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东太湖的颜色
2017年05月08日 11:2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登建 字号

内容摘要:走上大堤,我一下子呆住了:眼前静立着一个绿纱巾遮掩面庞、绿长裙曳在地上的神女,风姿绰约,美艳照人。我急欲奔过去,但又怕造次,迟疑间,她却不见了,只留下浩渺的太湖。

关键词:太湖;江南;油菜花;湖水;纱巾

作者简介:

  走上大堤,我一下子呆住了:眼前静立着一个绿纱巾遮掩面庞、绿长裙曳在地上的神女,风姿绰约,美艳照人。我急欲奔过去,但又怕造次,迟疑间,她却不见了,只留下浩渺的太湖。雾霭还未散尽,远方迷迷蒙蒙;近处,湖面荡漾层层涟漪,仿佛一匹柔滑的真丝绸缎。那湖水是浅绿色的,透明的,洁净得叫人感动。岸边水底花花搭搭地散落着一溜儿石头,珍珠样圆润,石纹清晰可辨。在水下扭动腰肢、舒展开来的一种不知名的水草,如同孔雀绿莹莹的花翎,又酷似江南女子旗袍上的刺绣。浮萍平铺着,这里一圈儿,那里一圈儿,拼接出好看的图案。一旁是丛丛脆生生的芦苇,秆儿齐刷刷地向上,也有一半株倾斜身子,疏疏的叶子撩动水珠。这时候,你已弄不清是湖水赋予了它们娇嫩,还是它们为湖水添了一分绿。

  这使我想到了另一种景致:江南遍地的油菜花。那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灿烂如孩童的笑脸。春天才刚刚开始,熬过漫长冬日的它们已按捺不住,从“家”里跑出来,在房前屋后,在水塘边,在广袤的原野上尽情地嬉闹,把鼓鼓胀胀的欢快情绪倾洒在大地上。每次来江苏吴江,我都要去盛开着油菜花的田野里漫步,任花粉扑打裤管、鞋子。我走走停停,流连忘返。这天我突然发现,油菜花看上去虽是黄色,但这黄中掺进了绿,一种特殊的绿。究竟是它们给整个江南染上了色,还是江南统一的色调调和了它们?

  我来自遥远的北方,那里与江南的秀润不同,其基调是枯黄色,坡坡岭岭、沟沟坎坎裸露着干皱的皮肤。我们村东有一条小河,人们为它取了个很好听的名字——“黛溪”,而它的水却发黄,几乎常年沙尘蒙面。不过我的家乡也有动人之处,深秋,河两岸,那由于土壤瘠薄、雨水稀少而叶窄枝弯、疙疙瘩瘩的黄蓿菜,经了几场严霜,火红火红的,像燃起一场大火,带着很浓的悲壮意味。我也到过青海湖和西藏的纳木错、羊卓雍湖,在冰雪覆盖的高原上,在万里无埃的晴空下,那湖水闪烁着凛冽的蓝光,惊心动魄。现在,这三片色块在我脑海里扩大、叠印。我突然明白了,和油菜花一样,太湖当然是绿色的,因为绿是江南大地的颜色。

  宽阔平坦的健身步道继续向前方延伸。左侧,生态园芳草如茵;右侧,湖中横空飞架一道“长虹”,友人说那是“阅湖台”。登上阅湖台,你似乎被一只巨大的手掌轻轻托起,湖光水色尽收眼底。投到湖里的山影、云影、帆影,以及太湖新城拔地而起的摩天高楼的倒影,令太湖风情万种。我俯下身,掬一捧水,一股清风带着水汽吹上脸颊,湿湿的,凉凉的,心也渐渐变得澄碧、柔软。

  天近正午,在附近一个小饭馆进餐。这家小饭馆背倚东太湖,窗口就是一幅水乡风景画。点的菜里自然少不了太湖“三白”:白鱼、白虾、银鱼。青花瓷的盘子端上桌,色就不俗,别说味之鲜美了。酒过三巡,我已微醉,恍惚中,滚滚滔滔的绿在身边汹涌、漫溢,上面星星一样跳跃着点点光斑,这点点光斑又幻化成无数的白鱼、白虾和银鱼……是的,“三白”的温床是绿色的太湖,只有太湖的绿,才能养育、滋润这“白”,这鲜,这美。

  离开苏州吴江之时,那位绿纱巾遮掩面庞、绿长裙曳在地上的神女又出现了,她静静地立在我面前,越发清晰、鲜明……

  (作者:李登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