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艺学
唯美、道德、政治 ——读伊格尔顿的《圣奥斯卡》
2015年09月10日 09:58 来源:《外国文学评论》2014年第20144期 作者:耿幼壮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以伊格尔顿重要戏剧作品《圣奥斯卡》为研究对象,展示伊格尔顿在文学创作方面的成就,同时力图揭示这一作品(及其整个文学创作活动)与伊格尔顿文学思想之间的联系。在这一点上,伊格尔顿显然是站在王尔德这一边,就如詹姆斯·史密斯指出的:“伊格尔顿在《圣奥斯卡》中自王尔德那里辩证地引出的一种希望表明,王尔德的那种社会主义未来的美学如今仍然具有生命力。伊格尔顿在其选编的《王尔德戏剧、诗文集》的引言中对此有更清晰的分析:“王尔德说过,艺术中真实的矛盾方面也是真实的,而这完全可以用来谈论王尔德本人那绚烂而颓败的生涯。

关键词:伊格尔顿;戏剧;文学创作;画像;艺术家;语言;文化研究;外国文学;爱尔兰文化;夫人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当代英国文学理论家伊格尔顿的文学理论与文化研究受到普遍关注,但他的文学创作较少为人注意。本文以伊格尔顿重要戏剧作品《圣奥斯卡》为研究对象,展示伊格尔顿在文学创作方面的成就,同时力图揭示这一作品(及其整个文学创作活动)与伊格尔顿文学思想之间的联系。

  关 键 词:伊格尔顿/《圣奥斯卡》/王尔德/英国文学/文化研究

  作者简介:耿幼壮,男,1953年生,美国俄亥俄大学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研究领域为西方文论和比较文学,近期发表论文有《西方文论的讲述——以德里达读柏拉图〈蒂迈欧〉为例》(载《文艺研究》2014年第3期)、《姿势与书写——当代西方艺术哲学思想中的中国“内容”》(载《文艺研究》2013年第11期)

 

  由斯蒂芬·里根选编的《伊格尔顿读本》(The Eagleton Reader)于1998年出版,其中收录的最后一篇文字是一首小诗,或更准确地说,是一支谣曲(ballad),题作《马克思主义批评谣曲(调寄辛纳屈父女所唱〈蠢事〉)》("The Ballad of Marxist Criticism,to the tune of 'Something Stupid' by Nancy and Frank Sinatra")。如标题所示,伊格尔顿的这支谣曲借用了《蠢事》的曲调,但二者在内容上也并非全无联系。我们知道,流行音乐大师辛纳屈和其女南希演唱的这首传世名曲讲述了一位恋人对爱情的苦苦寻觅,而伊格尔顿创作的这首诙谐小诗也表达了一位理论家对马克思主义的不懈追求。在里根看来,这本厚重的《伊格尔顿读本》用《马克思主义批评谣曲》作结再为合适不过。因为,伊格尔顿对政治讽刺诗歌和谣曲的偏爱说明了其思想发展过程中的一个明显倾向:将批评与创作、理论与通俗文化、意识形态与艺术等紧密联系在一起。里根认为,伊格尔顿为自己的戏剧集《圣奥斯卡和其他剧作》(Saint Oscar and Other Plays)所撰写的引言最为明确地表达了这一点。①在那篇引言中,伊格尔顿声称:批评和理论文字本身就应该是一件艺术品(反之亦然),而他引证的权威就是其最喜爱的作家奥斯卡·王尔德。②

  在我看来,在伊格尔顿创作的小说和戏剧中,《圣奥斯卡》是最为成功也最值得关注的作品。这部戏剧以唯美主义作家奥斯卡·王尔德为主角,以英国文学史上那件引人注目的“道德丑闻”为背景,却格外醒目地使用了“圣奥斯卡”这一名称。在戏剧形式上,《圣奥斯卡》显然对布莱希特有所借鉴,这清楚不过地表现在剧中使用的歌队和穿插其中的谣曲上。在语言风格上,伊格尔顿追随的对象则是王尔德,那是一种尖锐、嘲讽、轻松、机智的语言。不过,若要理解《圣奥斯卡》这出戏剧对于王尔德这一人物的刻画与呈现,最值得注意的还是伊格尔顿本人视域广阔的文化-理论关注,其中当然包括他的文学思想和美学观念。事实也是如此,伊格尔顿在其中期以后的著述中就不断谈及王尔德,而《圣奥斯卡》的首演与伊格尔顿选编的《王尔德戏剧、诗文集》(Oscar Wilde:Plays,Prose Writings and Poems)的出版几乎同时。戴维·阿德逊甚至认为:“伊格尔顿对于王尔德的介入在许多方面,即使不是在所有方面,都等同于其对后现代主义的不断介入。”③这一看法可以自伊格尔顿本人那里得到证明。在《圣奥斯卡》的前言中,伊格尔顿讲述了他创作这部戏剧的缘起。在他列举的几点中,首先就是对于许多人不知道王尔德是爱尔兰人的不满,或者说,是对不列颠文化帝国主义的不满,而这种情绪在伊格尔顿撰写的爱尔兰文化研究系列中不断得到抒发。其次,伊格尔顿惊喜地在王尔德的著作中看到了许多当代文化理论洞见的预示,诸如:“……作为自我指涉的语言,作为信手虚构(a convenient fiction)的真实,作为矛盾体和解构体的人类主体,作为一种‘创造性’写作形式的批评,以及与伪善意识形态相对抗的身体及其愉悦。”④这使他想到了巴尔特和尼采,并最终产生了必须要写一下那“作为社会主义者和原初解构主义者的出身牛津的爱尔兰人奥斯卡·王尔德”的想法(Saint:viii)。最后,与上述两者密切相关的是政治问题。伊格尔顿指出:“如果说王尔德通常不被认为是生活在英国的爱尔兰人,同样他也不被特别看做一个政治人物。可是,王尔德在政治一词的一切最根本的意义上都是政治的。”(Saint:ix)王尔德是激进政治的,并不仅在于他写了关于社会主义的文章,也不仅在于他为爱尔兰人说话,而且在于他以非常幽默的方式高调调侃了维多利亚英国的资产阶级,在于他从不严肃地对待一切,而只在意形式、外表和愉悦,并非常严肃地进行自我涂鸦。这样,“在维多利亚社会,他无需勾引昆斯伯里侯爵的儿子上床,就会成为国家的敌人”(Saint:x)。这几个方面,在戏剧《圣奥斯卡》中都得到了鲜明的体现。

  《圣奥斯卡》由两幕四场构成,第一幕发生在伦敦,时间在王尔德风化案开庭之前,王尔德先后接待了来访的母亲、爱尔兰共和主义者和女性主义者王尔德夫人和作为工运人士和社会主义者的朋友华莱士,他们分别就爱尔兰问题和社会主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第二幕第一场是法庭聆讯,王尔德与昔日三一学院同窗、检察官卡尔逊围绕着道德和义务等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第二场发生在监狱中,同性恋情人道格拉斯前来探望王尔德,最后不欢而散;最后一场是在法国巴黎,潦倒的王尔德与已经变成资本家的华莱士邂逅于咖啡馆,两人再次讨论了社会主义问题。由此可见,伊格尔顿既无意于王尔德的文学生涯,也无意于王尔德的生活经历,而试图探讨一个在性、社会和族裔身份上含混不清的社会名流(socialite)和一个社会主义者(socialist)身上所呈现出的极为复杂的现象,同时以文学创作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历史、文化、政治和文学等问题的理论思考。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