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说说西周井氏家族的武公
2021年12月10日 08: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玲玲 字号
2021年12月10日 08: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玲玲
关键词:西周;井氏家族;武公;绝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西周;井氏家族;武公;绝学

作者简介:

  在西周厉王时期的金文中,有一位被称为武公的人,他权势显赫,战功卓著,对解除当时淮夷、狁犯边危机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位权倾一时的武公究竟为何人?来自怎样的贵族世家?一直未能确定。

武公为井氏大宗族长

  武公其人,见于厉世南宫柳鼎、十月敔簋、禹鼎、多友鼎等铜器铭文。其中,禹鼎铭辞为我们考察武公家世提供了重要线索。该铭有云:

  禹曰:“丕显桓桓皇祖穆公,克夹召先王,奠四方,肆武公亦弗遐望(忘)朕圣祖考幽大叔、懿叔,命禹缵朕祖考,政于井邦。肆禹亦弗敢惷,赐共朕辟之命。”

  铭文中的禹为武公部将,又是“政于井邦”的采邑主,即井氏某族的宗族之长。从有关铜器铭文看,西周井氏家族有井伯、井叔、井季三个分支,其分支宗族长都在王室担任过重要职务。禹称其“圣祖考幽大叔、懿叔”,表明他属于井叔氏支族。禹还提到“皇祖穆公”,井叔采钟亦称“文祖穆公”,穆公约为穆共时人,既为井叔支族所宗,当为其支系远祖,可能是从井氏大宗分化而出的最早一代井叔。

  禹能够“政于井邦”,成为井叔支族的宗族长,曾依赖武公的大力支持。所以他才说武公不忘圣祖考之劳绩,命令他继承圣祖考的井邦首领之位。那么,武公凭什么可以过问井氏家族的内部事务?如果他仅仅是禹的上司,且为其他族氏的贵族,恐怕是无权干预井氏支族宗族长人选的。据此分析,武公当是井氏家族本家即大宗井伯一系的宗族长,又出任王室执政大臣,故在特殊情况下有资格过问家族小宗宗族长的嗣立情况。之所以做如此推断,有如下三点理由:一是武公与穆公在禹鼎铭文中互言并举。禹因伐鄂之战立功受赏,他对武公感戴有加,前言穆公“克夹召先王”,继称“武公亦弗遐忘朕圣祖考”,表明穆公与武公必属同一家族,始可用一“亦”字,前后呼应,言其恩德。穆公为井氏家族中人,武公亦必如是。二是武公与穆公的职务均与西六师有关。在盠主管西六师等有关事务的册命典礼中,穆公担任傧右。在南宫柳主管西六师牧场等事务的册命典礼中,武公也担任傧右。在西周世卿世官制度下,此可作为穆公与武公同属井氏家族的重要佐证。三是井氏家族以担任王室武官居多,与武公身份相吻合。井氏家族是邢侯次子封于畿内而发展起来的世为王官的贵族家族,家族中有不少人世任朝廷武官,主要担任王室司马等官职,掌管国家军事权力。共懿以后的册命典礼中,多代井伯常为师氏傧右,说明井氏家族本家的宗族长世代供职王室,长期主管国家军政事务。因此,井氏家族出现武公这样的人物,也就不足为异了。

武公为厉王朝高级武官

  关于武公具体担任何种职务,目前因受材料局限不得而知,但必是朝廷高级武官。据十月敔簋铭文,敔在征伐淮夷的战争中大有斩获,周王在成周举行告庙仪式,即由武公担任敔的傧右。尤其是禹鼎铭中鄂侯驭方率淮夷、东夷反叛,战火蔓延京畿地区,西六师、殷八师连战失利,朝野震动。此时武公亲率“公戎车”出战,直捣鄂国本土,一举灭掉鄂国,战事始告平息。对于武公率领的这支“公戎车”,多友鼎铭又称“公车”,过去有学者认为是武公的私家武装。然家族私家武装可以强大到举兵灭国的程度,是不可想象的。从文献上看,公车应为在官兵车,当属于王廷或诸侯国军队,不宜以私家武装观之。禹鼎铭称公戎车由武公统帅,编制为“百乘,厮驭二百,徒千”,此与武王伐纣所率“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情形略同,应是具有常备军性质的王室禁卫军。一般情况下,由主力部队西六师或成周八师对外作战即可,“公车”作为王室禁卫军,主要职责在于护卫王室和都城安全,除非万不得已或有重大战略目标才会参战。如禹鼎所载,即是在主力部队几近覆亡的情况下,才最后出动了公戎车。由于公戎车在护卫王室和国都安危中具有重要作用,这支军队的统帅也只有周天子的亲信,亦即畿内姬姓世家贵族的首领才有资格担任。武公作为公戎车的最高统帅,在朝廷的政治地位无疑是举足轻重的。

武公为其私名之外的美称

  武公既是井伯氏家族的首领,又入为王朝卿士,为何不像其他井氏家族中人,如井伯、井叔采等直接在私名前冠以族氏之名?这或许与武公骁勇善战所得美名有关。武公称公,说明他是朝中三公即执政大臣之一。公前冠以“武”字,则为私名之外的美名。井氏家族的穆公,毕氏家族的益公,均是如此。以益公为例,毕鲜簋铭云:“毕鲜作皇祖益公尊簋。”说明益公出自毕氏家族,是毕鲜的先祖。在这里,同样不用私名,而是尊称美名。益公曾是共王时的执政大臣,位居三公之首,其权势一度达到炙手可热的地步。倗伯爯簋铭云:“唯廿又三年初吉戊戌,益公蔑倗伯爯历,右告,命金车、旂。爯拜手稽首,对扬公休。”益公代表周王室对倗伯的劳绩进行奖赏,最后倗伯不是按惯例对扬王休,而是“对扬公休”。似乎在那些异姓小国的眼中,益公不只是周天子的代言人,而且是周天子的化身,乃至称扬辞不提周天子,却一味恭维益公。此与禹鼎铭称“敢对扬武公丕显耿光”,多友鼎铭称“敢对扬公休”如出一辙。可见姬姓世家贵族中一些地位煊赫的人物,除有私名外,也可拥有某公的美称。

  综上,厉世铭文中常见的武公是其美名,实际是畿内井氏家族的大宗井伯一系的首领,故可干预井叔家族事务,扶持禹作为井叔家族的宗族长。同时,他又担任王室高级军事职务,是朝廷执政大臣之一。在抗击淮夷、狁入侵的战争中,武公曾统帅王室禁卫军参战,取得卓越战功,成为权倾一时的王朝重臣。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多卷本《西周史》”(17ZDA17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河南省社会科学院《中原文化研究》杂志社)

作者简介

姓名:李玲玲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