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孝经》中“孝”的内涵
2018年05月08日 07: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传波 郭丽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士”是国家的低级官员,地位在卿大夫之下,庶人之上。《士章》对“士”的“孝”,有详细而广泛的规定。认为士人的“孝”,应该包含“爱、敬”两个方面的内容:士人对父亲的孝,包含着“爱”“敬”;对母亲的孝,侧重于“爱”;对君主,侧重于“敬”。同时将士人的“孝”进一步推衍,除了敬重君主外,还要敬重职位在士人之上的一切上级;认为士以孝之道事君主,则会忠心,以敬重兄长的态度为上级做事,就能顺从上级,这样才能保守已有的爵位和俸禄,从而保住家里的祭祀水准,不辱父母。

  《庶人章》说:“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此庶人之孝也。”对于庶人来说,需要顺应自然之道,根据土地所出产,谨慎小心,节约用度,来奉养父母。庶人孝的最高规范,是奉养父母,使他们吃饱穿暖,强调庶人要通过生产、节约,积累物资和财富,使父母过上温暖饱足的生活。

  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人,根据他们的职责与能力的大小,“孝”的涵盖范围有所不同。

  孝在古代社会的作用

  《孝经》强调了“孝”的天经地义,是人的行为规范。

  孝的核心点是奉养父母。《庶人章》说:“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说明从天子到庶人,不管什么人,在“行孝”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至于孝的作用,《三才章》里指出:“夫孝,天之经也,地之义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经,而民是则之。”认为孝是可以实现教化作用的,通过孝的发扬光大,能够使国家维持安定秩序,使百姓奉养他们的双亲,从而达到生活安乐、风清气正的理想状态。

  《孝经》对于古代社会中不同的人群,提出了不同的行孝标准与要求。

  天子、诸侯、卿大夫、士、庶人,因为地位不同、财力不同、职守不同,行孝的范围和内容也各不相同,其中核心的一点是每个人按照自己的身份职守来做事,强调了个体的修养。要求每个阶层的人都应该遵守已有的道德规范与礼乐文明制度,明确各自不同的社会角色以及职责定位。尤其对于诸侯、卿大夫等执掌权力的阶层,提出了更高的标准和要求:需要谨慎修养,对国家和上级负责,严格按照相关规章制度办事,依法、依道规范自己的言与行,不要骄、满,更不能不顾及个人身份而任意妄为、僭越礼制,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维护既有的身份和地位,保持国家社会的安定。

  《孝经》把“孝”看得极高,将“孝”提到与天、地并称的位置。在内部逻辑中,《孝经》分析了“孝”在古代社会对父母、君主、个人方面不同的内涵,重视个体的身份地位与所行的孝道内容的对应;在社会功能上凸显了“孝”的多重价值,提出了孝的教化对于维护社会秩序与规范、保持社会稳定具有的作用。

 

  (作者单位: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省科学院);山东理工大学)

作者简介

姓名:刘传波 郭丽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