)助已不可通,若训并更为失之矣。案此毗字当读为毗刘暴乐之毗。尔雅释诂云,毗刘,暴乐也。合言之则曰毗刘,分言之则或止曰刘,诗桑柔篇捋采其刘是也;或止曰毗,此言毗于阳毗于阴是也。暴乐,毛公传作爆烁。郑氏笺云:捋采之则爆烁而疏。然则爆烁犹剥落也。喜属阳,怒属阴,故大喜则伤阳,大怒则伤阴。毗阴毗阳,言伤阴阳之和也,故四时不至,寒暑之和不成。若从司马训毗为助,则下三句不贯矣。淮南子原道篇,人大怒破阴,大喜坠阳,正与此同义。

  【二】【注】此皆尧桀之流,使物喜怒大过,以致斯患也。人在天地之中,最能以灵知喜怒扰乱群生而振荡阴阳也。故得失之间,喜怒集乎百姓之怀,则寒暑之和败,四时之节差,百度昏亡,万事失(二)落也。

  【疏】为滞喜怒,遂使百姓谋虑失真,既乖宪章之法,斯败也已。

  【释文】《思虑》息嗣反。《大过》音泰。

  【三】【注】慕赏乃善,故赏不能供。  【释文】《乔》向钦消反,或去夭反,郭音矫,李音骄。《诘》李去吉反,徐起列反。崔云:乔诘,意不平也。《卓》敕角反,郭丁角反,向音●。《鸷》敕二反,李猪栗反,向猪立反,又敕栗反。崔云:卓鸷,行不平也。《之行》下孟反。

  【四】【注】畏罚乃止,故罚不能胜。

  【疏】乔,诈伪也。诘,责问也。卓,独也。鸷,猛也。于是乔伪诘责,卓尔不群,独怀鸷猛,轻陵于物,自尧为始,次后有盗跖之恶,曾史之善,善恶既着,赏罚系焉。慕赏行善,惧罚止恶,举天下斧钺不足以罚恶,倾宇宙之藏不足以赏善。给,犹足也。

  【释文】《能胜》音升。  【五】【疏】若忘赏罚,任真乃在足也。

  【六】【注】忘赏罚而自善,性命乃大足耳。夫赏罚者,圣王之所以当功过,非以着劝畏也。故理至则遗之,然后至一可反也。而三代以下,遂寻其事迹,故匈匈焉与迹竞逐,终以所寄为事,性命之情何暇而安哉!  【疏】匈匈,歡哗也,竞逐之谓也。人惧斧钺之诛,又慕轩冕之赏,心怀百虑,事出万端,匈匈竞逐而不知止。夏殷已来,其风渐扇,赏罚撄扰,终日荒忙,有何容暇安其性命!

  【释文】《匈匈》音凶。

  【校】(一)为字依诸子平议删。(二)赵谏议本失作夭,世德堂本作失。

  而且说明邪?是淫于色也;说聪邪?是淫于声也;【一】说仁邪?是乱于德也;说义邪?是悖于理也;【二】说礼邪?是相于技也;说乐(也)〔邪〕(一)?是相于淫也;【三】说圣邪?是相于艺也;说知邪?是相于疵也【四】。天下将安其性命之情,之八者,存可也,亡可也【五】;天下将不安其性命之情,之八者,乃始脔卷獊(二)囊而乱天下也【六】。而天下乃始尊之惜之,甚矣天下之惑也!【七】岂直过也而去之邪!乃齐戒以言之,跪坐以进之,鼓歌以之,吾若是何哉【八】!

  【一】【疏】说,爱染也。淫,耽滞也。希离慕旷,为滞声色。

  【释文】《而且》如字,徐子余反。《说明》音悦。下同。  【二】【疏】德无憎爱,偏爱故乱德;理无是非,裁非故逆理。悖,逆也。

  【释文】《是悖》必内反,徐蒲没反。

  【三】【疏】礼者,擎跽曲拳,节文隆杀。乐者,咸池大夏,律吕八音。说礼乃助浮华技能,爱乐更助宫商淫声。

  【释文】《是相》息亮反,助也。下及注皆同。《于技》其绮反,李音歧。崔同,云:不端也。

  【四】【注】当理无说,说之则致淫悖之患矣。相,助也。

  【疏】说圣迹,助世间之艺术;爱智计,益是非之疵病也。

  【释文】《说知》音智。《于疵》疾斯反。

  【五】【注】存亡无所在,任其所受之分,则性命安矣。  【疏】八者,聪明仁义礼乐圣智是也。言人禀分不同,性情各异。离旷曾史,素分有者,存之可也;众人性分本无,企慕乖真,亡之可也。

  【六】【注】必存此八者,则不能纵任自然,故为脔卷獊囊也。

  【疏】脔卷,不舒放之容也。獊囊,?遽之貌也。天下群生,唯知分外,不能安任,脔卷自拘,夸华人事,獊囊?速,争驰逐物,由八者不忘,致斯弊者也。

  【释文】《脔》力转反。崔本作栾。《卷》卷勉反,徐居阮反。司马云:脔卷,不申舒之状也。崔同。一云:相牵引也。《獊》音仓。崔本作戕。《囊》如字。崔云:戕囊,犹抢攘。◎卢文弨曰:今本獊作怆。

  【七】【注】不能遗之,已为误矣。而乃复尊之以为贵,岂不甚惑哉!  【疏】前八者,乱天下之经,不能忘遗,已是大惑。方复尊敬,用为楷模,痛惜甚也。

  【释文】《乃复》扶又反。

  【八】【注】非直由寄而过去也,乃珍贵之如此。

  【疏】八条之义,事同刍狗,过去之后,不合更收。诚禁致齐,明言执礼,君臣跪坐,更相进献,鼓九韶之歌,舞大章之曲。珍重蘧庐,一至于此,庄生目击,无柰之何也。

  【释文】《而去》起虑反。《之邪》崔本唯此一字作邪,余皆作咫。《齐戒》本又作斋,同。侧皆反。《跪》其诡反,郭音危。  【校】(一)邪字依世德堂本改。(二)世德堂本作怆,注同。赵谏议本作伧。

  故君子不得已而临莅天下,莫若无为。无为也而后安其性命之情。【一】故贵以身于为天下,则可以托天下;爱以身于为天下,则可以寄天下【二】。故君子苟能无解其五藏,无擢其聪明【三】;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四】,神动而天随【五】,从容无为而万物炊累焉【六】。吾又何暇治天下哉【七】!  【一】【注】无为者,非拱默之谓也,直各任其自为,则性命安矣。不得已者,非迫于威刑也,直抱道怀朴,任乎必然之极,而天下自宾也。

  【疏】君子,圣人也。不得已临莅天下,恒自无为。虽复无为,非关拱默,动寂无心,而性命之情未始不安也。

  【释文】《莅》音利,又音类。◎家世父曰:言贵其身重于所以为天下,爱其身甚于所以为天下。惟贵惟爱,故无为。

  【二】【注】若夫轻身以赴利,弃我而殉物,则身且不能安,其如天下何!  【疏】贵身贱利,内我外物,保爱精神,不荡于世者,故可寄坐万物之上,托化于天下也。

  【三】【注】解擢则伤也。

  【疏】五藏,精灵之宅;聪明,耳目之用。若分辨五藏情识,显擢聪明之用,则精神奔驰于内,耳目竭丧于外矣。  【释文】《无解》如字。一音蟹,散也。

  【四】【注】出处默语,常无其心而付之自然。

  【疏】圣人寂同死尸寂泊,动类飞龙在天,岂有寂动理教之异哉!故寂而动,尸居而龙见,渊默而雷声。欲明寂动动寂,理教教理,不一异也。

  【释文】《龙见》贤遍反。向崔本作睍,向音见,崔音睍。

  【五】【注】神顺物而动,天随理而行。  【疏】神者,妙万物而为言也,即动即寂,德同苍昊,随顺生物也。◎家世父曰:尸居龙见,不见而章;渊默雷声,不动而变;神动天随,无为而成。  【六】【注】若游尘之自动。

  【疏】累,尘也。从容自在,无为虚淡,若风动细尘,类空中浮物,阳气飘飖,任运去留而已。  【释文】《从容》七容反。《炊》昌睡反,又昌规反。本或作吹,同。《累》劣伪反。司马云:炊累,犹动升也。向郭云:如埃尘之自动也。

  【七】【注】任其自然而已。

  【疏】物我齐混,俱合自然,何劳功暇,更为治法也!

  崔瞿问于老聃曰:“不治天下,安藏(一)人心?”  老聃曰:“女慎无撄人心【一】。人心排下而进上【二】,上下囚杀【三】,淖约柔乎刚强【四】。廉刿雕琢,其热焦火,其寒凝冰【五】。其疾俯仰之间而再抚四海之外【六】,其居也渊而静,其动也县而天【七】。偾骄而不可系者,其唯人心乎【八】!

  【一】【注】撄之则伤其自善也。  【疏】姓崔,名瞿,不知何许人也。既问:“在宥不治人心,何以履善?”答曰:“宥之放之,自合其理,作法理物,则撄挠人心。”〔人心〕列下文云。

  【释文】《崔瞿》向崔本作臞。向求朱反。崔瞿,人姓名也。《老聃》吐蓝反。《女慎》音汝。《撄》于营反,又于盈反。司马云:引也。崔云:羁落也。

  【二】【注】排之则下,进之则上,言其易摇荡也。

  【疏】人心排他居下,进己在上,皆常情也。

  【释文】《排》皮皆反。崔本作俳。《进上》时掌反。注及下同。《其易》以豉反。

  【三】【注】无所排进,乃安全耳。

  【疏】溺心上下,为境所牵,如禁之囚,撄烦困苦。

  【释文】《囚杀》如字,徐所例反。言囚杀万物也。◎家世父曰:上下囚杀,言诡上诡下,使其心拘囚?杀,不自适也。淖约者矫揉,则刚可使柔,廉刿者径遂,寒热百变,水火兼施,撄之而遂至于不可遏。郭象注恐误。  【四】【注】言能淖约,则刚强者柔矣。  【疏】淖约,柔弱也。矫情行于柔弱,欲制服于刚强。

  【释文】《淖》昌略反,又直角反。  【五】【注】夫焦火之热,凝冰之寒,皆喜怒并积之所生。若乃不雕不琢,各全其朴,则何冰炭之有哉!

  【疏】廉,务名也。刿,伤也。雕琢名行,欲在物前。若违情起怒,寒甚凝冰;顺心生喜,热逾焦火。  【释文】《廉刿》居卫反。司马云:伤也。广雅云:利也。《琢》丁角反。

  【六】【注】风俗之所动也。

  【疏】逐境之心,一念之顷,已遍十方,况俯仰之间,不再临四海哉!

  【七】【注】静之可使如渊,动之则系天而踊跃也。

  【疏】有欲之心,去无定准。偶尔而静,如流水之遇渊潭;触境而动,类高天之县;不息动之,则系天踊跃。

  【释文】《县而天》音玄。向本无而字,云:希高慕远,故曰县天。

  【八】【注】人心之变,靡所不为。顺而放之,则静而自(二)通;治而系之,则跂而偾骄。偾骄者,不可禁之势也。

  【疏】排下进上,美恶喜怒,偾发骄矜,不可禁制者,其在人心乎!

  【释文】《偾》向粉问反。广雅云:僵也。郭音奔。《骄》如字,又居表反。郭云:偾骄者,不可禁之势。  【校】(一)世德堂本藏作臧。(二)世德堂本无自字。

  昔者黄帝始以仁义撄人之心【一】,尧舜于是乎股无胈,胫无毛,以养天下之形,愁其五藏以为仁义,矜其血气以规法度。然犹有不胜也,【二】尧于是放歡兜于崇山,投三苗于三峗,流共工于幽都,此不胜天下也。【三】夫施及三王而天下大骇矣【四】。下有桀跖,上有曾史【五】,而儒墨毕起【六】。于是乎喜怒相疑【七】,愚知相欺【八】,善否相非【九】,诞信相讥【一0】,而天下衰矣【一一】;大德不同,而性命烂漫矣【一二】;天下好知,而百姓求竭矣【一三】。于是乎釿锯制焉,绳墨杀焉,椎凿决焉【一四】。天下脊脊大乱,罪在撄人心。故贤者伏处大(一)山嵁岩之下,而万乘之君忧栗乎(二)庙堂之上【一五】。

  【一】【注】夫黄帝非为仁义也,直与物冥,则仁义之迹自见。迹自见,则后世之心必自殉之,是亦黄帝之迹使物撄也。

  【疏】黄帝因宜作则,慈爱养民,实异偏尚之仁,裁非之义。后代之王,执其轨辙,苍生名之为圣,撄人之心自此始也。弊起后王,衅非黄帝。

  【释文】《自见》贤遍反。下同。

  【二】【疏】胈,白肉也。尧舜行黄帝之迹,心形瘦弊,股瘦无白肉,胫秃无细毛,养天下形容,安万物情性,五藏忧愁于内,血气矜庄于外,行仁义以为规矩,立法度以为楷模,尚不免流放凶族,则有不胜。  【释文】《股》音古。胫本曰股。《胈》畔末反,向父末反。李扶盖反,云:白肉也。或云:字当作绂。绂,蔽膝也。崔云:胈,●也。《胫》刑定反。◎庆藩案矜其血气,犹孟子言苦其心志也。矜者,苦也,训见尔雅释言篇。

  【三】【疏】昔帝鸿氏有不才子,天下谓之浑沌,即讙兜也,为党共工,放南裔也。缙云氏有不才子,天下谓之饕餮,即三苗也,为尧诸侯,封三苗之国。国在左洞庭,右彭蠡,居豫章,近南岳。三峗,山名,在西裔,即秦州西羌地。少昊氏有不才子,天下谓之穷奇,即共工也,为尧水官。幽都在北方,即幽州之地。尚书有殛鲧,此文不备也。四人皆包藏凶恶,不遵尧化,故投诸四裔,是尧不胜天下之事。放四凶由舜,今称尧者,其时舜摄尧位故耳。

  【释文】《歡》音欢。《兜》(下)〔丁〕(三)侯反。《崇山》南裔也。尧六十年,放歡兜于崇山。《投三苗》崔本投作杀,尚书作窜。三苗者,缙云氏之子,即饕餮也。《三峗》音危。本亦作危。三危,西裔之山也,今属天水。尧六十六年,窜三苗于三危。《共工》音恭。共工,官名,即穷奇也。《幽都》李云:即幽州也。尚书作幽州,北裔也。尧六十四年,流共工于幽州。

  【四】【注】夫尧舜帝王之名,皆其迹耳,我寄斯迹而迹非我也,故骇者自世。世弥骇,其迹愈粗,粗之与妙,自途之夷险耳,游者岂常改其足哉!故圣人一也,而(四)有尧舜汤武之异。明斯异者,时世之名耳,未足以名圣(五)人之实也。故夫尧舜者,岂直一尧舜而已哉!是以虽有矜愁之貌,仁义之迹,而所以迹者故全也。

  【疏】施,延也。自黄帝逮乎尧舜,圣迹滞,物扰乱,延及三王,惊骇更甚。

  【释文】《施及》以智反。崔云:延也。《大骇》骇,惊也。《愈粗》音麤。下同。  【五】【疏】桀跖行小人之行为下,曾史行君子之行为上。

  【六】【疏】谓儒墨守迹,是非因之而起也。

  【七】【疏】喜是怒非,更相疑贰。

  【八】【疏】饰智惊愚,互为欺侮。

  【释文】《愚知》音智。下及注同。

  【九】【疏】善与不善,彼此相非。

  【一0】【疏】诞虚信实,自相讥诮。  【一一】【注】莫能齐于自得。

  【疏】相仍纠纷,宇宙衰也。

  【一二】【注】立小异而不止于分。

  【疏】喜怒是非,炽然大盛,故天年夭枉,性命烂漫。烂漫,散乱也。

  【一三】【注】知无涯而好之,故无以供其求。

  【疏】圣人穷无涯之知,百姓焉不竭哉!

  【释文】《好知》呼报反。注同。

  【一四】【注】雕琢性命,遂至于此。

  【疏】绳墨,正木之曲直;礼义,示人之隆杀;椎凿,穿木之孔窍;刑法,决人之身首。工匠运斤锯以残木,圣人用礼法以伤道。

  【释文】《釿》音斤,本亦作斤。《锯》音据。《制焉》釿锯制,谓如肉刑也。《绳墨杀焉》并如字。崔云:谓弹正杀之。《椎》直追反。《凿》在洛反。《决焉》古穴反,又苦穴反。崔云:肉刑,故用椎凿。

  【一五】【注】若(六)夫任自然而居当,则贤愚袭情而贵贱履位,君臣上下,莫匪尔极,而天下无患矣。斯迹也,遂(七)撄天下之心,使奔驰而不可止。故中知以下,莫不外饰其性以眩惑众人,恶直丑正,蕃徒相引。是以任真者失其据,而崇伪者窃其柄,于是主忧于上,民困于下矣。

  【疏】脊脊,相践籍也。一云乱,宇宙大乱,罪由圣知。君子道消,晦迹林薮,人君虽在庙堂,心恒忧栗,既无良辅,恐国倾危也。  【释文】《脊脊》音藉,在亦反,相践藉也。本亦作肴肴。广雅云:肴,乱也。《大山》音泰,亦如字。《嵁》苦岩反,一音苦咸反,又苦严反。《岩》音严,语衔反。一音岩,语咸(及)〔反〕(八)。◎卢文弨曰:今本作岩(九)。◎俞樾曰:释文,大山,音泰,亦如字,当以读如字为是。此泛言山之大者,不必东岳泰山也。嵁当为湛。文选封禅文湛恩?鸿,李注曰:湛,深也。湛岩,犹深岩,因其以山岩言,故变从水者而从山耳。山言其大,岩言其深,义正相应。学者不达其义,而音大为泰,失之矣。田子方篇其神经乎大山而无介,入乎渊泉而不濡,释文大音泰,失与此同。文选风赋缘泰山之阿,古诗孤生竹,结根泰山阿,夫风之所缘,竹之所生,非必泰山也。其原文应并作大山,泛言山之大者。后人误读为泰,并改作泰耳。《以眩》玄遍反。《恶直》乌路反。》蕃徒》音烦。

  【校】(一)赵谏议本大作太。(二)赵本无乎字。(三)丁字依世德堂本及释文原本改。(四)世德堂本而作天,赵本而下有天字。(五)赵本圣作至。(六)世德堂本若作故。(七)世德堂本无遂字。(八)反字依世德堂本及释文原本改。(九)世德堂本作岩,本书依释文改。

  今世殊死者相枕也,桁杨者相推也,刑戮者相望也【一】,而儒墨乃始离跂攘臂乎桎梏之间。意,甚矣哉!其无愧而不知耻也甚矣!【二】吾未知圣知之不为桁杨椄槢也,仁义之不为桎梏凿枘也【三】,焉知曾史之不为桀跖嚆矢也【四】!故曰‘绝圣弃知而天下大治。【五】’”

  【一】【疏】殊者,决定当死也。桁杨者,械也,夹脚及颈,皆名桁杨。六国之时及衰周之世,良由圣迹,黥劓五刑,遂使桁杨盈衢,殊死者相枕,残兀满路。相推相望,明其多也。

  【释文】《殊死》如字。广雅云:殊,断也。司马云:决也。一云:诛也。字林云:死也。说文同。又云:汉令曰,蛮夷长有罪,当殊之。崔本作殀死。《相枕》之鸩反。《桁》户刚反。司马云:脚长械也。《杨》向音阳。崔云:械夹颈及胫者,皆曰桁杨。

  【二】【注】由腐儒守迹,故致斯祸。不思捐迹反一,而方复攘臂用迹以治迹,可谓无愧而不知耻之甚也。

  【疏】离跂,用力貌也。圣迹为害物之具,而儒墨方复攘臂分外,用力于桎梏之间,执迹封教,救当世之弊,何荒乱之能极哉!故发噫叹息,固陋不已,无愧而不知耻也。

  【释文】《离》力氏反,又力智反。《跂》丘氏反,又丘豉反。《攘》如羊反。《桎》之实反。《梏》古毒反。◎庆藩案离跂即荀子荣辱篇离纵而跂訾之义,谓自异于众也。《意》如字,又音医。《无愧》崔本作●。《腐》音辅。《方复》扶又反。

  【三】【注】桁杨以椄槢为管,而桎梏以凿枘为用。圣知仁义者,远于罪之迹也。迹远罪则民斯(一)尚之,尚之则矫(二)诈生焉,矫诈生而御奸(三)之器不具者,未之有也。故弃所尚则矫诈不作,矫诈不作则桁杨桎梏废矣,何凿枘椄槢之为哉!

  【疏】椄槢,械楔也。凿,孔也。以物内孔中曰枘。械不楔不牢,梏无孔无用。亦犹宪章非圣迹不立,桀跖无仁义不行,圣迹是撄扰之原,仁义是残害之本。

  【释文】《椄》李如字,向徐音(燮)〔妾〕(四),郭慈接反。《槢》郭李音习,向徐徒燮反。司马云:椄槢,械楔。音息节反。崔本作●,云:读为牒,或作謵字。椄槢,桎梏梁也。淮南曰:大者为柱梁,小者为椄槢也。◎庆藩案文选何平叔景福殿赋注引司马〔云:〕槢,械楔也。与释文异。(释文槢上有椄字,楔下无也字。)《凿》在洛反,又在报反。《枘》人锐反。向本作内,音同。三苍云:柱头枘也。凿头厕木,如柱头枘。《远于》于万反。下同。《而御》鱼吕反。本又作御,音同。  【四】【注】嚆矢,矢之猛者,言曾史为桀跖之利用也。  【疏】嚆,箭镞有吼猛声也。圣智是窃国之具,仁义为凶暴之资,曾史为桀跖利用猛箭,故云然也。

  【释文】《焉知》于虔反。《嚆矢》许交反。本亦作嗃。向云:嚆矢,矢之鸣者。郭云:矢之猛者。字林云:嚆,大呼也。崔本作蒿,云:萧蒿可以为箭。或作矫,矫,喿也。崔本此下更有有无之相生也则甚,曾史与桀跖生有无也,又恶得无相毂也,凡二十四字。

  【五】【注】去其所以撄也。  【疏】绝窃国之具,弃凶暴之资,即宇内清平,言大治也。

  【释文】《大治》直吏反。《去其》起吕反。

  【校】(一)世德堂本作思,赵谏议本作斯。(二)赵本矫作骄。(三)世德堂本作奸。(四)妾字依世德堂本改,释文原本亦误燮。

  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一】,闻广成子在于空同之(上)〔山〕(一),故往见之【二】,曰:“我闻吾子达于至道,敢问至道之精。吾欲取天地之精,以佐五谷,以养民人【三】,吾又欲官阴阳,以遂群生,为之柰何【四】?”  【一】【疏】德化诏令,(寓)〔宇〕内大行。

  【二】【疏】空同山,凉州北界。广成,即老子别号也。

  【释文】《广成子》或云:即老子。《空同》司马云:当北斗下山也。尔雅云:北戴斗极为空同。一曰:在梁国虞城东三十里。

  【三】【疏】五谷,黍稷菽麻麦也。欲取窈冥之理,天地阴阳精气,助成五谷,以养苍生也。

  【四】【疏】遂,顺也。欲象阴阳设官分职,顺群生之性,问其所以。

  【校】(一)山字依阙误引张君房本及成疏改。

  广成子曰:“而所欲问者,物之质也【一】;而所欲官者,物之残也【二】。自而治天下,云气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黄而落,日月之光益以荒矣【三】。而佞人之心剪剪者,又奚足以语至道【四】!”

  【一】【注】问至道之精,可谓质也。

  【疏】而,汝也。欲播植五谷,官府二仪,所问粗浅,不过形质,乖深玄之致。是诋诃也。

  【释文】《质也》广雅云:质,正也。

  【二】【注】不任其自尔而欲官之,故残也。

  【疏】苟欲设官分职,引物从己,既乖造化,必致伤残。

  【三】【疏】族,聚也。分百官于阴阳,有心治万物,必致凶灾。雨风不调,炎凉失节,云未聚而雨降,木尚青而叶落;欃枪薄蚀,三光昏晦,人心遭扰,玄象荒殆。  【释文】《云气不待族而雨》司马云:族,聚也。未聚而雨,言泽少。《草木不待黄而落》司马云:言杀气多也。尔雅云:落,死也。《益以》崔本作盖以。

  【四】【疏】剪剪,狭劣之貌也。汝是谄佞之人,心甚狭劣,何能语至道也!

  【释文】《佞人》如字。郭音宁。《翦翦》如字。郭司马云:善辩也。一曰:佞貌。李云:浅短貌。或云:狭小之貌。

  黄帝退,捐天下,筑特室,席白茅,闲居三月,复往邀之【一】。

  【一】【疏】黄帝退,清齐一心,舍九五尊位,筑特室,避歡嚣,藉白茅以絜净,闲居经时,重往请道。邀,遇也。  【释文】《捐》悦全反。《闲居》音闲。下注同。《复往》扶又反。《邀之》古尧反,要也。

  广成子南首而卧,黄帝顺下风膝行而进,再拜稽首而问曰:“闻吾子达于至道,敢问,治身柰何而可以长久?”广成子蹶然而起,曰:“善哉问乎【一】!来!吾语女至道。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二】。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三】。必静必清,无劳女形,无摇女精,乃可以长生【四】。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女神将守形,形乃长生【五】。慎女内【六】,闭女外【七】,多知为败【八】。我为女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女入于窈冥之门矣,至彼至阴之原也【九】。天地有官,阴阳有藏【一0】,慎守女身,物将自壮【一一】。我守其一以处其和,故我修身千二百岁矣,吾形未常衰【一二】。”

  【一】【注】人皆自修而不治天下,则天下治矣,故善之也。  【疏】使人治物,物必撄烦,各各治身,天下清正,故善之。蹶然,疾起。  【释文】《南首》音狩。《蹶》其月反,又音厥,惊而起也。◎庆藩案文选张景阳七命注引司马云:蹶,疾起貌。释文阙。《天下治》直吏反。

  【二】【注】窈冥昏默,皆了无也。夫庄老之所以屡称无者,何哉?明生物者无物而物自生耳。自生耳,非为生也,又何有为于已生乎!

  【疏】至道精微,心灵不测,故寄窈冥深远,昏默玄绝。  【释文】《吾语》鱼据反。下同。《女》音汝。后仿此。《窈窈》乌了反。

  【三】【注】忘视而自见,忘听而自闻,则神不扰而形不邪也。  【疏】耳目无外视听,抱守精神,境不能乱,心与形合,自冥正道。

  【释文】《不邪》似嗟反。

  【四】【注】任其自动,故闲静而不夭也。

  【疏】清神静虑,体无所劳,不缘外境,精神常寂,心闲形逸,长生久视。

  【五】【注】此皆率性而动,故长生也。

  【疏】任视听而无所见闻,根尘既空,心亦安静,照无知虑,应机常寂,神淡守形,可长生久视也。

  【六】【注】全其真也

  【疏】忘心,全(漠)〔真〕(一)也。

  【七】【注】守其分也。  【疏】绝视听,守分也。

  【八】【注】知无崖,故败。

  【疏】不慎智虑,心神既困,耳目竭于外,何不败哉!

  【九】【注】夫极阴阳之原,乃遂于大明之上,入于窈冥之门也。

  【疏】阳,动也。阴,寂也。遂,出也。至人应动之时,智照如日月,名大明也。至阳之原,表从本降迹,故言出也。无感之时,深根寂然凝湛也。至阴之原,示摄迹归本,故曰入窈冥之门。广成示黄帝动寂两义,故托阴阳二门也。

  【释文】《我为》于伪反。下同。

  【一0】【注】但当任之。  【一一】【疏】天官,谓日月星辰,能照临四方,纲维万物,故称官也。地官,谓金木水火土,能维持动植,运载群品,亦称官也。阴阳二气,春夏秋冬,各有司存,如藏府也。咸得随任,无不称适,何违造化,更立官府也!女但无为,慎守女身,一切万物,自然昌盛,何劳措心,自贻伊戚哉!

  【释文】《物将自壮》侧亮反。谓不治天下,则众物皆自任,自任而壮也。  【一二】【注】取于尽性命之极,极长生之致耳。身不夭乃能及物也。  【疏】保恬淡一心,处中和妙道,摄卫修身,虽有寿考之年,终无衰老之日。

  【校】(一)真字依注文改。

  黄帝再拜稽首曰:“广成子之谓天矣【一】!”

  【一】【注】天,无为也。

  【疏】叹圣道之清高,可与玄天合德也。

  广成子曰:“来!余语女。彼其物无穷,而人皆以为有终【一】;彼其物无测,而人皆以为有极【二】。得吾道者,上为皇而下为王【三】;失吾道者,上见光而下为土【四】。今夫百昌皆生于土而反于土,故余将去女【五】,入无穷之门,以游无极之野【六】。吾与日月参光,吾与天地为常【七】。当我,缗乎!远我,昏乎【八】!人其尽死,而我独存乎【九】!”

  【一】【疏】死生变化,物理无穷,俗人愚惑,谓有终始。

  【二】【注】徒见其一变也。

  【疏】万物不测,千变万化,愚人迷执,谓有限极。◎庆藩案无测,言无尽也。说文:测,深所至也。深所至,谓深之尽极处。吕氏春秋论人篇阔大渊深,不可测也,高注:测,尽极也。淮南原道篇水大不可极,深不可测,高注:测,尽也。无测有极,正对文言之。

  【三】【注】皇王之称,随世之上下耳,其于得通变之道以应无穷,一也。

  【疏】得自然之道,上逢淳朴之世,则作羲农;下遇浇季之时,应为汤武。皇王迹自夷险,道则一也。

  【释文】《之称》尺证反。

  【四】【注】失无穷之道,则自信于一变而不能均同上下,故俯仰异心。  【疏】丧无为之道,滞有欲之心,生则睹于光明,死则便为土壤。迷执生死,不能均同上下,故有两名也。

  【五】【注】土,无心者也。生于无心,故当反守无心而独往也。

  【疏】夫百物昌盛,皆生于地,及其雕落,还归于土。世间万物,从无而生,死归空寂。生死不二,不滞一方,今将去女任适也。

  【释文】《百昌》司马云:犹百物也。

  【六】【注】与化俱也。

  【疏】反归冥寂之本,入无穷之门;应变天地之间,游无极之野。

  【七】【注】都任之也。

  【疏】参,同也。与三景齐明,将二仪同久,岂千二百岁哉!

  【八】【注】物之去来,皆不觉也。

  【疏】圣人无心若镜,机当感发,即应机冥符,若前机不感,即昏然晦迹也。

  【释文】《当我》如字。《缗乎》武巾反。郭音泯,泯合也。◎家世父曰:释文,缗,泯合也。缗昏字通,缗亦昏也。当我,乡我而来;远我,背我而去;任人之乡背,而一以无心应之。《远我》于万反。《昏乎》如字,暗也。司马云:缗昏,并无心之谓也。

  【九】【注】以死生为一体,则无往而非存。

  【疏】一死生,明变化,未始非我,无去无来,我独存也。人执生死,故忧患之。  云将东游,过扶摇之枝而适遭鸿蒙。鸿蒙方将拊脾雀(一)跃而游。【一】云将见之【二】,倘然止,贽然立,曰:“叟何人邪?叟何为此【三】?”

  【一】【疏】云将,云主将也。鸿蒙,元气也。扶摇,(木)神〔木〕(二),生东海也。亦云风。遭,遇也。拊,拍也。爵跃,跳跃也。寓言也。夫气是生物之元也,云为雨泽之本也,木是春阳之乡,东为仁惠之方。举此四事,示君王御物,以德泽为先也。  【释文】《云将》子匠反。下同。李云:云主帅也。《扶摇》扶,亦作夫,音符。李云:扶摇,神木也,生东海。一云:风也。◎庆藩案初学记一、御览八引司马云:云将,云之主帅。释文阙。《鸿蒙》如字。司马云:自然元气也。一云:海上气也。《拊》孚甫反,一音甫。《脾》本又作髀,音陛。徐甫婢反,又甫娣反。《雀》本又作爵,同。将略反。《跃》司马云:雀跃,若雀浴也。一云:如雀之跳跃也。

  【二】【疏】怪其容仪殊俗,动止异凡,故问行李(也)〔之〕由,庶为理物之道也。  【三】【疏】倘,惊疑貌。贽,不动也。叟,长老名也。

  【释文】《倘》尺掌反,一音吐郎反,李吐党反。司马云;欲止貌。李云:自失貌。《贽》之二反,又猪立反,又鱼列反。李云:不动貌。《叟》本又作●,素口反,郭疏走反。司马云:长者称。

  【校】(一)赵谏议本脾雀作髀爵,下同。(二)神木依释文改。

  鸿蒙拊脾雀跃不辍,对云将曰,“游【一】!”  【一】【疏】乘自然变化遨游也。  【释文】《不辍》丁劣反。李云:止也。

  云将曰:“朕愿有问也。”

  鸿蒙仰而视云将曰:“吁!”

  云将曰:“天气不和,地气郁结【一】,六气不调【二】,四时不节【三】。今我愿合六气之精以育群生,为之柰何【四】?”

  【一】【疏】二气不降不升,郁结也。

  【释文】《曰吁》况于反。亦作呼。◎庆藩案释文,吁亦作呼。呼吁,古通用字。说文:吁,惊〔语〕(一)也。文元年左传呼役夫,杜注:呼,发声也。尧典帝曰吁,传曰:吁,疑怪之辞。惊疑之声,亦发声也。檀弓瞿然曰呼,释文呼作吁。月令大雩帝,郑注:雩,吁嗟求雨之祭。周官女巫疏引董仲舒曰:雩,求雨之术,呼嗟之歌。皆其例。《郁结》如字。崔本作绾,音结。

  【二】【疏】阴阳风雨晦明,此六气也。  【三】【疏】春夏秋冬,节令愆滞其序。

  【四】【疏】我欲合六气精华以养万物,故问也。

  【校】(一)语字依说文补。

  鸿蒙拊脾雀跃掉头曰:“吾弗知!吾弗知【一】!”

  【一】【疏】万物咸禀自然,若措意治之,必乖造化,故掉头不答。

  【释文】《掉》徒吊反。

  云将不得问。又三年,东游,过有宋之野而适遭鸿蒙。云将大喜,行趋而进曰:“天忘朕邪?天忘朕邪?”再拜稽首,愿闻于鸿蒙。【一】

  【一】【疏】(故)〔敬〕如上天,再言忘朕,幸忆往事也。

  【释文】《有宋》如字,国名也。本作宗者非。

  鸿蒙曰:“浮游,不知所求【一】;猖狂,不知所往【二】;游者鞅掌,以观无妄【三】。朕又何知【四】!”

  【一】【注】而自得所求也。

  【疏】浮游处世,无贪取也。

  【二】【注】而自得所往也。

  【疏】无心妄行,无的当也。

  【三】【注】夫内足者,举目皆自正也。

  【疏】鸿蒙游心之处宽大,涉见之物众多,能观之智,知所观之境无妄也。鞅掌,众多也。

  【释文】《鞅掌》于丈反。毛诗传云:鞅掌,失容也。今此言自得而正也。

  【四】【注】以斯而已矣。

  【疏】浮游猖狂,虚心任物,物各自正,我复何知!

  云将曰:“朕也自以为猖狂,而民随予(一)所往;朕也不得已于民,今则民之放也【一】。愿闻一言【二】。”

  【一】【注】夫乘物非为迹而迹自彰,猖狂非招民而民自往,故为民所放效而不得已也。

  【疏】我同鸿蒙,无心驭世,不得已临人,人则随我迹,便为物放效也。  【释文】《之放》方往反,效也。注同。

  【二】【疏】愿闻要旨,庶决深疑。

  【校】(一)赵谏议本予作子。  鸿蒙曰:“乱天之经,逆物之情,玄天弗成【一】;解兽之群,而鸟皆夜鸣【二】;灾及草木,祸及止(一)虫【三】。意(二),治人之过也【四】!”

  【一】【注】若夫顺物性而不治,则情不逆而经不乱,玄默成而自然得也。

  【疏】乱天然常道,逆物真性,即谲诈方起,自然之化不成也。  【二】【注】离其所以静也。

  【疏】放效迹彰,害物灾起,兽则惊群散起,鸟则骇飞夜鸣。

  【三】【注】皆坐而受害也。

  【疏】草木未霜零落,灾祸及昆虫。昆,明也,向阳启蛰。

  【释文】《止虫》如字。本亦作昆虫。崔本作正虫。《皆坐》才卧反。

  【四】【注】夫有治之迹,乱之所由生也。

  【疏】天治斯灭,治人过也。

  【释文】《意》音医。本又作噫。下皆同。

  【校】(一)赵谏议本止作昆。(二)赵本意作噫,下同。

  云将曰:“然则吾柰何【一】?”

  【一】【疏】欲请不治之术。

  鸿蒙曰:“意,毒哉【一】!仙仙(一)乎归矣【二】。”

  【一】【注】言治人之过深。

  【疏】重伤祸败屡叹。噫,叹声。  【二】【注】僊僊,坐起之貌。嫌不能隤然通放,故遣使归。

  【疏】仙仙,轻举之貌。嫌云将治物为祸,故示轻举,劝令息迹归本。

  【释文】《仙仙》音仙。

  【校】(一)赵谏议本仙作仙。  云将曰:“吾遇天难,愿闻一言。”  鸿蒙曰:“意!心养【一】。汝徒处无为,而物自化【二】。堕尔形体,吐尔聪明,伦与物忘【三】;大同乎涬溟【四】,解心释神,莫然无魂【五】。万物云云,各复其根,各复其根而不知【六】;浑浑沌沌,终身不离【七】;若彼知之,乃是离之【八】。无问其名,无窥其情,物固自生【九】。”

  【一】【注】夫心以用伤,则养心者,其唯不用心乎!

  【疏】养心之术,列在下文。

  【二】【疏】徒,但也。但处心无为而物自化。

  【三】【注】理与物皆不以存怀,而暗付自然,则无为而自化矣。

  【疏】伦,理也。堕形体,忘身也。吐聪明,忘心也。身心两忘,物我双遣,是养心也。

  【释文】《堕》许规反。◎王引之曰:吐当为咄。咄与黜同。(徐无鬼篇黜耆欲,司马本作咄。)韦昭注周语曰:黜,废也。黜与堕,义相近。大宗师篇堕枝体,黜聪明,即其证也。隶书出字或省作士(若?省作敖,●省作卖,●省作款之类。)故咄字或作●,形与吐相似,因讹为吐矣。(咄之讹作吐,犹吐之讹作咄。汉书外戚传必畏恶吐弃我,汉纪吐讹作咄。)俞樾曰:吐当作杜,言杜塞其聪明也。

  【四】【注】与物无际。  【疏】溟涬,自然之气也。茫荡身心大同,自然合体也。

  【释文】《涬》户顶反,又音幸。《溟》亡顶反。司马云:涬溟,自然气也。

  【五】【注】坐忘任独。

  【疏】魂,好知为也。解释,遣荡也。莫然,无知;涤荡心灵,同死灰枯木,无知魂也。

  【六】【注】不知而复,乃真复也。

  【疏】云云,众多也。众多往来,生灭不离自然,归根明矣,岂得用知然后复根矣哉!

  【七】【注】浑沌无知而任其自复,乃能终身不离其本也。

  【疏】浑沌无知而任独,千变万化,不离自然。

  【释文】《浑浑》户本反。《沌沌》徒本反。《不离》力智反。下及注皆同。

  【八】【注】知而复之(一),与复乖矣。  【疏】用知慕至本,乃离自然之性。

  【九】【注】窥问则失其自生也。

  【疏】道离名言,理绝情虑。若以名问道,以情窥理,不亦远哉!能遣情忘名,任于独化,物得生理也。

  【校】(一)世德堂本之作知。

  云将曰:“天降朕以德,示朕以默;躬身求之,乃今也得【一】。”再拜稽首,起辞而行。

  【一】【注】知而不默,常自失也。

  【疏】降道德之言,示玄默之行,立身以来,方今始悟。

  世俗之人,皆喜人之同乎己而恶人之异于己也【一】。同于己而欲之,异于己而不欲者,以出乎众为心也【二】。夫以出乎众为心者,曷常出乎众哉【三】!因众以宁所闻,不如众技众矣【四】。而欲为人之国者,此揽乎三王之利而不见其患者也【五】。此以(一)人之国侥幸也,几何侥幸而不丧人之国乎【六】!其存人之国也(二),无万分之一;而丧人之国也,一不成而万有余丧矣【七】。悲夫,有土者之不知也【八】!

  【一】【疏】染习之人,迷执日久,同己喜欢,异己嫌恶也。  【释文】《而恶》乌路反。

  【二】【注】心欲出群为众隽也。

  【疏】夫是我而非彼,喜同而恶异者,必欲显己功名,超出群众。◎家世父曰:出乎众者,以才智加人而人皆顺之。抑不知己之出乎众乎,众之出乎己乎?因众之所同而同之,因众之所异而异之,以为众也,则夫喜人之同而恶人之异,犹之异同乎众也。喜与怒固不因己而因众,而一据之以为己,此所以为惑也。  【三】【注】众皆以出众(三)为心,故所以为众人也。若我亦欲出乎众,则与众无异而不能相出矣。夫众皆以相出为心,而我独无往而不同,乃大殊于众而为众主也。  【疏】人以竞先出乎众为心,此是恒物鄙情,何能独超群外!同其光尘,方大殊于众而为众杰。

  【四】【注】吾一人之所闻,不如众技多,故因众则宁也。若不因众,则众之千万,皆我敌也。

  【疏】用众人技能,因众人闻见,即无忿竞。所谓明者为之视,智者为之谋也。

  【释文】《因众以宁所闻》因众人之所闻见,委而任之,则自宁安。《不如众技》其绮反。《众矣》若役我之知达众人,众人之技多于我矣,安得而不自困哉!

  【五】【注】夫欲为人之国者,不因众之自为而以己为之者,此为徒求三王主物之利而不见己为之患也。然则三王之所以利,岂为之哉?因天下之自为而任耳。

  【疏】用一己偏执为国者,徒求三王主物之利,不知为丧身之大患也。  【释文】《此揽》音览。本亦作览。  【六】【疏】侥,要也。以皇王之国利要求非分,为一身之幸会者,未尝不身遭殒败。万不存一,故云几何也。

  【释文】《侥》古尧反。徐古了反,字或作徼。《幸》音幸。一云:侥幸,求利不止之貌。◎庆藩案侥,要也,求也。释文或作僥,僥亦求也。(见吕览颂民篇高注。)《几何》居岂反。郭巨机反,《不丧》息浪反。下及注同。

  【七】【注】己与天下,相因而成者也。今以一己而专制天下,则天下塞矣,己岂通哉!故一身既不成,而万方有余丧矣。

  【疏】以侥幸之心为帝王之主,论存则固无一成,语亡则有余败也。

  【释文】《万分》如字,又扶问反。

  【八】【疏】此一句伤叹君王不知侥幸为弊矣。

  【校】(一)阙误引江南古藏本此以作以此因。(二)世德堂本无此句。(三)世德堂本无众字。

  夫有土者,有大物也【一】。有大物者,不可以物;物【二】而不物,故能物物【三】。明乎物物者之非物也,岂独治天下百姓而已哉!出入六合,游乎九州【四】,独往独来,是谓独有【五】。独有之人,是谓至贵【六】。

  【一】【疏】九五尊高,四海弘巨,是称大物也。

  【二】【注】不能用物而为物用,即是物耳,岂能物物哉!不能物物,则不足以有大物矣。

  【疏】苟求三王之国,不能任物自为,翻为物用。己自是物,焉能物物!断不可也。

  【三】【注】夫用物者,不为物用也。不为物用,斯不物矣,不物,故物天下之物,使各自得也。  【疏】不为物用而用于物者也。◎家世父曰:有物在焉,而见以为物而物之,终身不离乎物,所见之物愈大而身愈小,不见有物而物皆效命焉。夫且不见有物,又奚以物之大小为哉!◎俞樾曰:郭断不可以物物五字为句,失其读矣。此当读不可以物为句,物而不物为句。

  【四】【注】用天下之自为,故驰万物而不穷。  【疏】圣人通自然,达造化,运百姓心知,用群生耳目,是知物物非物也。岂独戴黄屋,坐汾阳,佩玉玺,治天下哉?固当排六合,陵太清,超九州,游姑射矣。  【五】【注】人皆自异而己独群游,斯乃独往独来者也。独有斯独,可谓独有矣。

  【疏】有注释也。  【六】【注】夫与众玄同,非求贵于众,而众人不能不贵,斯至贵也。若乃信其偏见而以独异为心,则虽同于一致,故是俗中之一物耳,非独有者也。未能独有,而欲饕窃轩冕,冒取非分,众岂归之(一)哉!故非至贵也。

  【疏】(人皆自异而己独与群游,斯乃独往独来者也。独有斯独,可谓独有矣。(二))人欲出众而己独游,众无此能,故名独有。独有之人,苍生乐推,百姓荷戴。以斯为主,可谓至尊至贵也。

  【释文】《饕》吐刀反。《冒》亡北反,又亡报反。

  【校】(一)世德堂本之下有也字。(二)人皆至有矣二十七字,注文混入,当删。

  大人之教,若形之于影,声之于响(一)【一】。有问而应之,尽其所怀【二】,为天下配【三】。处乎无响【四】,行乎无方【五】。挈汝适复之挠挠【六】,以游无端【七】;出入无旁【八】,与日无始【九】;颂论形躯,合乎大同【一0】,大同而无己【一一】。无己,恶乎得有有【一二】!睹有者,昔之君子【一三】;睹无者,天地之友【一四】。

  【一】【注】百姓之心,形声也;大人之教,影响也。大人之于天下何心哉?犹影响之随形声耳。

  【疏】大人,圣人也。无心感应,应不以心,故百姓之心,形声也;大人之教,影响也。

  【释文】《于向》许丈反。本又作响。注及下同。

  【二】【注】使物之所怀各得自尽也。

  【疏】圣人心随物感,感又称机,尽物怀抱。  【三】【注】问者为主,应故为配。

  【疏】配,匹也,先感为主,应者为匹也。  【四】【注】寂以待物。

  【疏】处,寂也。无感之时,心如枯木,寂无影响也。

  【五】【注】随物转化。  【疏】行,应机也。逗机不定方所也。

  【六】【注】挠挠,自动也。提挈万物,使复归自动之性,即无为之至也。

  【疏】挠挠,自动也。逗机无方,还欲提挈汝等群品,令归自本性,则无为至也。  【释文】《挈》苦结反。广雅云:持(包)〔也〕(二)。《挠挠》而小反。◎俞樾曰:郭注未得其解。尔雅释诂:适,往也。然则适复,犹往复也。挠挠,乱也。广雅释诂:挠,乱也。重言之则为挠挠矣。适复之挠挠,此世俗之人所以不能独往独来也。惟大人则提挈其适复之挠挠者而与之共游于无端,故曰挈汝适复之挠挠以游无端。二句本止一句,郭失其解,并失其读矣。

  【七】【注】与化俱,故无端。  【疏】游,心与自然俱游,故无朕迹之端崖。

  【八】【注】玄同无表。

  【疏】出入尘埃生死之中,玄同造物,无边可见。

  【九】【注】与日新俱,故无始也。

  【疏】与日俱新,故无终始。

  【一0】【注】其形容与天地无异。

  【疏】(赞)颂,〔赞〕;论,语。圣人盛德躯貌,与二仪大道合同,外不窥乎宇宙,内不有其己身也。  【一一】【注】有己则不能大同也。

  【疏】合二仪,同大道,则物我俱忘也。  【一二】【注】天下之难无者己也。己既无矣,则群有不足复有之。

  【疏】己既无矣,物焉有哉!

  【释文】《恶》音乌。《足复》扶又反。

  【一三】【注】能美其名者耳。

  【疏】行仁义,礼君臣者,不离有为君子也。

  【一四】【注】睹无则任其独生也。

  【疏】睹无为之妙理,见自然之正性,二仪非有,万物尽空,翻有入无,故称为友矣。

  【校】(一)赵谏议本作响,世德堂本作向,注同。依释文应作向。(二)也字依世德堂本改。

  贱而不可不任者,物也;卑而不可不因者,民也【一】;匿而不可不为者,事也【二】;粗而不可不陈者,法也【三】;远而不可不居者,义也【四】;亲而不可不广者,仁也【五】;节而不可不积者,礼也。【六】;中而不可不高者,德也【七】;一而不可不易者,道也【八】;神而不可不为者,天也【九】。故圣人观于天而不助,【一0】成于德而不累【一一】,出于道而不谋【一二】,会于仁而不恃【一三】,薄于义而不积【一四】,应于礼而不讳【一五】,接于事而不辞【一六】,齐于法而不乱【一七】,恃于民而不轻【一八】,因于物而不去【一九】。物者莫足为也,而不可不为【二0】。不明于天者,不纯于德【二一】;不通于道者,无自而可【二二】;不明于道者,悲夫【二三】!

  【一】【注】因其性而任之则治,反其性而凌之则乱。夫民物之所以卑而贱者,不能因任故也。是以任贱者贵,因卑者尊,此必然之符也。

  【疏】民虽居下,各有功能;物虽轻贱,咸负材用。物无弃材,人无弃用,庶咸亨也。

  【释文】《则治》直吏反。

  【二】【注】夫事藏于彼,故匿也。彼各自为,故不可不为,但当因任耳。

  【疏】匿,藏也。事有隐显,性有工拙,或显于此,或隐于彼,或工于此,或拙于彼,但当任之,悉事济也。

  【释文】《匿而》女力反。

  【三】【注】法者妙事之迹也,安可以迹粗而不陈妙事哉!  【疏】法,言教也。以教望理,理妙法粗,取谕筌蹄,故顺陈说故也。

  【四】【注】当乃居之,所以为远。

  【疏】义虽去道疏远,苟其合理,应须取断。  【五】【注】亲则苦偏,故广乃仁耳。

  【疏】亲(虽)〔则〕(一)偏爱狭劣,周普广爱,乃大仁也。

  【六】【注】夫礼节者,患于系一,故物物体之,则积而周矣。  【疏】积,厚也。节,文也。夫礼贵尚往来,人情乖薄,故外示折旋,内敦积厚,此真礼也。

  【七】【注】事之下者,虽中非德。

  【疏】中,顺也。修道之人,和光处世,卑顺于物,而志行清高,涅而不缁其德也。  【释文】《中而不可不高者德也》中者,顺也。顺其性而高也。

  【八】【注】事之难者,虽一非道,况不一哉!

  【疏】妙本一气,通生万物,甚自简易,其唯道乎!

  【释文】《不易》以豉反。下注同。

  【九】【注】执意不为,虽神非天,况不神哉!

  【疏】神功不测,显晦无方,逗机无滞,合天然也。

  【一0】【注】顺其(二)自为而已。

  【疏】圣人观自然妙理,大顺群物而不助其性分。此下释前文。

  【一一】【注】自然与高会也。

  【疏】能使境智冥会,上德既成,自无瑕累也。

  【一二】【注】不谋而一,所以为易。

  【疏】显出妙一之道,岂得待(显)谋而后说!

  【一三】【注】恃则不广。  【疏】老经云,为而不恃。仁慈博爱,贵在合宜,故无恃赖。

  【一四】【注】率性居远,非积也。  【疏】先王蘧庐,非可宝重,已陈刍狗,岂积而留!

  【一五】【注】自然应礼,非由忌讳。  【疏】妙本湛然,迹应于礼,岂拘忌讳!◎俞樾曰:讳读为违。违讳并从韦声,故广雅释诂曰:讳,避也。韦昭注周语、晋语,并曰:违,避也。是二字声近义通。应于礼而不讳,即不违也。郭注曰,自然应礼,非由忌讳,则失之迂曲矣。

  【一六】【注】事以(礼)〔理〕(三)接,能否自任,应动而动,无所辞让。  【疏】混俗扬波,因事接物,应机不取,亦无辞让。

  【释文】《应动》忆升反。

  【一七】【注】御粗以妙,故不乱也。

  【疏】因于物性,以法齐之,故不乱也。

  【一八】【注】恃其自为耳,不轻用也。

  【疏】民惟邦本,本固而邦宁,故恃藉不敢轻用也。

  【一九】【注】因而就任之,不去其本也。  【疏】顺黔黎之心,因庶物之性,虽施于法教,不令离于性本。

  【二0】【注】夫为者,岂以足为故为哉?自体此为,故不可得而止也。

  【疏】物之禀性,功用万殊,如蜣螂转丸,蜘蛛结网,出自天然,非关假学。故素无之而不可强为,性中有者不可不为也。

  【释文】《物者莫足为也》分外也。《而不可不为》分内也。

  【二一】【注】不明自然则有为,有为而德不纯也。  【疏】暗自然之理,则浇薄之德不纯也。  【二二】【注】不能虚己以待物,则事事失会。

  【疏】滞虚玄道性,故触事面墙,谅无从而可也。

  【二三】【疏】暗天人之理,惑君臣之义,所作颠蹶,深可悲伤。

  【校】(一)则字依注文改。(二)世德堂本无其字。(三)理字依世德堂本改。

  何谓道?有天道,有人道。无为而尊者,天道也;【一】有为而累者,人道也【二】。主者,天道也【三】;臣者,人道也【四】。天道之与人道也,相去远矣【五】,不可不察也【六】。

  【一】【注】在上而任万物之自为也。

  【疏】无事无为,尊高在上者,合自然天道也。

  【二】【注】以有为为累者,不能率其自得也。

  【疏】司职有为,事累繁扰者,人伦之道。

  【三】【注】同乎天之任物,则自然居物上。

  【疏】君在上任物,合天道无为也。

  【四】【注】各当所任。

  【五】【注】君位无为而委百官,百官有所司而君不与焉。二者俱以不为而自得,则君道逸,臣道劳,劳逸之际,不可同日而论之也。  【疏】君位尊高,委之宰牧;臣道卑下,竭诚奉上;故君道逸,臣道劳,不可同日而语也。  【释文】《不与》音豫。

  【六】【注】不察则君臣之位乱矣。

  【疏】天道君而无为,人道臣而有事。尊卑有隔,劳逸不同,各守其分,则君臣咸无为也。必不能鉴理,即劳逸失宜,君臣乱矣。(夫二仪生育,变化无穷,形质之中,最为广大,而新新变化,念念推迁,实为等均,所谓亭之毒之也。)(一)  【校】(一)夫二仪以下三十七字,系下卷天地篇首二句疏文混入,当删。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