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作家动态
客家人的现实主义展现
2016年09月09日 08:24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刘锡诚 字号

内容摘要:缪俊杰继《烟雨东江》之后,最近又推出了一部以客家人生活为背景和主题的长篇小说《望穿秋水》。这部长篇新作对乡土社会的现实主义的描写和强烈的批判精神引起读者的关注。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作者以现实主义的艺术笔法真实地描写了客家人以“围屋”为代表性符号、聚族而居的乡土社会的“差序格局”,反映了客家人在动荡不安的社会现实下勤劳而艰难前行的生活轨迹和相对坚固稳定的社会结构、伦理道德和文化传统。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为人的道德准则来看,这是一种感情的升华,也显示了客家人的人性美和人情美,显示了中华民族的一种可贵的道德观和道德力量。

关键词:客家人;描写;现实主义;生活;批判;乡土社会;姚玉珍;文化;缪俊杰;改革开放

作者简介:

  缪俊杰继《烟雨东江》之后,最近又推出了一部以客家人生活为背景和主题的长篇小说《望穿秋水》。这部长篇新作对乡土社会的现实主义的描写和强烈的批判精神引起读者的关注。

  《望穿秋水》以“风吹伞”为核心,通过连接赣南、闽西、粤北古老“盐米古道”上被称为“挑脚佬”(脚夫)的悲欢离合,展现了客家人从抗战到改革开放这一漫长、动荡、曲折、艰难的历史征程中,求生存、图发展的精神及其独特的文化传统。《望穿秋水》取材于闽粤赣三省结合部的客家人的社会生活。在“五四运动”之后,客家人的历史社会生活及其独特的文化传统开始得到关注。改革开放以后,客家人的历史渊源、生活情景、社会习俗及其文化传统,以“客家学”的形态得以传播。但在现当代文学中,很少见到“客家人”的现实主义文学展现。缪俊杰的小说《望穿秋水》的题材选择以及对中国客家民系乡土社会的观照、现实主义的描绘,值得关注。

  现实主义作品从鲜活的社会现实中塑造出不同的性格,而不同的性格又反过来折射出时代和社会的变迁。在作者笔下,作为小说核心的姚玉珍与刘求福多难、凄婉、执著的爱情故事,就折射出客家人近60年所经历的社会变迁。从广东逃难流落到百家村的姚玉珍,被卖给百家村首富陈百万当奴婢,又被迫成了他的“二房”,“土改”中被划为女地主,在屈辱中艰难度日。与姚玉珍青梅竹马的刘求福被国民党抓了壮丁,流落到台湾。40年颠沛流离、孤苦无望的生活,并没有摧毁他对故乡的思念和对姚玉珍的感情。随着大陆改革开放和台海政策的变通,他回到原乡,同爱人和儿子团聚。围绕着百家村这个狭小的“乡土社会”,刘、陈两个家族的纠葛和客家人聚居的这个虽然地理偏僻,却始终上演着风云变幻大环境下的人间酸甜苦辣。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作者以现实主义的艺术笔法真实地描写了客家人以“围屋”为代表性符号、聚族而居的乡土社会的“差序格局”,反映了客家人在动荡不安的社会现实下勤劳而艰难前行的生活轨迹和相对坚固稳定的社会结构、伦理道德和文化传统。

  文学创作中的现实主义精神不仅是对现实生活的真实描写,还体现在作品批判的穿透力。在文化多元、思想活跃的今天,如何反映乡土社会的矛盾,是一个重要课题。我国社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不能忽视地域文化传统的特点和差异,也不能忽视族群和村寨的强大凝聚力和坚固稳定、具有普适性的习俗文化。这些习俗文化,都是从古中原民族传袭而来,是客家人的“根”。客家人就是在这样的文化传统影响下塑造自己的性格。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望穿秋水》通过艺术细节的描绘对迷信风水和“传宗接代”等乡土社会的落后意识进行尖锐的批判。《望穿秋水》不仅对像陈百万那样代表封建势力人物可怜而又可笑的行为进行嘲讽,而且对刘求禄那些新时代的“掌权人物”的“多子多福”意识进行批判。还有,盘山寨人对陈长娣那样可怜的妇女“只生女不生男”的歧视和虐待,在引起人们同情的同时,也让人警醒。此外,在描写现实社会的矛盾中,对林商局长刘长发和金县长等“贪官”们的批判,也很深刻有力。可以说,《望穿秋水》在对生活中的假、恶、丑的批判性方面有很大的超越或突破。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