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宗教学
卢卡奇《历史和阶级意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研究》对拜物教的分析
2015年09月29日 08:39 来源:《世界宗教文化》2015年第2期 作者:王静 字号

内容摘要:王静:卢卡奇《历史和阶级意识》对拜物教的分析

关键词:物性化;拜物教;宗教;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卢卡奇的《历史和阶级意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研究》引领了西方马克思主义思潮,被誉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圣经。本文阐述了卢卡奇在这部著作中对拜物教的分析,揭示了拜物教和商品社会的关系,指出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对于克服和超越拜物教的意义,使我们清楚地认识到了宗教产生的根源、宗教发展的动力以及宗教发挥的功能。

  [关键词]:物性化;拜物教;宗教;马克思主义辩证法

  卢卡奇的《历史和阶级意识》完成于1922年圣诞节前夕,于1923年春天由柏林马立克出版社出版。《历史和阶级意识》不是一部专门的系统性宗教观著作,而是一部哲学著作。虽然书中仅有部分零散内容涉及到宗教,但这部著作的重大意义,就在于卢卡奇在1932年马克思的《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公开发表之前就提出了异化意义上的物性化概念,并使用这一概念对异化的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批判。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对20世纪思想理论发展的重大影响也是在其《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公开问世之后。[1]由此可见,在对异化理论的理解上,卢卡奇与马克思达到了非凡的共识。而宗教与异化的关联则是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重要思考之一。卢卡奇在《历史和阶级意识》这本书中亦触及到宗教与异化的关系,其从宗教意义上对资本主义拜物教的分析,就是建立在其物性化理论基础之上的。

  一、物性化理论:揭示资本主义拜物教的产生

  在这部著作中,卢卡奇首先通过物性化理论揭示了拜物教的形成机制。通过对马克思著作的研读,卢卡奇发现马克思在揭示资本主义社会的本质时,都会从分析商品开始。这一发现使卢卡奇意识到,通过了解商品关系的结构,可以揭示“资产阶级社会的所有客观形式,以及同这些客观形式相适应的主观形式的模式”[2]。

  卢卡奇认为商品结构本质的基础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表现为一种物的特性,从而其获得了一种‘虚幻的客观性’,即一种看来十分合理的和包罗一切的自主性,这种自主性掩盖了商品的基本性质(即人与人的关系)的一切痕迹”。[3]这种虚幻神秘又难以捉摸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物的关系,并非是随着人类史的诞生与生俱来的,而是随着历史的发展逐渐形成的。随着资本主义的出现,商品形式逐渐“渗透到社会的一切方面,并且按照自己的形象来铸造整个社会”[4],这一渗透过程使商品形式最终成为社会的基本形式。物性化就产生了,即“人自己的活动,自己的劳动成为某种可观的、独立于人的东西,成为凭借某种与人相异化的自发活动而支配人的东西”[5]。可以看出,物性化与现实的商品社会以及与人的实践具有密切的关系。

  根据卢卡奇对物性化的诠释,可以看出人所创造出来的商品具有了独立的规律性,并站在人的对立面支配与制约着人的活动。这种规律性可以逐渐被人所认识和掌握,但并不能被人任意改变,这就是卢卡奇所说的“第二性质”[6]的产生。随着商品经济的不断发展,人所创造的“第二性质”对人产生的控制力量越来越强大,人与物出现了颠倒的关系,人变成了它的奴仆并崇拜着它。于是人开始陷入资本主义社会所产生的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和资本拜物教。至此,各种各样“拜物教”的形态和观念就产生了。这与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拜物教所下的定义相呼应,马克思将拜物教同宗教信仰作了比喻,“商品形式和它借以得到表现的劳动产品的价值关系,是同劳动产品的物理性质以及由此产生的物的关系完全无关的。这只是人们自己的一定的社会关系,但它在人们面前采取了物与物的关系的虚幻形式。因此,要找一个比喻,我们就得逃到宗教世界的幻境中去。在那里,人脑的产物表现为赋有生命的、彼此发生关系并同人发生关系的独立存在的东西。在商品世界里,人手的产物也是这样。我把这叫做拜物教。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就带上拜物教性质,因此拜物教是同商品生产分不开的。”[7]马克思在这里不仅指出了“人手的产物”和“人脑的产物”在外在形式上具有的相似性,而且也揭示了拜物教与宗教信仰的内在联系。首先,从商品拜物教、货币拜物教和资本拜物教的形式上来看,它们“充满超越性,它本身具有宗教信仰的基本特征,或者说它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现代宗教信仰观念,它把人的劳动产品对象化为超感觉的、异己的力量,使人们拜倒在它的面前,所以,马克思把商品货币拜物教称为‘日常生活中的宗教’[8]。”[9]再者,商品货币资本拜物教作为人们赖以生存的社会的基本形式,“是现代社会宗教继续存在的重要社会根源。宗教存在的最主要的社会根源是异己的自然力量和异己的社会力量的压迫。商品货币拜物教以及资本的统治就是这种异己的社会力量,它是现代社会产生宗教观念的现实的‘世俗’机制。”[10]正如马克思所说,“宗教本身既无本质也无王国。在宗教中,人们把自己的经验世界变成一种只是在思想中的、想象中的本质,这个本质作为某种异物与人们对立着。这决不是可以用其他概念,用‘自我意识’以及诸如此类的胡言乱语来解释的,而是应该用一向存在的生产和交往的方式来解释的。……如果他真的想谈宗教的‘本质’即谈这一虚构的本质的物质基础,那么,他就应该既不在‘人的本质’中,也不在上帝的宾词中去寻找这个本质,而只有到宗教的每个发展阶段的现成物质世界中去寻找这个本质。”[11]卢卡奇对拜物教与“物性化”本质关联的分析,实际上是对马克思上述观点的肯定及其自我理解的表述。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晓丹)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