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笔会
我们就是旷野,我们就是远方
2017年02月17日 16:08 来源:文艺报 马行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我为什么就离不开地质勘探队啊,这是命运的神秘之处,也是命运的不可知!也许,这勘探队员的车灯,这戈壁深处的车灯,本就是天上的星星。

关键词:勘探;旷野;勘探队;车辙;魔鬼城

作者简介:

我为什么就离不开地质勘探队啊,这是命运的神秘之处,也是命运的不可知!

  这么多年,我试图一次次地远离,然而却又一次次地靠近!

  ——题 记

  外界评说我们,多用“苦”与“累”等词汇。可我从没听说搞勘探的人,有说自己苦和累的。在勘探者这儿,戈壁、大漠、草原、沼泽、风餐、露宿、前行……这一切,皆是一个整体。对我们来说,工作与生活是统一的。办公与帐篷是统一的。黑夜与白天是统一的。险峰与风光是统一的。星空与梦境是统一的。月光与琴声是统一的。人与环境是统一的。身与心是统一的。我们的常用词汇是二维、三维、工地、布线、放炮、炸药、雷管、仪器、水、带饭、电台、对讲机、收线、搬家、行驶……

  我们勘探,我们寻找,我们蓬头垢面,我们身上沾满尘土与泥巴。我们就这样一天天地从青年到中年。我们是职业勘探者,我们与白云同行,与风雨同行,与江河同行,与大雁同行,与骏马同行,与狼群同行,与黄沙同行,与劲风同行——

  人类应该怎样与天地对话?现在,无人区在前,勘探者在前,我紧随其中。向前,我们发现了那么多的油田、天然气田,但我们绝不会因此停下脚步。我们的使命就是在路上。

  引领一个梦

  他叫杨东新。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他就和我在一个勘探队。后来我到了勘探大队,我是大队团委书记,他是2232勘探队的放线班长、团支部书记。

  青春在伸延,人生在分叉。再后来,我离开了勘探系统,他调到了2232勘探队,先是任队长,后又任党支部书记。

  多少次,勘探队那近百台车辆,仿佛不是迁徙而来,而是像雅丹地貌一样从戈壁滩上凸起而来,像大太阳瞬间就从地平线上升起,又仿佛沙漠里常见的海市蜃楼。而他,担当着这个号称“石油吉普赛”勘探部落、现代部落的领头人,是责任,也是幸福。

  今年夏天,2232勘探队接手海拔3100米之上的青海大柴旦三维勘探项目。工区地貌极端复杂,从北到南,依次是雪山、沼泽、草原、戈壁、湖泊、沙漠。因为勘探难度大,这儿一直是我国石油勘探的一个空白区。施工刚开始时,各种难题一股脑地涌了上来。夜里睡不着,他就悄悄披衣来到驻地大院后面,坐在空荡荡的戈壁滩上看星星,望月亮。如果坐不住了,就走。在戈壁滩上漫无目的地走。他说,往往是这样望着、走着,心就静了,思路就有了,办法也有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