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争鸣 >> 落墨文池
飘浮的地气
2016年07月28日 14:24 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唐云富 字号

内容摘要:我们汉沽的唐氏是个大姓,但却是个穷大姓,和那些声望显赫的豪门望族没法比。双桥子的唐姓虽然穷,可是对祖宗和逝去的先人却十分敬重,不论是清明节,还是应该祭祀的日子,虽然不如富贵豪门祭拜先人那样隆重,可是在礼数上一点也不含糊,对先人们的祭奠都很重视,因为我父亲参加革命,母亲就带着幼年的我逃到冀东解放区。恰巧这时我得到了一部汉沽唐姓家谱的复印本,我从来没想过要得到祖宗的荫护,既然有了家谱,就想知道双桥子唐姓的历史,但是仔细地阅读过家谱,感到了一种失落。这部唐姓家谱太简单了,虽然家谱证实我的先祖兄弟俩,确实是从江南过来的,却没有说明他们为什么要从山清水秀风光旖旎的江南,来到北方这片荒凉的盐碱海滩。

关键词:家谱;双桥;盐场;大姓;祖宗是;唐氏;熬盐;打鱼;唐姓后人;地气

作者简介:

  我们汉沽的唐氏是个大姓,但却是个穷大姓,和那些声望显赫的豪门望族没法比。双桥子是汉沽海边上的一个村庄,住的都是姓唐的人。靠海吃海,海里能捕鱼,海水能晒盐。双桥子人不是晒盐的就是打鱼的。双桥子的唐姓虽然穷,可是对祖宗和逝去的先人却十分敬重,不论是清明节,还是应该祭祀的日子,虽然不如富贵豪门祭拜先人那样隆重,可是在礼数上一点也不含糊,对先人们的祭奠都很重视,

  因为我父亲参加革命,母亲就带着幼年的我逃到冀东解放区。全国一解放,思念家乡的母亲就带着我和弟弟急急地回来了。爷爷传下来的三间土坯房由伯父一家住,我家离开村子前是租房住,因而便随父亲住到他工作的塘沽盐场,盐场职工家属宿舍原是侵华的日本人建的,木地板、敞亮的玻璃窗还带厕所。然而,我却依然留恋着我的家乡,每年放暑假都要回老家。夏天,老家的海滩上能掏八带、踩蚶子,有时跑到地撩网的网铺上,大海涨潮时坐在小船上,看人们把拴在网杆子上的网,撂进波涛滚滚的海浪里,大海落潮后又趟在没腿肚子的海水里,用捞网去捉被截在网下的鱼。有一回,我在没膝盖深的洼坑里,碰到一条大鲈鱼,鱼太沉我捞不动,就想连网带鱼一起抱,可是鱼在水里是一斤鱼十斤力,那条十几斤的大鱼一扑腾,我就摔倒了,还呛了几口海水。

  汉沽火车站离双桥子有二十几里路,那时没有公交车,不管路多远都得步行。我一出车站就朝双桥子的方向眺望,只看见遥远的地平线上飘动着地气,地气像透明的波浪,颤动着、起伏着。抄近路得要经过一片坟地,行路的女人和儿童都要坐在坟圈土埂上歇歇腿。我的体格壮实,一路上连颠带跑,到了那片坟地的时候,终于在影影绰绰的地气后头,望见双桥子那片土坯房的轮廓了,温馨的感觉立刻便在心中油然而生。

  家乡的女人们没有拾闲的时候,已经是两房儿媳妇儿婆婆的伯母依然老不舍心,她常年都盘腿坐在炕上织渔网,看见我回来就眉开眼笑地下炕给我做饭。双桥子人都节省,平时吃的棒子面和红高粱面,都是用小石磨自己磨的。虽然亲叔伯二哥在网铺上,可是他很少带大些的鱼回家,用网兜子带回来的都是小杂鱼。熬小鱼的时候,在锅的一圈儿贴上棒子面饽饽,饭熟了鱼也熟了,一掀锅盖,满屋子的香味。小鱼小虾是送饭的冤家,熬小鱼小虾就饭要比就熬白菜萝卜吃得多,因为小鱼小虾味鲜肉美。寨上的人们说,海下人吃得都是现打上来的鱼,怎么不好吃?

  我上初中的时候,族长毛爷告诉我,双桥子唐氏的祖宗是从江南过来的哥俩儿。我就很惊讶,怎么也不能把这些身体魁梧,性情豪放的典型北方大汉和清秀温文尔雅的南方人联系在一起。毛爷说,老唐家念书的人太少,现在的中学等于从前的秀才,大学生属于举人了,让我一定要考大学。

  上个世纪的80年代,社会上兴起了一股认祖风,从自己这辈往上捯,竟有不少的人发现祖宗原来不是凡人,便就自豪得没法。比如范姓,就说他家祖宗是著名的北宋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和文学家范仲淹,他忧国忧民的名言: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鼓舞了多少仁人志士,有这样的祖宗多光彩?但是我没有听见一个姓范的说他祖宗是范进,姓高的也不说他祖宗是高俅。于是,有人就拿我开涮,说唐伯虎是我的祖宗。恰巧这时我得到了一部汉沽唐姓家谱的复印本,我从来没想过要得到祖宗的荫护,既然有了家谱,就想知道双桥子唐姓的历史,但是仔细地阅读过家谱,感到了一种失落。这部唐姓家谱太简单了,虽然家谱证实我的先祖兄弟俩,确实是从江南过来的,却没有说明他们为什么要从山清水秀风光旖旎的江南,来到北方这片荒凉的盐碱海滩。另外,家谱上开头就出现了明显的错误,上头说老哥俩儿是从苏北虎丘山来的,可是江苏只有一个虎丘山,那就是苏州的虎丘山,而苏州的地理位置在江苏的南面,这可真的是南辕北辙了。

  我理解一个贫穷的家族的家谱,不可能像那些名门望族,他们的族谱上会详尽地注明哪一代出几个秀才、举人,甚至进士,官至几品。在我们双桥子唐姓的家谱上,所有的人都是只有名,没有字,更是没有号。家谱上只记载着每一辈兄弟姐妹几个,男子娶何地何姓女子,而女人连个名字都没有,只写着是某村某姓就算打发了。家谱简单得连鼓励后人修身齐家的祖训都没有。我们双桥子唐姓的家谱,单薄得近乎于苍白,不过是一本人口繁衍的流水账罢了。但是二哥告诉我,双桥子唐家也不是没有出过人才,上一辈就出了一个大学生,当过渤海化工厂的厂长,可是他却又当上了国民党的伪县参议长,还是什么伪国大代表,解放初又拒绝政府请他出来工作,被定成反革命逮捕了。因为他发迹后就搬离了双桥子,可能住进县城的高房大屋了。家谱上只有他的名字,别的没有写,也没法写,因为此人不但不会光宗耀祖,还会给纯粹的工人阶级的家族抹黑。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