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小说品读
《北鸢》中的传统美学精神
2016年10月24日 07:33 来源:文艺报 饶翔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当我们在谈论中华美学精神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即是说,优秀文艺作品是中华美学精神的重要载体和传播渠道,一部《红楼梦》或许比一本理论著作更能让人领略中华美学之精妙。

关键词:传统美学;抒情传统;中华美学;北鸢;小说

作者简介:

  当我们在谈论中华美学精神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借用卡佛这一几成滥俗的句式,无非是想表明,所谓“中华美学精神”如同“爱情”一样,是每个人都似可感知却又难以名状之物,即便长篇大论著书立说也未必能穷尽其中奥义。源远流长的中华美学精神,历经数千年绵延至今,催生了本民族无数优秀的文学艺术作品,也在这些作品中显现它自身,其内涵不断发展丰富。即是说,优秀文艺作品是中华美学精神的重要载体和传播渠道,一部《红楼梦》或许比一本理论著作更能让人领略中华美学之精妙。

  《红楼梦》因其是中华美学精神的集大成者,故而名列古典名著之首,后学者甚多。以陈思和的观点,葛亮新近出版的长篇小说《北鸢》是又一部向《红楼梦》致敬的当代小说,是一部“以家族日常生活细节钩沉为主要笔法”的“半部民国史”。而在我看来,《北鸢》正因深得中华美学精神浸润之故,才当得起评论界予其“新古典主义小说”或“新古韵小说”之誉。

  叙事传统

  作为年轻作家中“最会讲故事的小说家”之一,葛亮在40万言的《北鸢》中,充分发挥其叙事才能,将波诡云谲的民国动荡史寄予两个家族的命运浮沉。人物线头众多而叙事纷繁不乱,颇得中国叙事传统真传。

  全书8章,前6章“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分叙男主角卢文笙与女主角冯仁桢的成长岁月,牵扯出各自的家族关系。前6章中,两人虽偶有交遇,却似惊鸿一瞥,草蛇灰线。直到第7章和第8章,随着两位主人公正式“会合”,两条叙事线索才合二为一。在交替的叙事主线中时间不断推进,空间也随人物的位移而流转。作者在每一章所巧妙选择的时间点,既是人物成长中的重要阶段,亦隐含了大的时代背景和历史进程。

  小说在叙事过程中,不断地埋下伏线。风筝在书中反复出现,“北鸢”构成了小说的核心意象。金圣叹评水浒,景阳冈一段连写18次“哨棒”,紫石街一段连写16次“帘子”和38次“笑”,这便是“草蛇灰线法”。脂砚斋评《红楼梦》:“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至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傅粉、千皴万染诸奇。”《北鸢》对传统叙事手法的应用可谓得心应手。试举一例。冯仁桢二姐冯仁珏的身世之谜是书中重要的情节点。第2章“青衣”一节,写冯仁珏与妹妹仁桢偶然撞破父亲冯明焕与名角言秋凰幽会。言秋凰“直起身,轻轻说,这位是二小姐吧。仁桢看见姐姐却昂一下头,将眼光偏到一边去”。这一“不太礼貌”的神情传递了仁珏对于父亲情人的轻慢与不满。第4章,叙述仁珏“通共”一事败露,在日本军官和田的威逼下吞针自尽。第6章叙述仁珏的生前好友范逸美带着一枚“玉麒麟”去找言秋凰,请其除掉和田;言秋凰以献身和田的方式,设局除掉和田后,自尽身亡。小说在本章最后一节“蛮蛮”中,方以倒叙的方式解开仁珏的身世之谜,原来仁珏是言秋凰与冯明焕的私生女,言秋凰不知此女尚在人世,而范逸美以旧物“玉麒麟”使言秋凰明白仁珏就是她的女儿,从而设计了为女复仇的计划,最终玉石俱焚。小说以经济的笔墨,将复杂的事件“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堪称范本。

  在细部的叙事上,小说亦多见中国叙事传统的影响:常用点染烘托法表现人物的心理,营造叙事氛围和意境。仁珏“通共”一事败露,和田找上门来,气氛萧杀。作者笔力一荡,写“仁桢定定地望着前方,看见湘绣的‘四君子’屏风上有一滴去夏遗下的蚊子血。晦暗的色彩,这时候却分外触目”。这段物象描写,既暗示了知道仁珏秘密的仁桢内心的焦灼,也烘托出一种邪恶不祥的气氛。由于极少置入人物心理描写,而主要靠人物的行动来推动叙事,文字便有如行云流水,“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